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土豆未了情

发布时间: 2017-09-11 16:1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彥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看到土豆,尤其是成堆成堆的土豆,我心里总是不由得一阵欢喜。

  这辈子我是离不开土豆了,就算天天吃,也没有吃腻吃烦,反而和它结下了不解之缘。

  小时候,我们叫土豆不叫土豆,而是亲切地称之为“山野”或山药蛋。

  那时,除了大白菜和玉米面,土豆是不可或缺的食物。每年中秋节前后,我们姐弟四个就带着铁锹和箩头,跟随裹小脚的奶奶到生产队起过的土豆地里捡土豆。印象中,不管冬天外面多么寒冷,只要在父亲垒的小火炉里烧上几颗土豆,再平凡的日子也觉得甜美。令我难忘的还有我的小姨,尽管她家生活十分贫困,但只要我们去了,她总会笑嘻嘻地烧上几颗上好的土豆招待我们。

  包产到户后,种地不发愁、粮食大丰收,白面吃不了、蔬菜也不少,可对于土生土长的后套人来说,在追求鸡鸭鱼肉的同时,土豆依然是餐桌上的常客。清炒土豆丝、凉拌土豆丝、肉炒土豆片、山药丸子、土豆葱花面条,包括猪肉烩酸菜、猪肉勾鸡、鸡汤蘸素糕、羊肉粉汤等花样繁多的炖肉炒菜,几乎都离不开土豆的点缀。

  特别是我的父母,更是把土豆看得金贵,不仅爱吃,而且爱种,每年总要在房前屋后的自留地里种上一片土豆。那时,年少的我最喜欢跟随父母起土豆,心情美得就像盛夏绚丽绽放的土豆花。起土豆时,总有调皮的土豆从裂缝里探头探脑地向我欢笑,眼瞅着一窝又一窝白白胖胖的土豆被我们完整地挖出,放在箩筐里,倒成大大小小的堆,那份兴奋和欢喜真的是难以用语言表达。

  起完土豆,我和兄弟们小心翼翼地把这些宝贝装到蛇皮袋里,用驴车拉回家放在菜窖里。

  夕阳西下,母亲用新土豆给我们做好山药丸子和土豆面条后,总要跟我们念叨一下她的“土豆安排”:“这些土豆,大的,拿出一部分卖给学校,剩下的家里吃;小的,打成粉面晾干后压粉条;不成功的,煮熟了喂猪。反正一点都不能浪费!”

  我结婚后,独自种了三年地:第一年种了2亩小麦,收入1000多元;第二年种了2亩籽瓜,遭遇冰雹,收入大几百;第三年种了3亩土豆,收入2000多元。

  身为农家子弟,尽管我知道,种地很苦也很累,但没想到付出那么多,结果却不尽如人意。相比于冒着暑热割麦、打麦的大汗淋漓,忍着腐臭难闻的气味刨籽瓜的辛劳,我更期待种植土豆能给我带来钱袋的丰满和精神的愉悦。可问题是,事情却并非我想象得那般轻松。

  这土豆,种倒是好种,有父母和兄弟们的帮忙,依照流程散粪、翻地、耙地、压底肥、撒种,就算是一垅一垅地培土铺地膜也不觉得多费事,难就难在后面的销售环节。

  为了赶行情,确保第一批土豆在麦收前上市,我们只能挑鼓起土包的、藤蔓粗壮的土豆苗下手。

  寻寻觅觅,我和家人在碧绿无垠的土豆地穿行。我们拿着小铲子朝着隆起的土包小心翼翼地刨。一颗一颗地刨,把大的挖出,把小的留下,然后我们用铁锹取土把露出来的根蔓埋好,让它继续生长。

  两天后,父亲借了一辆半套车把刨出的20来袋土豆送到车站市场西头,我和老婆连批发带零售,折腾了好几天才把这些宝贝圪旦卖完。

  到了秋天,父母兄弟帮我把土豆起完,岳父联系了一台四轮车把土豆拉到他家,卖给了附近的铁路家属和他的邻居们。

  终于结束了我的“土豆之旅”。抚摸着被土豆压痛的双肩,轻轻地,我擦掉了镜片上的汗,看着亲人微笑的脸庞,禁不住热泪盈眶。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在回想,千百种蔬菜为何只对土豆情有独钟?是它纯朴的味道香甜了我的生活,还是我留恋着记忆中熟悉温馨的劳动场景?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睡梦中我又回到家乡……哎呀,小院的蔬菜长得那叫一个水灵,炊烟袅袅的春灶上,母亲已煮好一锅玉米和土豆,我顾不得烫手,拿起一棒玉米咬一口,好甜!再拿两颗土豆放在碗里捣成泥,拌上几滴胡油,面沙面沙的,真香!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