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逐花而居的人

发布时间: 2017-08-10 17:32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每年这个时候,各种花竞相开放,花香阵阵。 这时是小蜜蜂工作的最佳时期,养蜂人带着蜜蜂箱,开始了一年里最忙碌的一段生活。日前,巴彦淖尔晚报记者来到临河双河区新丰村二组,倾听养蜂人讲述养蜂背后的故事。

 

 

 

孙映宗:年近古稀开始养蜂

孙映宗在取蜜脾

刚开始没经验 买回两箱蜜蜂都死了

  在孙映宗的蜂场,养蜂箱一字排开,71岁的孙映宗正在查看每箱蜜蜂的采蜜情况。他告诉记者,他是甘肃人,他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内蒙古,现在在新丰村二组居住。他家离这里不远,他把蜂场搭在了家门口。正说着,工作时间到了,他戴上防蜂帽子,挨个儿从每个蜂箱里拿出停满蜜蜂的隔板仔细观察。“这是每天必做的,看一下蜂王的情况,现在是新蜂王替代老蜂王的时期,所以需要检查蜂王是否健康。”孙映宗介绍。

  蜂场地上摆着好几十个装满蜜脾的蜂箱,蜜脾里是没有加工的蜂蜜。孙映宗轻轻地打开蜂箱的盖子,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蜜蜂自己能找到花,它们有自己的办法。蜜脾里的蜂蜜都是蜜蜂采的,还没加工。”孙映宗边介绍边用刀具将蜜脾上的蜜盖割掉,晶莹剔透的蜂蜜露了出来。他将割掉蜜盖的蜜脾放进摇蜜桶,快速摇动,蜂蜜就被摇出来了。“一块蜜脾能摇出三四斤蜂蜜,气温高一点的话能摇出五六斤。摇过的蜜脾会重新放回蜂箱里,让蜜蜂在上面酿蜜。”孙映宗解释。

  孙映宗说,他从小就喜欢吃蜂蜜,是吃蜂蜜长大的,对蜜蜂有着特殊的情结。3年前, 听说甘肃老家的亲戚养起了蜜蜂,他也萌生了养蜂的念头。刚开始家人都不同意,可他坚持要养。他从甘肃省张掖市拉回两箱蜜蜂,因除螨技术不过关,蜂箱里全是螨虫,蜜蜂飞不起来,无法采蜜。到了冬天,他把猪圈封闭起来,将蜜蜂养在里面,因气温太低蜜蜂都死了。

  后来,孙映宗又买了几箱蜜蜂,并向卖蜜蜂的请教了养蜂技术。天冷的时候,他就给蜜蜂喂花粉,室内保持适宜的温度。短短几个月,蜜蜂就繁殖到了6箱。之后,他又买了几十箱蜜蜂。现在,他有上百箱蜜蜂。

 

农民经常在田间喷洒农药 蜂被毒死是常事儿

  “一个蜂箱里容不得两只蜂王,一旦老蜂王繁殖能力衰退,工蜂会主动淘汰它,培育新蜂王。一旦时机成熟,工蜂会群起‘造反’,甚至将原来的蜂王咬死。原来的蜂王也有可能带着部分‘亲信’离开,重新筑巢,这就是‘分蜂’。”一旦出现“分蜂”,会极大地影响蜂蜜的质量,为了加强管理,孙映宗每天不停地巡视蜂箱,以便提早应对。

  为了提高养蜂技术,孙映宗购买了大量有关养蜂的书籍,还加了养蜂微信群,从中学习。

  “喷洒农药对蜜蜂来说是灭顶之灾,有的农民不定期在田间地头喷洒农药,如果蜜蜂正好采蜜,就会被毒死,这是经常发生的事儿。采蜜也受天气影响,恶劣天气会影响蜜蜂工作。”孙映宗说,风大时会影响采蜜,原因有二,一是蜜蜂容易劳累过度,二是大风会把花吹落,使得蜜蜂无蜜可采。

  孙映宗介绍,温度低时蜂蜜会产生结晶,吃起来很软,入口即化,并有香味儿。纯正的蜂蜜放几年都不会变质。

 

