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风景这边独好

发布时间: 2018-03-07 09:02   作者:余翠荣(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看到这首诗,有没有感觉很亲切?我有。

  2000年刚开始上网那会儿,每次有外地网友问我是哪里的,我回答巴彦淖尔,对方说不知道,我就赶紧把这首《敕勒歌》奉上。

  如果对方还不知道,我就会通俗地、不厌其烦地详述。比如,这里有蜿蜒而过的黄河,有巍峨挺拔的阴山,有烟波浩渺的乌梁素海,有苍茫延绵的乌兰布和沙漠,有广阔无垠的乌拉特草原,有阡陌纵横的河套平原……

  我是个没什么耐心的人,唯独介绍巴彦淖尔的时候非常有耐心。

  最不爱听这句话——风景还是南方的好,青山绿水,咱这里,有什么看头。我总反驳,你眼里无景,是因为心中无物。大漠、长城、阴山、草原、黄河、戈壁、飞雪……这些还不够你热血沸腾、心潮澎湃吗?

  毕竟,“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意境在这里,“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的沧桑在这里,“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的气魄在这里。还有比这里更能体现“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的雄伟景象吗?

  江南水乡的空灵飘逸的确美丽,但塞外的苍凉与悲壮,带给你的是截然不同的感觉。

  可以这样说,南方是曼妙的,北方是雄浑的;南方是水墨画,北方是岩刻;南方是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北方是奔腾翻滚的黄河;南方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北方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巴彦淖尔,如同一本古朴的书,翻开这本书,历史的痕迹跃然眼前。这里有建于光绪年间、西部最大的红教寺庙——阿贵庙;有“映光书汉奏,分影照胡兵。流落今如此,长戍受降城”的汉受降城——新忽热古城;有“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的汉代通往漠北之要隘——鸡鹿塞;有逶迤阴山之巅,苍莽壮美的秦长城;有始于秦汉,兴于晚清,具有两千多年引黄历史的古老灌区——河套灌区。

  常有外地的朋友问我巴彦淖尔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他,是蒙古语“富饶的湖泊”的意思。

  是的,在这6.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湖泊星罗棋布,犹如一颗颗珍珠洒落在大地上。每到夏天,到处都是银光朗映,水天一色,为苍凉的塞外增添了无限生机。

  人们常说,熟悉的地方没有景色。对我来说,巴彦淖尔的山山水水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可是每一次面对,我依然会被深深地触动……如果我是画家,只这一片土地,就足够我画一生的了。

  有句话说,不出茅舍,不知天地之广阔,不到边塞,不知世界之辽远。如果你不曾到过巴彦淖尔,你又怎么会懂得塞外的美丽与风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