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我养过的小动物

发布时间: 2017-05-18 16:28   作者:闫睿杰(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爷爷家的院子很大,只栽种一些果树,未免显得单调,于是我们就养了一些小动物,好让院里生气勃勃。    

  奶奶告诉我,养鸽子对视力好,这对于已经戴上近视镜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于是,我天天站在院中眺望群鸽飞向高空,直到脖子都酸了。吃西瓜时,我把西瓜子吐在地上,鸽子们都来享受它们的美食。我捧着西瓜,上面全是飞落的鸽子毛,零星的一两根还会落在我的头上,我只能哭丧着脸,噘起嘴看着它们乐此不疲的吃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鸽子越来越少了,父亲说,想必是它们飞得太远找不到家了。而我养鸽子的兴致也渐渐淡了,索性把它们送了人。

  一个月之后,我收留了一只流浪猫。说起来,小猫算是我最喜欢的动物,把它捡回来纯粹是为了玩乐。每次看到它,我就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揉揉捏捏,睡觉时,还要同它盖一床被子。有一次,我硬要小猫与我头对头午休,小猫则宁死不从,但我可不考虑那么多,死死拽着它的尾巴,将它拖回床上。结果平时乖巧听话的小猫发怒了,在我光滑的脸上留下了鲜红的爪痕。我想狠狠地打它一顿,可怎么也下不了手。

  大约过了一周,亲戚送来了两只小白兔,可我总对它们提不起兴趣,原因是我一看见它们尖锐的牙齿和水红色的眼睛就犯怵。兔子本是脾性温和的动物,可我连伸手摸它们一下都不敢。说实话,两只小白兔在我家并不是很受欢迎,它们把青菜叶子弄得遍地都是,不好清扫,影响了院子的容貌。于是,家人很快便将这对兔子“扫地出门”了。

  后来,我嚷着要为家里添“新丁”,父亲无奈,带我到农村买了三十多只小鸡。有一天,我领着一只小鸡出去溜达,被邻居家的几个小朋友看见了,他们合起伙来一把将我手中的小鸡抢走了。他们不停地训练它飞翔。小鸡已经被摔得很惨了,可他们玩得正在兴头上,完全没有要停手的意思。我又急又气,眼泪都快出来了,但他们人多势众,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鸡任人蹂躏。最后,小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都不眨一下,见状,我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从此,我再也不敢出去溜鸡了。

  冬天到来时,小鸡们冻得直叫唤,我把破旧的毛巾、枕巾铺在它们的窝——箱子底部。可我的措施完全不管用,几乎每天都有三四只小鸡被冻死。最后健康长大的只有三只小鸡,两只母的,一只公的。母鸡们安分守己,公鸡不定时胡乱打鸣,对它,我不由得生出厌恶之感。更让我生气的是,我只要一出门,大公鸡就追着我不放,我扭头看它,它就“咕咕咕”地跑上来鹐我,吓得我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它还得寸进尺,变换了进攻的方式,扇动着翅膀,一跳一跳地鹐我的屁股。我被它追得绕着院子边跑边哭,完全顾不得形象,满院子的鸡屎让我踩了一鞋。直到爷爷提着棍子来充当我的“救兵”,又肥又壮的大公鸡才作罢。后来,我出门就用长且粗的木棍指着它,只要它有鹐我的迹象,我就对准它的眼睛狠狠戳几下,若它摆开了“战斗”的架势,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重重抽打它十几棍。被鸡追着鹐的经历,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直到突发禽流感的那一年,爷爷决定杀掉它们,免得它们把疾病传染给人,我的恐惧才慢慢消失。

  某一天,我放学回家,惊奇地发现家中多了一只小狼狗。它汪汪直叫,像是向我问好。它长得极其可爱,圆溜溜的眼珠,黑黑的鼻头,时不时歪歪脑袋,时不时伸出柔软的舌头舔舔我的手心。淘气顽皮的狗狗到处搜寻着它的玩具,它会把我的连环画扯得东一片、西一片,会使劲撕咬我的裤腿。但它不是一直这么不懂事,等它长大了,我就不用再给它“收拾残局”,反而大胆地坐在它的背上学习“骑马”。一天清晨,我到院子中晨练,无意中看到一个让我恶心呕吐、万分难忍的场面,它忘乎所以地吃着自己拉出的一坨屎。一瞬间,我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由于家里要盖一个大一点的餐厅,不得不把狗笼拆掉,狗显得多余了,家人只好把它卖到了狗市。卖狗那天,我又哭又闹,死死地抱住它的脖子,眼泪浸湿了它的皮毛,它舔了舔我的耳朵后,就被父亲拉走了。二十多天后,我才从失狗之痛中走出来,发誓不再养任何动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