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戈壁红驼 奔走的草原精灵

发布时间: 2018-12-04 08:46   作者:王紫丁 胡东育 杨冬青 刘尚峰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点燃圣火

 

   追逐

 

驼球赛

 

削鼻棍

 

  浑厚的长调,高大的公驼,熊熊燃烧的火把,还有代代相传、古老而神圣的祝词——12月1日,乌拉特后旗举办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暨2018丝绸之路·第三届国际骆驼文化旅游节,开幕式上,人们点燃圣火,感恩长生天赐予的吉祥和福祉,祈福乌拉特草原风调雨顺、草原人民幸福安康。

  在历史悠远的生产生活实践中,骆驼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成为人类忠实的伙伴。鉴于骆驼对人类的贡献,蛮荒时代的游牧人视骆驼为天赐之神物,把骆驼的形象用以供奉可溯源于舜。

  蒙古族养驼习俗源远流长。2008年6月,蒙古族养驼习俗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红驼之乡

  乌拉特后旗茫茫的戈壁草原是红驼的乐园。全旗天然牧场3529万亩,生长着200多种荒漠和半荒漠草原植物,边境线大多为无水和缺水草场,非常适合骆驼的繁衍生息。随着畜牧业发展,戈壁红驼成为牧民生产生活的重要支柱。

  戈壁红驼属于阿拉善骆驼品系,毛色棕红、体形匀称、身姿优美、耐力好、奔跑速度快。千百年来,它们陪伴着草原牧人穿越寒暑沙暴,不离不弃,成为人们忠诚可靠的朋友。因此,牧人非常珍惜并崇拜,将骆驼视为“苍天赐予的神兽”。

  戈壁红驼主要分布在乌拉特后旗边境线。戈壁双峰红驼绒以其纤维长、绒丝细、产量高,蜚声海内外。

 

赛驼

  作为戈壁草原蒙古族牧民的主要运输工具,骆驼在历史上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在蒙古族放牧的五畜(马、骆驼、牛、绵羊、山羊)中居第二位。

  蒙古族赛驼是蒙古族传统体育竞技项目之一,是历史传承下来的骆驼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调查考证,骆驼被驯化并用于生产、生活及军事以后,赛驼活动就产生了。生活在大漠戈壁的蒙古族是驯服使用骆驼最早的民族,他们不仅把骆驼用于生产、生活中,而且把骆驼引入竞技比赛,形成了传统的体育运动项目——蒙古族赛驼。起初,骆驼主要被用于驮运,而赛驼则交融在走亲访友的追逐游戏中。后来,蒙古族人民群众在祭祀敖包、举行那达慕等群体活动时开展赛驼,并逐步形成规模,传承延续下来。

 

驼球

  2005年,一项与众不同的体育竞技项目被从蒙古国引进,它就是驼球。驼球竞技项目源自于马球竞技项目,一次比赛分上下两场,一支球队每场比赛出6名队员,每场比赛的时间从10分钟到20分钟不等。

  2007年9月,在乌拉特后旗潮格温都尔镇举行的第二届国际驼球邀请赛上,潮格温都尔镇驼球队获得第一名。当地这些经过培训的优秀运动员担负起发扬乌拉特后旗乃至国家驼球文化的重任,使乌拉特后旗赢得了“中国驼球的摇篮”之美誉。2009年,乌拉特后旗被命名为“驼球之乡”。2014年,经国务院批准,蒙古族驼球作为“传统体育、游艺、杂技”项目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驼具制作工艺

  驼具制作技能传承久远。从唐三彩载乐驼俑、清明上河图等古代遗物上以及一些史料记载中,可以看到唐宋时期的驼具已较为成熟。

  使役骆驼,需具备相应的驼具。驼具不同于其它畜用器具,是别具一格的。驼具主要分为绳类和鞍类。绳类包括笼头、缰绳、驼绊,其中笼头又包括公驼笼头、驼羔笼头、骑驼笼头等;缰绳又包括驯驼绳、套驼绳、骑驼绳、大绳、蹄绳、拴绳。鞍类分为骑鞍和驮鞍两类。驼具还包括鼻棍、驼铃、驼印用具、驼搭裢等。相关器具主要有:蒙古刀(用于削鼻棍、阉公驼)、萨巴(掸毛用具)、额尔古勒格(合绳用具)、特奔(缝制驼用笼头、肚带、毛毡、毛口袋等制品的针)、额如勒(打驼毛线用具)、海如勒(烫阉骆驼的工具)。

  驼具的制作工艺充分体现了少数民族劳动者在生活中的智慧和才干。驼具大多就地取材,以皮毛、红柳、毛毡、牛羊角等原料制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