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记者走进市民家看看巴彦淖尔人怎么过腊八

发布时间: 2018-01-25 09:02   作者:记者 陶林 杨晓军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在民间,许多家庭都有过腊八的习俗。临河就有这样两个家庭,几十年来每年都过腊八。腊月初八,记者走进苑锦华和史淑英家和他们一起过腊八。

 

苑锦华: 孩子们都喜欢喝我熬的腊八粥,说粥里有家的味道

  当天天还没亮,68岁的苑锦华就起床了。她把前一天晚上泡好的豆子、红枣、葡萄干等8种象征吉祥的食材放进高压锅里熬粥,伴随着跳跃的火苗高压锅发出愉悦的声音。再过一会儿,孩子们就要来了,她哼着小曲,手脚麻利地把剥好的蒜放进瓶子里,倒上醋,封口。

  等太阳升起,热气腾腾的腊八粥出锅了,糯糯的腊八粥色彩鲜艳、营养丰富,放上两块冰糖,一家人围着桌子每人喝上一碗,象征着来年平安吉祥、仓廪充实。苑锦华拿起手机,拍了一段小视频,发给身在异乡的女儿女婿。“趁我不在,你们又吃啥好东西了?”“妈,我早就想吃你做的腊八粥了,一定给我留着,等我回去吃。”微信里传来女儿的声音,苑锦华笑得合不拢嘴。

  每年腊八,苑锦华都会早早地熬好粥,等孩子们回来喝。“我有两个女儿,都是医生,小女儿在外地。孩子们都喜欢喝我熬的腊八粥,说粥里有家的味道。”苑锦华说。

  72岁的老伴儿白振元坐在正席,端着粥,给孩子们讲关于腊八的故事。“我小时候过腊八,在屋外的粪堆上放一大块冰坨子,母亲把熬好的糜米粥盛到盘子里冻硬,扣到冰坨上,祈求来年土地肥沃、五谷丰登。那时候,有钱人家很讲究,粥上有雕成动物形状的杏仁、花生、腰果……”

  白振元滔滔不绝地讲着,从释迦牟尼食糜乳顿悟到南北朝佛教传入腊八成为节日,秦修长城后世以此方式悼念死去的民工,朱元璋牢狱受苦从鼠洞里抠出食物果腹,为纪念这一段日子,腊八喝粥成为惯例,再到不孝顺老人的儿女吃了村里人的“杂合粥”改掉恶习,走上正道……

 

史淑英: 一家人坐在一起喝粥,就图个高兴,相当于过年前的一次家庭聚会

  当腊八的第一缕晨光照到史淑英家的阳台上,香喷喷的热粥已经出锅了。

  史淑英说,61岁的老伴儿黄包银天不亮就到厨房里帮忙,熬粥用的莲子、红豆、绿豆、薏米、大米、高粱米、红枣、葡萄干是前一天晚上泡好的,用了不长时间粥就熬好了。之后,她又把前一天晚上剥好的蒜泡上。

  “只有腊八这天泡的蒜才发绿,早一天、晚一天都泡不出这个味道。”史淑英喜欢做饭,她说烹饪带来的不仅仅是吃饱喝足后的愉悦,还有使亲人团聚的向心力。每年,她都要买四斤蒜,泡好了送给儿女和亲戚朋友。春节时拿出来,酸度适中,蒜香扑鼻,吃饺子、调凉菜都能用得上。

  腊八节喝粥、泡腊八蒜是中国的传统。史淑英说,她小的时候,母亲每年都会用家里的大铁锅熬粥,那时候生活穷困,粥里只有两种米——糜米和谷米。天一亮,最开心的就是孩子们了,因为喝粥的时候,母亲会在每个人的粥里放一勺糖,甜甜糯糯的热粥喝进嘴里,让人感觉生活特别甜美。“现在人们的生活都好了,不太讲究过腊八了。今天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喝粥,就图个高兴,相当于过年前的一次家庭聚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