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记忆中的年俗

发布时间: 2018-02-12 09:50   作者:郭红红(乌拉特前旗)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生活中有节日,节日中有民俗;风俗使节日代代传承,节日使生活五彩斑斓。记得儿时,一过腊月初八,家家户户便开始着手准备过年。做年糕、皮冻、红烧猪肘子,炸麻花,制作河套硬四盘(红扒猪肉条、清蒸羊肉、黄焖鸡块、红扒丸子),炒瓜子,选新衣,购对联,买糖果、蔬菜,还要买几条鲜活的大鲤鱼。

  油糕是家家户户必备的年货,那时,我们吃的油糕只用当地产的黍米,不掺江米。炸油糕前先要把黍米提前淘洗干净,用机器磨成淡黄色的细粉,加少量水拌匀,一层一层撒上锅大火蒸熟,然后用擀面杖沾油摁成大团,分割成几块反复揉搓,再揪成小团包上预先煮好的豆沙馅,摁扁放入翻滚的胡麻油中炸熟。刚炸好的油糕色泽金黄、香糯爽口,如果再蘸上熬好的甜菜糖浆,更为美味锦上添花。

  河套硬四盘是河套地区历来的待客上品,也是必备的年货之一。那时老辈人都是制作硬四盘的高手。没有专业的厨师培训,切、煨、煮、蒸各个环节都是凭邻里之间口口相传的经验积累,随家人口味添加佐料。河套硬四盘沿袭至今,已由四盘拓展为六盘,更成为享誉河套内外馈赠亲友的特色礼品。

  年前的大扫除是家家户户的必修课,不同于平日里的“小打小闹”,是彻头彻尾的卫生清理,因为人们要以干净整洁的面貌迎接新年的到来。在我们本地过年大扫除有个讲究,“张王李赵”四大姓在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之前是不进行卫生大清除的,其他姓氏则不受此限。大扫除时,把家中所有的家具、物品都搬到室外,门窗打开,男人们穿上旧衣服,戴好帽子、口罩,挥舞着手中的扫帚,把满屋的积尘赶得到处飞舞。室内白墙面上留下扫帚划过的浅浅痕迹,屋内的人瞬间成为灰白胡子、灰白睫毛,有点儿像圣诞老人。等屋内的尘土落地或跃升上空后,再用刷墙粉一刷一刷地把墙壁横刷一遍竖刷一遍,整间屋子立刻焕然一新。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贴春联,则要等到除夕这一天。大人们早早起来,把墙上的旧春联和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之后,喊我们起来贴春联。所有的房屋,甚至猪羊圈都要贴上。条件好的人家还不忘挂上一盏大红灯笼。片刻功夫,院子便被大红春联衬托得一片喜庆。

  年夜饭的丰盛自不必提了。一家人穿上新衣聚在黑白电视前一起看春晚、吃“大餐”,嗑瓜子、吃糖果,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吃过了年夜饭,大家七手八脚地动手包饺子,小孩子们也只有在这时候,才敢去亲近那软软绵绵的面团,“大展身手”一番。饺子包完后,父母经过一个月的劳碌眯起了眼,这也是他们辛辛苦苦一年来最轻松最快乐的时候。小孩子自然是闲不住的,放鞭炮、打扑克、下跳棋或东家跑西家串地来“守岁”。下半夜的时候,玩累了的孩子和衣倒在温暖的大土炕上很快就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母亲初一早上叫吃饺子都喊不起来。

  吃过饺子,孩子们都要给长辈拜年,长辈们也提前备好了压岁钱。那时候的压岁钱最多也就一两块钱,但对孩子们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了,紧紧地握在手里开心的不得了。

  那时过年虽不如现在物质丰裕,但却给我的童年留下了无限的快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