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毛衣毛裤的记忆

发布时间: 2017-11-15 10:06   作者:王文霞(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我在外甥女的朋友圈里看到她写的一段话:今天骤降的气温让人有点儿猝不及防。晚上带女儿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突然问我:“妈妈,这样的天气穿秋裤有点儿冷,穿棉裤有点厚,你说还能穿什么呢?”嗯,保暖裤?毛裤?我想了想说:“毛裤。”“毛裤?那是怎样的一种裤子?”她好奇地问我。我告诉她:“那是妈妈小时候常穿的一种用毛线编织的裤子,里面得穿一条秋裤,外面再套上它,要不然会有点扎扎的感觉……”“舒服吗?”她问我。我说好像也挺舒服的,只是现在的年轻妈妈们很少有人会织那样的毛衣毛裤了。“哦——”她略带失望。

  对80后的孩子来说,毛衣毛裤是秋冬季节的标配保暖衣。我上了大学开始学织毛衣毛裤,学会后,几乎再没上过晚自习,每天晚上都呆在宿舍里,一边从一台小收音机里听包头电台的广播,一边不停地织。给父母织,给自己织,给小侄儿织。有一次,我给侄儿织了一件漂亮的毛衣,炫耀地挂在床头忘了往下取,被五十多岁、满脸严肃的宿管老师发现了。原以为会连累宿舍被扣分,结果当天晚上,那位老师专门过来向我讨教,说她也要照着那个样子给她的小孙子织一件。

  那时候的毛线有好多种,有纯羊毛的,有马海毛的,好像还有一种细细的叫开司米,其它的我觉得还好,就是那个纯羊毛的毛线织出来的毛衣毛裤有的就会有扎扎的感觉,尤其是高领毛衣,让人脖子痒痒的。

  我勉强算是个心灵手巧的人,结婚后,我的父母,我家三口人,还有至亲的亲戚们的毛衣毛裤、毛坎肩、毛帽子、毛手套都是我织的,薄的、厚的,开襟的,套头的,各种针法、各种花样收边我都能搞定。尤其是给母亲编织的那种对襟的、扣子两侧是对称的花边的红色毛外套,羡煞了村里的婶子大娘们。毛裤织起来相对简单得多,只有薄厚之别,样式千篇一律,但毛衣毛背心之类的就要不断创新了。穿在里面修身类的毛衣,样式相对比较简单,还有的毛衣是当外套穿的,样式必须时尚。起初我只用一种颜色的线,这样扭一种麻花,那样弄一种菱形块来组成各种样式;后来用几种颜色的线混搭组成各种花样;再后来先用一种颜色的平针织出来,再用其它颜色的线在上面缝制图案……

  刚成家那几年,每逢过年,我跟夫很少买新外套,但每人必有一件我织的新毛衣。尤其是给我自己织的毛衣,我都是照着同事从商场里买来的毛衣的款式织的,穿起来“美美哒”。

  刚开始,毛线是那种“长绳”式的,织前得先把它们绕成团。有时夫用两个膝盖撑着,再用手团绕;有时我用胳膊撑着,夫团绕。然后,这一个个毛线团在我织的过程中一点点变小,一件件花色样式不断翻新的毛衣在我的一针一针中成形。也有织错或漏针的时候,偏偏是你织了比较长的一段距离才能发现,不得不拆了重新织。这种情况极其影响人的心情,每逢看到我埋着头、黑着脸拆毛衣时,夫便小心翼翼的,不敢招惹我。

  有时候,大人们的毛衣毛裤旧了或磨开线了,我就会把它们拆了,把毛线洗干净,加入其他颜色的毛线再翻新一下,变成一件新的彩色条纹毛衣。

  那时候,下班后的闲暇时间,我几乎都在织毛衣。看电视时织,做饭的空当儿也在织,为此,不知烧糊多少顿饭,招来夫多少埋怨。

  此时,我用冻得有些僵的手在键盘上敲击着上面的文字,但想起那些年那些温暖的毛衣和毛裤以及一家子一起团绕毛线时的场景,还有那一针针编织在毛线里的爱,心里突然特别温暖。

  有些回忆,会根深于渐行渐远的岁月里,温馨而甜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