他的脸常被蜜蜂蛰变形

  虽然穿着衣服、戴着防护帽,但孙映宗还是经常被蜇,取蜜的时候,稍不留心脸就会被蛰变形。二儿子在鄂尔多斯打工,怕他养蜂累着,每次回家都要嘱咐哥哥偷偷把蜜蜂处理掉,或者把蜜蜂弄死。

 

张林桂夫妇:从事“甜蜜的事业”20年

张林桂在观察蜜蜂生长情况

逐花而居20年

  采访时,记者遇到了来自安徽的张林桂、吴金花夫妇,他俩也在新丰村二组养蜂。

  张林桂夫妇是典型的“游牧者”。每逢花开时节,他俩就带上蜜蜂,过起了逐花而居的生活。他们从老家安徽省黄山市出发,4月份在江苏采收油菜花;5月份带蜜蜂到山东,此时槐花开得正好;6到7月到河南、河北等地;7月中旬到内蒙古,直到葵花花谢了才走;9月下旬到大容山,10月底返回安徽。这样的生活,夫妇俩已经过了20年。

 

因长期在野外居住 妻子患了风湿病

  每到一个地方,夫妇俩都会把100多个蜂箱错落有致地摆放好,如同在举行一个神圣的仪式。然后在蜂场旁边搭个帐篷,他们的“家”就算安顿下来了。不足5平米的帐篷里堆得满满当当,地上打了两道土堰,上面架起几块木板,这就是他们的床。床上有一卷铺盖,床边用木板支起个灶台,上面放着一个小燃气灶,燃气灶旁边并排放着油瓶、酱油瓶、醋瓶。帐篷一角堆着七八袋花粉和几个装有蜂蜜的白桶。

  张林桂今年54岁,养蜂已经20多年了。当时家里地少,兄弟姊妹多,没有生活来源,他便跟着当地的老蜂农养蜂。像这样的清苦生活,张林桂夫妇已经过惯了。“没水向附近村民借或用蜂蜜换,没吃的就到镇上去买,费劲儿死了。帐篷里没通电,天黑后什么也干不成,陪伴我们的只有一台破旧的收音机。遇上刮大风、下大雨,帐篷就被掀翻了。”张林桂无奈地说,因为居住环境不好,妻子经常感觉后背疼,医生说是风湿病。但是没办法,担心蜜蜂离巢或者发生意外,他们只能和蜜蜂一起住在野外。

 

因为喜欢蜜蜂 一直没放弃这项“甜蜜的事业”

  常人眼中攻击性很强的蜜蜂,在张林桂眼里却像“家人”。每天天刚亮,夫妇二人就起来挨个儿检查蜂箱。白天蜜蜂劳作,夫妇俩也没闲着,不是坐在屋子里刮蜂皇浆,就是培育蜂王幼虫。

  养蜂并不是一个高收入职业,去年张林桂夫妇收入了几万元,刚够维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张林桂告诉记者,养蜂的成本不低,一年光路费就得2~3万元;冬天没有花蜜可采,就得给蜜蜂喂白糖,一冬天得喂4吨多;春天得买花粉,一买就是几百斤,一斤花粉17元。这几年,好多同乡都不养蜂了,回老家打工。他俩之所以如此坚持,是因为喜欢蜜蜂,热爱这项“甜蜜的事业”,在走南闯北中领略不同的风土人情。

  张林桂有些放心不下年迈的母亲。他说,这么多年奔波在外,很少有时间照顾母亲。3年前父亲去世,留下母亲独自一人生活。每年开春离家时,他都要拜托邻居照顾母亲。去年冬天回到老家后,看到母亲住的屋子里满是灰尘,他很是心疼。

  张林桂夫妇觉得新丰村二组民风淳朴、村民热情。孙映宗时不时地给他们送些菜,他们经常给孙映宗指导如何养蜂,两家人相处得很融洽。

  说到将来的打算,张林桂边抠蜂皇浆边说:“虽然收益不行,但这是一份事业,等身体不行了、眼睛看不见了就不干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