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家乡的冬天

发布时间: 2018-03-07 09:02   作者:张亘阳(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我的家乡临河位于北纬40度,是地地道道的温带大陆性气候,这里四季分明,漫长的冬季让我们对这特殊的季节有着特殊的感情。

  家乡的冬天从空气到大地都有一种清爽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其他地方没有的。寒冷使所有的动物都缩成了圆球,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的猫、枝头栖息的鸟、卧在柴草堆上的哈巴狗,都把自己的毛一根根地竖起来抵御严寒。

  这次回家的感觉是房子变矮了,亲人们的脸上多了皱纹,但亲情却时刻围绕在我的身旁,让我感觉毫无冬日的寒冷。

  小时候,一到冬天奶奶就要做棉裤。里面是新棉花,外面用各种不同颜色的布一块一块拼起来。小孩长得快,棉裤穿一年就小了,年年得重做,但奶奶不厌其烦。我每年冬天都能穿上奶奶做的新棉裤,样式还一年一换。奶奶做的棉裤特别合身,特别保暖,即使在外面奔走一天我也不会感到有什么凉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奶奶就不再做棉裤了。

  每次下雪,我高兴得就像收到了上天给我的礼物,爱懒床的我会早早起来,感受忽明忽暗灰蒙蒙的天色。我和小伙伴在雪地里自由自在地嬉戏、欢呼,我们天真烂漫地遨游在天地之间。如今,儿时的那种感觉早已不知去向,不过还好,还有那村落站在远方等着我,等着我的身影,还有那无尽的回味。

  快过年了,又到了人们购买各种年货的时候。储存在地窖里的萝卜红薯白菜已食用过半,梨依然清甜,只是因长时间没有见到阳光,绿色的梨皮变为了黄色,同时有一种特殊的泥土芳香。过年的时候,那些梨啊什么的都被端到了餐桌上。

  岁月如梭,时光飞逝,现在的冬天已经不是那年的冬天,那年的感受早已不在,只有浓浓的回味在心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