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糜子:饭之美者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河套糜子:饭之美者

发布时间: 2019-11-19 11:14   作者:张志国(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河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富饶的产粮区,民国时期编撰的《临河县志》中,就有“中国之富源在西北,西北之富源在河套”的美誉。而作为粮食作物的河套糜子,是河套最早的人造植物之一。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礼记》上说:“饭之美者,阳山之糜。”古代阴山以阴阳分段,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曾在北魏作地方官,考察河套地区的山川水道,著有地理学专著《水经注》,上说“高阙以东,夹山带河,阳山以往,皆北假也”。所谓“阳山之糜”,说的正是现阴山以南河套地区的糜米。当此之时,河套糜米已是驰名华夏的美食。秦皇汉武时代,河套地区作为中原王朝的边疆屯垦之地,农田水利大规模开发,所产糜米以数万斛计,除自给外,还支援遭受灾害的匈奴地区。据史书记载,汉甘露元年,朝廷一次性将河套糜米赐给匈奴三万四千斛;汉元帝时,又赐给匈奴米炒两万斛。匈奴人得此恩惠,引吭高歌:田于何所?河南之土。衣食大漠,亿万之口。

 

 

  北魏时,朝廷派大将刁雍镇守西北边疆,刁雍在河套地区建起一座薄骨律城,并在平原上兴修水利,发展生产,种植五谷。他在城内建成一座大粮仓,将产下的余粮储存于仓内用以备战。不久,刁雍接到朝廷指令,命他将集谷五万石运往沃野镇以供那里军需。刁雍接受任务后,考虑到陆地运粮路途遥远,行走艰难,于是决定通过黄河水运转输粮谷,并提笔写下一篇千古名作《运屯谷付沃野表》,全文如下:

  奉诏高平、安定、统万及臣所守四镇出车五十乘,运屯谷五十万斛付沃野镇,以供军粮。臣镇去沃野八百里,道多深沙,轻车来往犹以为难,设令载谷不过二十石,每涉深沙必致滞陷。又谷在河西,转至沃野,越度大河,计车五千乘运十万斛,百余日乃得一返,大废生民耕垦之业,车牛艰阻,难可全至。一岁不过二运,五十万斛乃经三年。臣前被诏,有可以便国利民者,动静以闻。臣闻郑白之渠,远引淮海之粟,沂流数千,周年乃得一至,犹称国有储粮民用安乐。今求于牵屯山河水之次,造船二百艘,二船为一舫,一船胜谷二千斛,一舫十人,计须千人。臣镇内之兵率皆习水,一运二十万斛,方舟顺流,5日而至。自沃野牵上10日还到,合六10日得一返,从3月至9月,三返运送六十万斛,计用人功轻于车运十倍有余,不费牛力,又不废田。

  刁雍的建议得到朝廷的采纳,在较短的时间内,用相对较少的人力物力,顺利完成粮谷调送任务,受到朝廷表彰。

  河套糜子种植到明清之际,随着走西口移民大潮,出现了更加繁盛的局面。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在糜子、小麦、豆类三大粮食作物中,糜子的种植面积与产量长期居于首位,是后套人民的主要食粮。抗战时期,傅作义率十万大军进驻后套,是后套的小米饭养育了抗战将士。

  关于河套糜子的种植情况,河套文化典籍诸如《河套图志》《调查河套报告书》《河套新编》《河套调查记》《绥远河套治要》《五原厅志略》等均有记载,兹不赘述。

  河套糜子因单产较低,逐步被小麦、玉米等高产作物所代替。特别是小麦经过长期培育,产量不断攀升,人们便从经济效益考虑,渐渐放弃了糜子的大量种植。另一方面,后套人历来有“吃米不如吃面,走亲戚不如住店”的说法,一年四季的主食多以白面为主,而糜米的缺失则用进口的大米填补。大米较之糜米,吃起来更加爽口,因而为后套人所喜爱。然而,近年,种植糜子又在一些地区时兴起来。黄澄澄的小米饭重又摆上后套人的饭桌,而更多的时候,人们是将小米与大米和在一起,吃黄白混杂的两米饭,既有丰富的营养,又吃得顺口。

  河套地区自古就是蒙汉杂居之地,在蒙古族的饮食中,炒米奶茶手把肉是必不可少的美食,还是接待上宾的佳肴。而糜米正是制作炒米的原粮,因此糜米的种植生产具有广阔的消费市场。一些山旱地区和生活在川坡地带的农民,瞅准市场,因地制宜,种植糜子,发展前景一路看好。相信有一天,大片籽穗低垂的河套糜子,还会再一次呈现在广阔的河套平原上,再现昔日“饭之美者,阳山之糜”的辉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