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住院这些天

发布时间: 2017-08-30 17:29   作者:李培文(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全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作为一个带癌生活十年的病人,我早已看淡了生死。我一直认为,即使有一天生命终止,我也能平静地面对。可是这一次犯病非常凶险,在呼和浩特治疗一周之后,未见丝毫效果 。抱着一丝希望,我又强撑病体,几经辗转来到北京。一个月之内,我连续在北京两家医院住院治疗,可依旧没有见效,我的精神一日不如一日,到后来已无法自己坐起。近两个月,我几乎粒米未进,全靠打点滴维持着羸弱的身体,恶心、呕吐折磨得我痛苦不堪、身心俱疲,我毫无求生欲望,只盼早日脱离苦海。万念俱灰之下,我决定放弃治疗,回到家乡——临河。

  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我又住进了医院。内心深处,我把这里看作人生的最后一站,所以并没有抱任何希望。科主任仔细询问了我这几年的治疗情况及这段时间的病情,把我交给了主治医生王大夫。由于我年纪大,而且得病多年,输液次数过多,打点滴时针头很难扎进血管,家人想为我做“锁穿”。可是我之前因为严重的冠心病,做过心脏搭桥手术,这种情况下做“锁穿”风险很大(在北京时,医生由于这个原因没有给我做)。主任、王大夫又请来心内科医生为我会诊,最后心内科主任亲自为我做“锁穿”。说实话,看到那根长长的插管,想想可能出现的危险,我心里非常紧张。但是转瞬之间,这个手术便完成了。做了“锁穿”之后,我再也不用遭受扎针之苦了。

  每天除了例行的查房之外,主任和王大夫还经常询问我的病情,对我提出的一些外行问题,他们也耐心地给我解答,从来没有显出丝毫不耐烦。护士长每天早、晚都要来我的病房看一看,问我感觉怎样,随时记录我的情况。我刚住进来时,管床护士便笑嘻嘻地跟我说:“大爷,我是你的管床护士,有什么事你随时找我。”她还告诉我去哪里打开水、到哪里热饭、餐厅在哪里等等。输液过程中我若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只要和管床护士一说,她马上便和医生联系,随时向医生汇报我的情况。护士长和管床护士还经常和我开玩笑,逗我开心,我知道,她们是想让我对自己树立信心。其实,不只是护士长和管床护士,所有为我换过液体的护士们都让我心存感激,她们不厌其烦地为我服务,随叫随到。一位值夜班的护士曾对我说:“大爷,今天晚上我值班,我随时都在,你有什么事千万要叫我,不要和我客气。”有一位来探访我的朋友看到这些,以为护士是我的亲戚,其实,我是来到医院才认识了她们,可她们真的把我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就这样,我本来对自己不抱任何希望,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奇迹出现了,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转,不再恶心、呕吐,逐渐能吃东西,逐渐可以自己从床上坐起来,逐渐可以自己下地,逐渐可以拄着拐杖走出病房。我非常高兴,家人们当然更高兴,医生和护士也为我高兴,我和他们开玩笑:“我又活了!”

  过几天我就要出院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但在这一个月中,我得到了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他们的妙手仁心,我心中充满感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