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腊八节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闲话腊八节

发布时间: 2020-01-02 10:43   作者:田静玮(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小时候,扳着指头数日子,只盼着腊八节,因过了腊八就意味着春节已经拉开了序幕,年味儿也一天比一天浓了。

  腊八节这天,人们都要喝腊八粥。相传,秦始皇下令修建长城,民工们长年在工地上不能回家,吃粮全靠家里人送。家里粮食送不到的,就有可能饿死在长城工地上。有一年腊月初八,一些少粮的民工把各自剩下的五谷杂粮熬成稀粥,每人喝一碗抵御饥寒。后来,人们每年腊月初八喝腊八粥,以纪念这些民工。

  从我记事起,每年腊月初七晚上,妈妈就会把家里存放的黄米、大米、白豌豆、赤豆等洗干净,泡在盆里。第二天凌晨,我们还在熟睡,妈妈就已经起来去厨房熬粥了。煤油灯昏暗的光线照着锅台,妈妈一手添柴,一手拉老风箱,锅里的水“嗞嗞”地响着,这是熬粥的前奏曲。

  天大亮后我们起来去厨房,看见被满屋子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的妈妈,拿着勺子站在锅台前不停地搅动着“咕咚咕咚”沸腾的粥,氤氲的香味在我们身边缭绕着。睡了一夜饥肠辘辘的我们,真想立刻舀一大碗喝,可是妈妈不让。妈妈先在祖宗的遗像前、灶台前、院子中央供了腊八粥,之后才允许我们喝。

  喝腊八粥时忌吃菜,老人们说如果吃了菜,庄稼地里就会杂草多。妈妈会在腊八粥里放咸盐、葱花油。天冷,我们和爸爸、爷爷围坐在小炕桌前,津津有味地喝着粘稠、浓香、热气腾腾的腊八粥,顿觉全身暖融融的。有时候,爷爷的白胡须上还会挂几粒米,我们便笑个不停。

  我们吃完以后,妈妈还要给大门外的粪堆上插一大块冰,再在冰上面抹腊八粥,这被称为“打冰马”。听老人们说,恶鬼就怕赤豆,在大门外的“冰马”上抹腊八粥,就可驱邪避灾迎吉祥。因此,村里每家大门外洁白的“冰马”上,都有腊八粥“看家护院”。妈妈还会给院子里的果树抹腊八粥,她相信这样做来年果树会多结果实。腊八粥还要送给邻家大妈、婶子,大家相互祝福。吃剩的腊八粥,保存着吃好几顿,寓意年年有余。

  腊八这天,我们还有个小任务——帮妈妈剥蒜。妈妈把我们剥好的蒜瓣装在一个可以密封的罐子里,用醋泡上,封口存放。等过年吃饺子时打开罐子,泡在醋中的蒜如同翡翠碧玉一般,吃起来清脆浓香。

  又到腊八节了,喝一碗甜糯的腊八粥,这是每个人记忆中的年味,更是无法忘却的家的味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