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敌后斗争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坚持敌后斗争

发布时间: 2020-10-15 10:38   作者:编辑:吴桂清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1940年4月,中共伊盟工委指示窦文林、丁世新二同志返回中滩,继续开展党的工作。窦文林和丁世新以请假探亲为由返回中滩。而后又以“离队不归”“开小差”为借口在家乡住了下来。

  王万富看到窦文林长期在家里住着,就问他:“你是八路军的连长,为什么长期待在家里?”窦文林回答:“没办法。一是我这个人没出息,看不见烟洞就想家。二是八路军那里太艰苦,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吃不了那个苦,所以开了小差。”王万富信以为真,就让窦文林到他的部队当兵。窦文林表面答应了王万富,随后却把家搬到蓿亥图的石留忽图村,以躲避王万富的纠缠。

  同年8月,中共伊盟工委又派白占魁(李陶、李怀勤)到中滩工作。白占魁拿着工委的信与窦文林取得联系,窦文林通过关系,把白占魁安排到四区五乡的学校教书,同时兼任该乡乡公所文书。

  白占魁到达中滩后不久,即按照中共伊盟工委的指示,在中滩成立了敌后第一个党支部。白占魁任书记,窦文林、丁世新为委员。党支部的任务,一是秘密发展党的组织,领导沦陷区人民开展抗日救亡活动;二是搞好统一战线工作,在群众和伪军中宣传党的政策,宣传抗战必胜的思想。党支部与伊盟工委的联系,由一名叫徐板头的交通员负责。

  1941年春,国民党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从南北两线包围陕甘宁边区,除在南线不断制造摩擦,还在陕甘宁边区的北部加紧部署兵力。国民党何文鼎的二十六师在定边的宁条梁一带设置了好几条封锁线,切断了伊克昭盟与陕甘宁的交通。宁夏的马腾蛟师也进驻桃力民一带。

  马腾蛟还以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马鸿宾的名义,在乌兰吉里庙召开军事会议,会场悬挂着“欢送八路军荣归原防”的大幅标语,公开逼迫八路军骑兵团撤回陕北。时任中共伊盟工委书记杨一木同志以八路军陕甘宁边区上校参谋的身份参加了这次会议,痛斥了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行径。

  之后,国民党军队开始围攻中共伊盟工委及骑三营。为团结抗战,根据中央的指示,伊盟工委和骑三营撤回陕甘宁边区,中滩地下党支部与上级失去了联系。

  党支部曾多次派丁世新同志去伊盟、陕北寻找党组织,因为国民党的部队封锁了所有通往陕甘宁边区的道路,都没有如愿。

  1941年冬,王万富的队伍突然包围了窦文林在石留忽图村的家。王万富的心腹连长韩万林用枪顶着窦文林的头说:“我们去抗日,现在就出发,你走不走?”韩万林边说边用枪口在窦文林的头上点了几下。窦文林心想这帮家伙抗日肯定是胡说,但加入他们的部队正好可以多了解一些情况,为地下工作提供掩护,于是便答应了。

  到了王万富部的驻地,才知原来王英把中滩地区的几个民团都收编了,并且扩编为师。王万富当了师长,急于扩充势力,知道窦文林是个人才,便不惜用武力把他绑了过来。王万富为了拉拢窦文林,任命他为排长。

  窦文林打入伪绥西联军内部后,积极收集日伪军情报,劝说士兵不要糟害老百姓。并在排里秘密串联,发展地下党员,逐渐使这个排成为党支部掌握的武装力量。

  白占魁、丁世新等人则在中滩地区的黄河两岸积极开展活动,发动群众抵制日伪军的各种苛捐杂税和摊派。当时他们号召群众采取的对策是:凡没经区、乡公所的摊派,一律顶住不交。对由区、乡公所下达的摊派,也要尽量拖延。拖到黄河封冻后,动员河东的群众躲到河西,河西的躲到河东,这样各种苛捐杂税和摊派虽然没有免除,但缴纳的对象无法找到,苛捐杂税和摊派也就往往落空。如果日伪军派兵前来强行征缴,则由内线提前通知党支部,党支部立即组织大家外出躲避。  (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