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胡燕儿

发布时间: 2017-08-08 16:41   作者:高洁(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前段时间,我去了呼市的好友武凤华姐姐家。那天中午,我俩正准备吃午饭,突然,一只麻雀飞落在厨房的窗台上,叽叽喳喳叫了几声。武大姐放下碗筷,对我说:“啊呀,一上午就顾着咱俩说话了,忘了给鸟撒米了,它们也该吃午饭了!”我忙起身,跟着她往厨房走。姐姐说:“我喂这群野鸟好几年了,每天在小阳台上撒些米,还放了水盆,你看,我种的小白菜、香菜、生菜,它们一口也不吃,知道我对它们好,所以就不作害。”我仔细一看,咋了不是,绿油油的小菜没有一点鸟糟害的痕迹,我不由得感叹:“真的,鸟也知道善恶,知道感恩啊!”

  姐姐给鸟撒了米,给水盆里添了水,我俩又回到餐桌前吃饭。我们边吃边聊,想起了小时候的胡燕儿。

  我小时候,每年春回大地,成群的胡燕儿就飞到村里,在每家每户的房前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大人们说,胡燕儿又来“号房”了。我问母亲“号房”是甚意思,母亲说:“看谁家是好人家,谁家的房檐下能垒窝,它们就垒窝下蛋,两口子生小胡燕儿,秋天凉了再回南方老家。”我又问父亲:“为什么它们不在自己的老家待着?”父亲说:“听说南方太热,能把小胡燕儿热死,所以就得来咱们这地方。”

  这时,父母就叮嘱家里的几个半大小子:“不能拿棍子捅胡燕儿窝,害死了小胡燕儿,老胡燕儿就回不了老家了,可怜的,两口子忙了一夏天,还得累死在半路上!”

  我们姊妹几个的好奇心更大了,缠着母亲问为什么。母亲说:“听说南方可远了,得经过可宽可宽的大河,一家几口飞到大河中间的时候,小胡燕儿把嘴里衔着的小棍棍放在水面上,老胡燕儿两口子站上去歇一歇,才能飞回老家。第二年,老胡燕儿在家养老,小胡燕儿找了对象,再来北方垒窝下蛋生小小胡燕儿,年年就这样。”

  十来岁的我,听到这么美好的故事,很是激动。

  房檐下,胡燕儿两口子衔泥垒窝,过一阵子,窝里就有了嗷嗷待哺的小胡燕儿,再过一阵子,小胡燕儿就能展翅高飞了,整个过程是一幅生命成长的美好图画。长大了,更知道胡燕儿一生对于爱情十分忠贞,它们白手起家,搏击风雨,勤劳奋斗,再携子叶落归根。

  弟弟们由于听了父母的话,不害鸟窝,不掏鸟蛋,我们家的房檐下能住好几窝胡燕儿,人、胡燕儿各忙各的,和谐相处,其乐融融!

  可是,村里许多半大小子捅鸟窝、掏鸟蛋,害得许多胡燕儿没了娃娃!

  天转凉了,胡燕儿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我问父亲它们在干什么,父亲说:“胡燕儿在开会,商议怎么回家,得给那些没娃娃的老两口找别的小胡燕儿含棍棍了,要不它们就回不去了,会掉在大河里。”

  我问父亲:“它们还会开会?能听懂了?”父亲说:“人家自个儿能听懂了哇,还会骂人了!”

  小小的我更好奇了,缠着父亲问胡燕儿骂什么了。父亲说:“可会骂了,骂那些半大小子害得人家没了娃娃,骂住得高,天火烧,住得低,让鬼掏,都是一些坏东西……”而且,父亲学着胡燕儿的快嘴说着这句鸟语。

  一个中午,我和武大姐边吃饭边学着这句鸟语,笑得前仰后合,眼泪婆娑,开心极了……

  每年,全村的胡燕儿开上两三场会,等我们睡上一晚上醒来,突然发现一只胡燕儿也没有了,只留下了它们花篮似的鸟窝。父母又说:“不能害胡燕儿窝,明年小胡燕儿找了对象还来呀……”

  我站在房檐下,看着鸟窝思绪万千……

  如今,我们回乡的日子也少了,好久没有见到儿时的伙伴胡燕儿了,但想起那些春燕衔泥、秋燕南归的日子,是那么美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