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忙年的日子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那些忙年的日子

发布时间: 2020-01-19 10:38   作者:张红霞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应该是年岁渐长的缘由吧,对年的期待不仅不再像小时候那么急迫,反而渐无感觉乃至还有一些无法言说的小惶恐;应该是生活水平提高的缘由吧,吃腻了各种肉类的舌尖常常萦绕着儿时过年啃冷馒头时的那种沙甜和冰凉的味道;应该是心底那根怀旧的弦在作祟,看着天空中绚烂的烟花和人们在豪华的酒店举杯欢庆阖家团聚的情景,对于年的记忆最刻骨铭心的竟然是三十多年前乡村冷冽的上空飘荡着的年的气氛。

 

  现在,只要有钱,年货都可以买现成的。但那个时候,腊月过半,女人们便忙乱开了:今天准备炒瓜子、大豆,明天蒸馒头、炸糕,后天拆洗被褥、打扫房屋……她们像蚂蚁搬食一样,以一种一丝不苟的态度为迎接农历新年做准备,用她们勤劳的双手将年前的日子打理得井井有条。

  我们家庭是个大家庭,爸爸兄弟姐妹六个,到了我们这辈,大大小小十几个孩子能组成一个班。有时候,兄弟几家合在一起,今天去你家蒸馒头,明天去我家炸糕,这样干活儿既不累,还可以在说笑中有许多新创意。

 

 

  我记得那时我们都聚在奶奶家蒸馒头,蒸的馒头虽然不能和山西的面人相媲美,但也有各种花样。最简约的是五瓣的梅花。将做馒头的面捏成五个花瓣相连的模样,在花瓣中间镶嵌一颗红枣,再在花瓣汇合处,也就是花心处安放一椭圆形面团,点上红点。最有寓意的是“蛇盘兔”。这种馒头,全家只有奶奶会捏,但见那蛇将身子绕了一圈又一圈,一直紧成一个快要合口的圆形馒头,中间稍凹下去的合口处正好伏着个两耳竖起的兔子。兔子的背上嵌着一颗红枣,蛇身上也有好看的花纹,是用梳子齿印上去的,还点了绿的、红的小斑,那是用筷子蘸了绿纸和红纸泡出来的水点上去的。奶奶说,“蛇盘兔”的馒头寓意新的一年所有的财气都会围拢过来。

  腊月二十九晚上,爸爸妈妈必是要煮猪头、猪蹄。妈妈在灶前忙碌着,炉灶里燃的那些粗实的木板映红了爸爸的脸庞。我和弟弟在炕上玩耍,很多时候我们会被墙上的年画吸引。两张年画就是一个完整的戏剧故事,图文并茂,就相当于一个彩色版的、放大的、不用翻着看的小人书。我刚好开始识字,便踩着垫高的枕头,踮起脚尖,扒在墙上给弟弟讲画上的故事。

  很快,锅里的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香气慢慢溢满了整个屋子,勾起肚子里的馋虫,我和弟弟的注意力开始转移。从炕上的窗户就可以看到厨房,但玻璃上一片白,厨房里一片白,爸妈隐在白气里,但闻说话声,却看不到人影。渐渐,玻璃这一面也布满水汽,印下我和弟弟两个小小的鼻尖。

 

  大年三十早上是必定要炖鱼的,象征着连年有余。中午,我们会聚在爷爷家吃饭。一大家子,大人小孩得坐三桌,热热闹闹、红红火火。自家生的豆芽、猪头肉、酥鸡、丸子摆满了桌子,炖的菜是猪骨头烩酸菜,笼上面热的是油糕馒头。开饭前,爷爷会带着他的儿子们去祖坟祭祀祖先,带点酒和菜。

  最激动人心的是三十晚上笼旺火接神以及守岁。守岁,我们这里也叫熬年。尽管白天妈妈一再提醒,别净贪玩,睡一觉,养足精神好熬年,但兴奋的我们哪听得进半句。可惜,这一天还不能穿上期待已久的新衣服,否则早跑到亲戚家炫耀去了。

  妈妈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新衣服,但大年三十这天还不能穿新衣服,是因为还有一道重要的程序未完成。三十晚上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家家户户在院中点起旺火迎接财神时,妈妈会拿着我们的新衣服绕着火堆左转三圈,右转三圈,然后将新衣服工工整整地叠放在我们的枕边,方便天亮后穿。

  在农村,年三十晚上接神是特别虔诚而又隆重的仪式。农村最不缺的是柴火,有的人家为了让火烧得更旺一些,会将一些很粗的木头立起来架成圆锥形,中间堆放一些易燃的柔软的柴草和葵花秆子。接神的时间也特有讲究,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要踩着十二点钟的脚步。届时,家家户户接神的火燃了起来,将整个小村照亮,鞭炮声此起彼伏,传达出辛苦了一年的庄稼人对新的一年的希望与憧憬。那个时候没有礼花弹,有的只是小鞭炮和一种叫“大麻雷”的爆竹,奢侈一点的人家放两个花炮。小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着,“大麻雷”是通通两声,却威力十足,震得玻璃都响。腊月的晚上虽然很冷,但我们还是兴奋地跑到院子里,看火在夜空下越燃越旺,为邻家院子里开出的“花”惊叹。接完神,长辈们会挨家挨户地逛,喝点酒,拉家常,我们也会跑到要好的伙伴家玩,反正村子里到处是明晃晃的灯火,也不会害怕。

  如今,总会回想起那些忙年的日子和浓浓的年味儿。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 忙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