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人亲人

发布时间: 2018-03-07 09:04   作者:李志平(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字体:↑大 ↓小

 

  最亲的人一个是生自己的人,另一个是自己生的人。

  从我记事起,生我的人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时间一长,我习以为常。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一年年长大,二十多年我从没感觉到家庭的重担,生活的繁琐。

  生了儿子,母亲便在我家常住,为我们带孩子。虽然操心无数,但母亲脸上常常洋溢着笑容。每当我们回到家,母亲总会把儿子一天学的本事给我们复述一遍,炫耀一番,从母亲的脸上,我读出了天伦之乐。

  儿子上小学后,我们每天帮助他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又让他预习第二天要学的课程。母亲这时总是念叨:“娃娃多大大,书包十几斤,留的作业那么多。”妻子怕儿子受奶奶的影响而不好好学习,常在背后对我说:“你和妈妈说说,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娃娃应该鼓励。”我知道她望子成龙心切,赶紧附和上几句就过去了。

  一天,晚上十一点了,儿子还没做完作业,母亲从客厅到书房来来回回好几次了,儿子也昏昏欲睡了,我俩坚持让儿子完成作业再睡。母亲受不了了,冲进书房大声责问:“你们是不是亲爸亲妈,娃娃快累死呀,你们还不让睡?”有奶奶撑腰,儿子“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诡异地笑着,扶着奶奶睡觉去了。

  妻子的抱怨在所难免。

  一次,我出差几天,等我回到家,家里早已天翻地覆了。

  话说有一天放学后,儿子和同学去公园玩儿,玩儿上了瘾,早忘了时间,天黑了才回到家。妻子在家里早已怒发冲冠,逮住儿子就是几脚,儿子大哭。母亲看到孙子被打,早已心疼不已,三言两语便和妻子吵了起来。妻子也不示弱:“我的儿子我还不能打?”儿子这时早已不哭了,可是母亲却哭成泪人:“你儿子你能打,我不管了,你打个哇,我走!”于是,拿上自己的衣服走了。

  我回来后,妻子和母亲都给我诉苦告状,我安慰完妻子再安慰母亲,倒像是我犯下了滔天大罪一般。

  星期日,我带着儿子强拉着妻子到母亲那儿吃饭,母亲余怒未消,脸不展活,妻子心绪不佳,绷着个脸,我在中间尽力说和,总算没有引起“战争”,勉强过了个星期天。

  后来我知道,妻子到单位和几个姐妹诉苦,痛诉各自对婆婆的“深仇大恨”,而母亲和几个姊妹交流了媳妇难伺候的“心得体会”。

  我明白了,儿子是婆媳战争的焦点,溺爱是这场战争的引线,望子成龙是这场战争的导火索。我处在这场战争的中心,是躺枪的对象。

  我劝母亲,母亲说我是娶了媳妇忘了娘;我劝妻子,妻子说我亲你妈还娶老婆干甚了。这时,我总是想起家里用过的风箱。

  亲不记,亲不记,几天后,母亲又来为我们接送儿子、做饭,还捎带养花,但是,买回来的花没有活过半年的,因为只要看到土干了,母亲便浇水。一天,妻子悄悄和我说:“这几盆花又快到生命的终点了。”我示意妻子声音小些。睡在床上,我在妻子耳边说:“花浇死了,咱再买,只要家里和睦我便谢天谢地了。”

  这天,二姨家的儿子要结婚,二姨催着让母亲去多住几天,正值暑假,不用接送儿子,我便把母亲送到二姨家。

  二十多天后,母亲回来了,看到家里原来蔫头耷脑的几盆花都长出了嫩芽,君子兰还开了花,母亲高兴地问原因,我说:“从你出门后我们再也没有给花浇水。”母亲坐在沙发上很久没说话,好像在悟着什么。妻子反倒露出了怪异的笑容。我抓住机遇,看看这盆花,看看那盆花,看看母亲,又看看儿子,意味深长地说:“过分呵护何尝不是一种伤害啊!”

  从那以后,母亲只管接送儿子,为我们做饭,教育儿子的事交给了我和妻子。

  我们每天回来饭便做好了,一家人坐在一起,边吃饭边聊天,当然这时儿子是话题的中心。

  一天,妻子搂着我的头,深情地说:“你妈是天底下最好的婆婆。”说完,狠狠地亲了我一口。

  我也不失时机地说:“家是讲爱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妻子频频点头。

  母亲也和她的几个姊妹分享同媳妇相处的心得,满脸得意的神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