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汗水染绿总干渠竹柳融情一家亲

发布时间: 2017-09-08 16:2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彥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魏文斌和同事在修理机械

    说起总干渠管理局植树造林的事儿,魏文斌有讲不完的故事。从2011年开始的这场植树造林行动,总干渠管理局男女齐上阵,为两岸披上了绿装。如今的总干渠两岸,已经成了市民休闲的好去处。而这场声势浩大的行动,也让总干局的职工们在苦和累中相识相亲。魏文斌说:“植树造林大会战,给每个总干人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两岸竹柳连起‘一家亲’!”

 

“你找局长签字?那个拿打坑机的就是!”

  今年49岁的魏文斌是总干渠管理局一闸管理所业务股股长,他已在水利上工作了23年。他的主业是水调,就是按指令调闸、输配水。但这6年来,植树造林成了他生活、工作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植树、水调、植树……哪里需要去哪里。

  “植树造林大会战,又苦又累,干一会儿裤子就成了泥水裤,工作服一年能穿烂好几身;浇水用的橡胶管8米长约0.4米粗,得六七个人才能抱起来;四轮车坏了自己修,其他机械也一样,我们可多学了本事了。”魏文斌一边比划一边说。

  魏文斌说,刚开始他累得受不了,就想跑了!可是,看到全局职工不管男女都奋战在总干渠上,他被感动了,打消了逃跑的念头。

  有一件事,魏文斌仍记忆犹新:“每次植树造林大会战,总干局局长郑西山总是身先士卒。2012年春季大会战的时候,有人来找郑局长签字。这个人骑着摩托车在工地上转了两圈也没找到郑局长,急得逢人就问:‘郑局长在哪了?’最后,有人指着远处说:‘那个拿打坑机打坑的就是。’看着一身泥水的郑西山,这个人说:‘他就像个农民,不问哪能找到了!’”

  魏文斌说,2016年5月,一闸管理所所长郭建平带着职工给竹柳林浇水,5个人6台泵,河道两岸总共28公里,浇一遍得一个月。几个人天天在日头下劳动,脸上褪皮,迷彩服成了硬壳壳。有一天收工后,郭建平累得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第二天,他悄悄去了医院。检查完医生说:“你得了胰腺炎,晚来几天连命也没了。”

 

听说水位超过了警戒线坐大巴回磴口的他跳下车就往回赶

  魏文斌和另外两名同事的主业是测流量水、输配水、巡查堤防,安全责任重大,不能有丝毫马虎。魏文斌等3人24小时观测水情,有变化随时上报。一闸是总干渠的第一大闸,河道最宽、水量最大,安全责任最重,一旦出了险情,全线都难以控制。水情不稳时,他们每隔2小时得上报一次。即便这样,他们仍不误植树造林。

  2015年年初,正值流凌分洪。一天,魏文斌下班坐大巴车回磴口,走到半路接到电话:“单位突然停电,水位超过警戒线。”魏文斌赶紧让司机停下车,跳下车就往回赶。回到单位后,发电机怎么也打不着,魏文斌急坏了。怎么办?大家一起试着维修。经过努力,发电机终于修好了,确保了输配水安全。

 

 “植树造林大会战,让我们相识相亲”

  “总干人植树造林的故事,三天三夜也讲不完。”魏文斌激动地说。

  每逢植树造林大会战,总干局全体干部职工都在一起劳动,不相识的也都相识了。魏文斌说:“就拿我来说,过去光管调水,其他管理所的人认识的很少。每次大会战,都是集体行动,渐渐的,大家就都认识了。过去,有些职工不认识局长。现在,不要说职工都认识局长,连我们局长见到职工也都能叫上名字来。还是我那句话——总干人染绿总干渠,两岸竹柳连起‘一家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