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发布时间: 2017-12-06 09:33   作者:李志平(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气温下降,秋,一夜间便来了。昨天大地还是绿色的,今天大地的主色调便成了黄色,庄稼黄了、树叶黄了、野草黄了……城里人添了衣裳,匆匆行走在大街上,对秋的到来似乎有些漠然;农村人高兴地开着四轮车到地里割向日葵、扳玉米棒、打无壳葫芦……头上冒着汗,身上穿着件薄衣衫,从早干到晚,饿了狼吞虎咽吃口馍馍,渴了咕噜咕噜喝几口凉水,生活就这样简单,秋收就这样紧张,农民的脸上时时溢着笑。

  夏收的紧张也就几天,而秋收的紧张却是一个多月,弟弟打来电话催我回去帮忙收秋,于是我翻出家里最旧的衣服穿上,回到农村。

  家乡的秋天一切都是熟悉的,路是熟悉的,渠是熟悉的,树是熟悉的,那耕耘过数年的土地更是熟悉的。捧一把新耕的泥土,如同嗅到了慈母的气息;摸一下硕大的向日葵盘,又仿佛回到了童年。每年秋天回到家乡,我都心情激动。丰收的九月,我侧耳倾听,总会听到已经成熟的庄稼摇摆梢头与微风摩挲、与蜂蝶嘤嗡的声音;我凝神眺望,总能看到原野上辛勤的村民弯腰低头挥汗收获的景象。

  我每每为一辆辆拉满玉米棒、向日葵盘的四轮车经过的情景激动;每每为村民劳累一天乘着夕阳、顶着余晖略显弯曲的背影感叹。秋,是黄色的季节;秋,是沉甸甸的季节;秋,是充满希冀的季节;秋,是累垮骨架的季节;秋,又是一年四季的总结。

  和我一起长大的村邻,从来到人间发出第一声啼哭起,黄土地就给他们打上了胎记,秋风感染了他们的情绪。在这片黄土地上,他们开始了生命的延续,一年一年,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前几日下了场大雨,院里的向日葵盘发霉了,我骂老天:“庄稼需要雨时不下雨,老秋天不需要雨了,却下雨了。”村民不管这些,踏着泥泞,依然笑呵呵地收秋。他们告诉我,雨,一年三季伴随着,雨后,不要看脚下的淤泥积水,要看阳光和蓝天白云。是啊!同样是下雨,村民的心态和我的完全不一样。

  庄稼收完了,我回到城里,妻子说公园的秋景很美,于是我们和儿子、儿媳一家四口奔公园而去。这天是周末,公园里人头攒动,都是来欣赏秋景的。同样是秋,村民眼里的秋是丰收,而市民眼里的秋是色彩。但见公园里的火炬树树叶全是绛色,在树下照张相,人的脸色也被映衬成粉红色。火炬树就和它的名字一样,是活脱脱的大火炬。春夏它的叶子呈嫩绿色,秋风一吹,秋霜一打,气温一降,转眼间它就变成了火红色。红红的火炬树在秋风中来回摆动,还时不时有叶子飘到空中,与风共舞。火炬树鲜艳美丽的身姿,在或黄或绿的其它伙伴面前是多么耀眼,多么威武,叫游客不得不由衷地敬仰和赞美。

  看过火炬树,一道小渠陂上两行金叶白蜡树呈现在眼前。它们通体金黄金黄的,透过直射的阳光,它们椭圆形的叶子的脉络清晰可见。微风一吹,叶子就像一只只金色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落在金叶白蜡树下的片片黄色的树叶,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色的地毯。

  站在两行树中间远眺,数百棵金叶白蜡树相互捧场、相互映衬,更加艳丽夺目。站在中间照张相,近景是人,远景是树,树衬托着人,人衬托着树,形成一道相得益彰的美丽风景。

  公园里五颜六色,红黄是它的主色调,而垂柳的叶子还是绿色的,我知道,它是在陪衬着火炬树和金叶白蜡树,从而形成这五颜六色的景象,让游人目不睱接。

  我喜欢秋天,既喜欢田野的秋天,也喜欢公园的秋天。秋天来了,天更蓝了,太阳是那样明亮,云是那样悠闲,看着田野的秋,再看公园的秋,心情也变得舒畅起来。

  深秋,田野变得安静了,树也放下了叶子,它让人的心在平静中积蓄力量。春天一到,芳华依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