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家乡种瓜人

发布时间: 2017-05-18 16:16   作者:记者 周文廷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移栽瓜苗

铺弓棚膜

  “五一”回村(前旗新安镇长胜村六组),想拍些乡亲们地里劳作的图片,可那几天几乎清一色都是铺地膜、种玉米种葫芦的。太老套了,我想拍点新鲜的。碰到丑旦,丑旦提供线索:高福他们在渠南种瓜了。我一溜排干下渠南。

  渠南是我们村土地方位的名称,像西圪梁、六十亩、红圪卜、坯子场、人民地一样。我们村的3000多亩地过去都在旧长济干渠以北。上世纪70年代,长济渠裁弯界正,村里400多亩地被裁到了新干渠以南,因此得名。渠南地在村子正南,距村二三里地。

  顺着排干陂,边走边看边想,思绪万千,情不自禁。因为这条路我已经15年没走了。15年前,村里的每条路每道渠陂每年我都要走上几遍,去我家地里的路更是走得不计其数。家乡和别的地方最大的区别就是,你踩在地上的脚印很真实,尽管你的脚印很快会被后面的人的脚印所覆盖、替换,但你无数次的脚印已经印在家乡的底片上,被家乡珍藏起来,用爱保管着。某天你找出来用情感的泪水一冲洗,依旧清晰、鲜亮,如同昨日。

  上了高高的干渠桥,渠南400多亩地一览无余,我朝车多人多的地里过去。高福地里有十几个人,有良、王刚、筛扣、永胜、二富都在。人多营生也就不误事,栽瓜苗的、培土的、浇水的、插竹条的、铺地膜的……大家各负其责,一条龙作业,速度快效果好。看到我来,大家停下了手里的营生,点上一支烟,聊起来。

  村里人今年种的都是“白梨脆”香瓜,都是小弓棚。小弓棚种植就是先把地膜铺上,将瓜苗按尺寸移栽进去,培土,浇点保命水,然后在上面不远不近插上竹条,最后再盖上地膜。这种种植方式就像给瓜幼苗搭了座简易房子,保温保水,提高成活率。这种种植需要人手,大家就自动组合起来,拧成一股绳,快速推进。

  因为现在村里种地的大多上了年纪,种植也就比较粗放,葵花、玉米、葫芦,年年“老三样”。这几年,村里相对年轻一点的庄户人,开始种植“老三样”以外的新品种,不能不说,他们给我们村平淡的种植业增添了丝丝缕缕的芳香。

  王刚是村里种瓜人中比较有想法的一个。他前年种瓜亩收入达到5000元,去年农产品价格普遍不行,但一亩瓜收入也有2000多元,强于葵花、玉米。王刚去年种瓜就用上了滴灌,“一亩地多开支七八十块钱,增收的可就不是这点钱了。”另外,他还在瓜行中间种了葵花,一亩地也能打300多400斤。

  筛扣的岁数比王刚还小,是我们村种地人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年轻人之一。年轻人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又敢想敢干,这几年每年种瓜都是十几亩,和王刚一样,用滴灌,瓜地里套种葵花,收入不错。

  村里种瓜户数和亩数的增加,当然是要有王刚、筛扣这些年轻人带动,但更多要归功于邻村建起的瓜市场。有了带头人,有了市场,今年我们村种小弓棚香瓜的有八九户,约五六十亩。可以说,我们村的种植业往前迈了一步,尽管这步子很小,很小。只要是前进,就比停滞不前强。有时,你也别小看这一小步的前进,里面有思想、观念、意识的转变,它需要扎实有效的引导和不遗余力的推动。

  在高福瓜地里,我还见到了二富、五保这些叔辈“老农民”。他们都已六十五六岁了,在城里应该早就退休了,每月领着几千元的退休金。然而,我的这些六十岁开外的父辈们,虽然他们也有每月百元左右的养老金,但他们还不能退休,他们依旧坚持着,五年,八年,十年……用不再年轻的背脊支撑着我们这个人口不再稠密的乡村。

  “就这么干,一直到干不动为止。你说等我们干不动了,这地谁来种?娃娃们不愿回来,把土地流转给种地大户,流转费又不高,光靠这点钱不够我们养老生活。该咋办呢?”二富说出了缠绕在心头的想法。

  我无法作答。当前,土地规模化生产经营已是时代的主流,一家一户小规模的零散农户种地确实存在成本高、效率低、增收难等困境,土地的流转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我只是不知道,这土地最终是流转给实力雄厚的龙头企业呢,还是流转给像王刚、筛扣一样有志在农村发展,经过培训扶持就能成为新型职业化的青年农民呢?反正,家乡要想持续发展,就必须为其提供充足的新动力。而这些新动力,二富叔、五保叔他们是给不了的。

  我不知道,若干年后,耕耘我们村3000多亩土地的还是不是我的乡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