烙饼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烙饼

发布时间: 2019-11-05 10:42   作者:张继霞(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烙饼是陕坝美食之一。烙饼分干烙饼、油烙饼和白皮饼。

  小时候,最爱吃姥姥烙的干烙饼。别看姥姥年纪大了,可烙烙饼却是一绝。记得有一次, 雨过天晴,待路不那么泥泞,我跟二姐说:“好长时间没去姥姥家了,今天下雨,没法干活儿,不如去姥姥家吧?顺便给姥姥买点罐头、点心之类的好吃的。”我俩一拍即合,顺着渠畔的小路一会儿就去了。一进门,姥姥高兴地握着我俩的手说:“你们好长时间没来了,今天咋有空过来,想吃什么,姥姥给你们做。”我们把给姥姥买的东西放下,异口同声地说:“烙饼,西瓜泡烙饼。”“ 别吃烙饼,我给你们吃肉吧!”姥姥说。“我们不吃肉,就吃您烙的干烙饼。”姥姥拗不过我们,便动手做了起来。她边做边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们,和我们聊些家长里短。

 

 

  姥姥往盆里倒了四五碗面,放入适量的小苏打,打了三四颗鸡蛋,又倒了一碗油,和面搅拌均匀,然后一点一点往面里倒水,边倒水边搅拌。等面被搅拌成一小疙瘩一小疙瘩时,又把这些小疙瘩揉在一起,揉成一个大面团,放在盆里边饧边揉,直到揉光滑为止。她把光滑的面团切成大小一致的面剂子,再一个一个揉成小面团,然后拿擀面杖把这些小面团擀成碗口大、薄厚一致的饼,再用菜刀依次在饼上划出不规则的菱形块。姥姥烙饼从来都不让我们帮忙,生怕我们给她烙煳了。姥姥一个人烙饼,慢添柴火勤翻饼。用不了多长时间,一锅黄澄澄、香喷喷的干烙饼出锅了,又酥又脆,吃的时候得把手放在下巴处,不然烙饼渣会撒得到处都是。干烙饼就着水甜水甜的西瓜,我们吃得不亦乐乎,姥姥则坐在一旁静静地看我们吃,那份疼爱溢于言表。

  后来,我们都去了城里,再也没吃过姥姥烙的饼。直到现在,只要一吃烙饼,就会想起姥姥那慈祥的笑脸和慈爱的眼神。

  成家后,喜欢上了婆婆烙的干烙饼。婆婆烙饼子,油和鸡蛋一点都不要,只在面里放适量的碱面,也不像姥姥烙饼那样一锅烙七八个饼,而是就烙一个大饼,厚厚的。婆婆也是慢添火勤翻饼,烙出的烙饼同样黄澄澄、香喷喷,酥得掉渣。婆婆说这叫碱串烙饼。婆婆去世后,我就再也没吃过这样的烙饼。我也曾学婆婆的样子烙过饼,可烙出的饼硬得咬不动,便再也不敢烙这样的碱串烙饼了。

  油烙饼的做法和干烙饼的不一样。制作油烙饼,面直接用开水烫,搅拌成小疙瘩,再撒适量的小苏打,然后把小疙瘩揉在一起,揉成一个大面团,稍微饧一会儿,之后切成大小一致的剂子,压扁,用擀面杖擀得薄点儿。锅里放油,加热后,把擀好的饼放进锅里。待一边烙黄了,翻过另一边继续烙,等这边也烙黄了,一张香喷喷的油烙饼就出锅了。

  白皮饼的做法和干烙饼差不多,但面饼要擀得薄薄的,越薄越好,上下一翻就熟了。把黄瓜丝、炒熟的土豆丝卷在松软的白皮饼里面,咬上一口,唇齿留香。

  烙饼虽然好吃,但也不能经常吃,因为太费面。曾经有这样一句俗语:条子省,疙瘩费,要吃烙饼贴上地,意思就是多吃面条能节省不少白面,要是吃烙饼地里全种麦子都不够,还得倒贴。这是由于过去生活贫困,家家户户的面都不富余。但如今就不一样了,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烙饼是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