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鹿塞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风情 > 正文

鸡鹿塞

发布时间: 2021-01-12 09:28   作者:编辑:吴桂清   来源: 本站原创    【字体:↑大 ↓小

  鸡鹿塞是建于汉代的军事城堡。汉武帝时,汉军北逐匈奴,在河南地设置朔方、五原、云中、定襄等郡,派兵防守边关的同时,大量移民到此屯垦。筑塞防卫是必然之举。

  考古表明,鸡鹿塞以南的平原上曾设有三座古城,分别是临戎古城、窳浑古城、三封古城。临戎古城遗址位于磴口县补隆淖尔村西南,城垣由黄土筑成,南北长450米,东西宽630米,城垣宽约10米,为汉武帝时所筑,现仅存部分城垣,其余被黄沙所湮。窳浑古城遗址位于磴口县沙金套海农场境内,是一座小型不规则的古城,为汉武帝元朔2年所筑,东西最长不过250米,南北最宽不过200米,城垣保持较好,绝大部分依稀可辨,南垣中部有缺口约20米以为城门。三封古城位于磴口县包尔盖农场境内,筑于汉武帝元狩三年,城东西约740米,南北约560米,大小两层城垣相套,现仅存废墟,有大量陶片散布于废墟之上。鸡鹿塞地处窳浑县域内,《汉书·地理志》上说:“窳浑县南有大道,西北出鸡鹿塞。”可见塞上物资所需由窳浑县城供给,城塞相连,彼此之间往来频繁。临戎、窳浑、三封三城鼎足而建,也有彼此照应的用意。

  鸡鹿塞筑于南北相通的山口,北控大荒,南望平原,地理位置险要,是阴山防线要冲之一。其以东百公里外设有同样重要的高阙塞、榆溪塞等军事城堡,东西遥相呼应,连成一线。其以西的山脉中则筑有许多烽燧,用以观察敌情,一旦有事就燃烟火报警。

  要塞之外,东西千余里的阴山山脉每一个山口都驻有守军或设有哨位,加上雄伟的长城,犹如一道边墙将匈奴挡隔于外。所有这些军事部署都连为一体,形成一道六合呼应的立体交叉防线。

  此外,要塞脚下黄河奔流,窳浑县城东有大泽——屠申泽,是北向的第二道防线。汉王朝之所以如此设防,意义有四:一是垦区的大片农田和水利设施建设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必须严防胡马践踏毁坏;二是郡县之城仓储大量粮食与贵重物资,地处荒漠的匈奴必垂涎欲夺,需严防死守;三是随着垦区的不断扩大,人口与日俱增,人民生命财产需要保护;四是河套历来是北族进入中原的跳板,胡马一旦越过阴山就会长驱直入,危及京畿安全。

  鸡鹿塞自建成后,为历代王朝所沿用,今遗迹犹存,断壁残垣间,当年的雄奇犹可想见。专家指出,鸡鹿塞四角的角城在当时是重要的、先进的军事设施,从方城的四角突出的角城,使军城的将士同时从三个方向向进攻之敌开火,因而使城堡易守难攻。塞之西南侧有开阔的洪积台地,是驻守重兵的所在。

  据《汉书·匈奴传》载,宣帝甘露三年,呼韩邪单于亲赴长安与汉修好,返回时汉王派兵护送,直到鸡鹿塞。又据《汉书·和帝纪》载,永元元年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刻石记功而还。永元二年,又命南单于谴左谷蠡王师子出鸡鹿塞击北匈奴。可见,鸡鹿塞除军事上的意义之外,还有交通上的意义,是沟通阴山南北的重要通道。

  关于鸡鹿塞的得名有个传说:相传汉匈奴单于呼韩邪与王昭君出塞时曾在此塞中小住数日。单于和昭君住下后,当晚便听得呦呦鹿鸣之声在城堡周围时起时落,第二日刚刚天亮又闻得雄鸡在塞外高唱。昭君感到十分新奇,就向呼韩邪单于询问个中情由。单于高兴地说:“阏氏的出塞标志着阴山南北的和平安宁,这鹿鸣之声正象征了祥和之气,雄鸡高唱则表达了塞外匈汉人民对你的欢迎。”昭君听后心中十分欣慰,她以单于姻氏的名义,赐名这座象征吉祥安宁的城堡为“鸡鹿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