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浆水面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妈妈的浆水面

发布时间: 2019-11-05 10:36   作者:田静玮(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远嫁的我,常常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妈妈的浆水面。

  记忆中,每到夏季, 我家厨房的灶台墙角处,总是放着一个黑油发亮的小瓷缸,里面装着妈妈做好的浆水 。妈妈做浆水时,从大妈或婶子家要上两碗浆水做引子,然后把土豆丝在开水锅里煮熟, 也可在菜园里拔几颗老白菜,切碎煮熟和土豆丝一起放进小缸里,做面条时把舀出来的面汤晾得不冷不热,倒入缸中盖好盖,发酵五六天,那像牛奶一样淡淡的乳白色浆水就做好了。之后每次做饭,再往缸里添加面汤。浆水没有醋那么酸,那种温和的淡酸中带有一股土豆和白菜的馨香,汤汁鲜美,风味独特,吃起来酸爽可口,消暑泄火,利便生津,是暑热天解乏解渴的好吃食。

 

    

 

  妈妈做的浆水面很好吃。无论是玉米面、荞麦面还是白面,妈妈总是擀得薄薄的,切成均匀的三角形小面叶。做饭时,炒好韭菜,妈妈把浆水在油锅里炝一下再烧开舀出来。煮好面后,把浆水和韭菜调在一起,再放一些油泼辣子。那红、绿、白相互映衬的浆水面叶,飘出一股清淡的香味,总是让人馋涎欲滴。那时,我们上学,中午走三里多路,满头大汗地回到家,饥肠辘辘,端起妈妈做的浆水面,狼吞虎咽地吃上两大碗,真是说不出的愉悦。

  西北人的传统面食,吃法也是多种多样,而我们最爱吃妈妈做的浆水鱼鱼。每到妈妈做浆水鱼鱼时,我们姐妹几个就围在锅台前,不愿离开。妈妈把玉米面或豆粉放在开水锅里,搅成糊状,装在一个大漏勺里 ,然后用铁勺背面使劲地挤压,就见一群尖尾巴金黄色或洁白的“小鱼鱼”摇头摆尾地纷纷落到冷水里,慢悠悠地游动。“小鱼”们藏在韭菜与辣子油下面,一大碗凉粉鱼鱼,殷红豆绿 。经过浆水润泽的“小鱼鱼”,更加爽滑,放在嘴里,不用嚼就会自己游进我们的肚里了。再喝一口浆水汤,润润的,酸爽香辣,那种舒畅与美妙让朴素的生活一时间充满美的享受。

  爸爸也很爱吃浆水面。暑热天我们割麦子回来,爸爸总要先吃一碗干拌面,然后再吃一碗浆水面。爸爸爱吃辣子,碗里红艳艳的辣椒油漂浮在淡白色的浆水汤上,那劲道爽滑的面条被父亲快速吸溜进肚里,密密的汗珠子布满爸爸的额头。浆水面把爸爸满身的燥热与疲惫悄悄地驱散,让爸爸总显得那么神采奕奕。

  浆水的吃法有多种,浆水长面、浆水面片、浆水搅团等,无论怎样吃,都清凉爽口,让人百吃不厌。浆水里还可以放芹菜、 萝卜丝等,各种菜混合在一起,味道更加浓香。那小小的浆水缸里,装着一个鲜嫩的菜园,装着阳光的味道,装着艰苦岁月里那些酸甜苦辣的生活。浆水里酝酿着妈妈的勤俭节约,贮存着我们全家的幸福,它就像一个宝泉,源源不断地流淌,驱走每个夏季的酷热,滋养我们长大。

  无论我离开妈妈多久 ,无论我走多远,无论我吃过多少美味佳肴,总是难忘妈妈的浆水面。我觉得妈妈的浆水面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饭,充满幸福的味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