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家中的福星

发布时间: 2018-03-14 08:34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社    【字体:↑大 ↓小

  父亲没有得老年痴呆症之前很古板,比如抱孙子,从来不在人前抱,要是被人看见了,就绷起了脸。说话更是干巴巴的,像读政府公文。

  我今年回去过年才发现,父亲人变得风趣起来,会和我们开玩笑了。比如他想喝酒,知道大家反对,就笑眯眯、慢悠悠地用话逗我们“想不想喝酒”。见我们抢红包热闹,就笑着说,你们就那么爱钱?掏出钱来说,谁要,我给你们,省得夺红抢黑的,就满地追着给我们分钱。

  父亲说话就说对缝缝话。比如,我的外甥女问我母亲,姥姥,你那时候咋想起个找我姥爷的。我父亲很神气地一仄棱脑袋说,哼,我那时还不想找她呢。哈哈,这话在以前他绝对不会说的。三姐和外甥就找对象的事说着说着吵起来了,我们从旁劝架,好不容易让母子俩消停下来。一家人正气闷着,父亲笑眯眯地抿一口酒,慢言慢语地说,怎不吵了?再吵呀。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起来,才恍然明白,以前在屋里坐不住的父亲,在饭桌后面静悄悄地坐了一上午,喝着小酒悠闲地看我们吵闹!

  有时我无意间瞥见他把饮料往酒杯里倒,这才知道,他把酒悄悄地装在了饮料瓶里!四姐笑着讲起一件事来:父亲屙了裤子,回去后母亲骂他咋不夹着回来大便。他笑着说,谁知道今天路就变远了呢?本来不记事的父亲,偏偏还记着这件事,一本正经地说,那天就是路变远了,从晒阳阳的地方到回家的路他知道能走多久的。我们正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着,父亲忽然举起他攥紧的拳头晃着说,我身体好着呢!他们都不如我,我出去了就和他们摔跤。还做个摔跤的样子。我姐赶紧说,你可千万别这样,你摔着了怎么也好说,你把人家摔坏了,就给我们寻下做的了。

  在姐姐们的七嘴八舌里我才知道,父亲忽然爱和小区里的老人们摔跤。有一次,他笑嘻嘻地上去抓住一个拄拐棍的老人要摔跤,还笑人家,七十多的人就这样了,看我。老人一个趔趄,恼了。跟着他的外甥赶紧给人家说好话。我父亲却笑话人家不识耍……

  一家人一边说着父亲的趣事一边笑。家里其乐融融。我忽然明白,家里没老人,就和家里没小孩一样,少了天伦之乐。而这种天伦之乐是通过替天真烂漫的他们操心这种方式表现出来的。在替孩子的操心里,你会陶醉在父爱母爱里——我想,没有一个母亲在给儿子缀扣子时不是嘴上骂着,心里笑着;我想,没有一个父亲给打架的儿子去善后时,不是嘴上给人家赔不是,心里却笑着。在对父母的操心里你会陶醉在孝顺里——我想,没有一个女儿在给老父老母洗衣服时,嘴上数说着父母穿衣不拼对的话,心里却是嗳溶溶的;没有一个儿子在给老父老母准备吃的时,在说父母不忌嘴的同时,心里是笑吟吟的。我进一步想到,家中有小孩,你才知道你是怎么从一尺长长成七尺大汉或者窈窕淑女的,家中有老人,你才知道疾跑溜逛的你,也会有连门都迈不出去的那一天的。就是说,家中有小,让你明白你从哪里来;家中有老,让你明白你要到哪里去。这一小一老让你感悟到何为生命,感悟到“老吾老,幼吾幼”。当你说,我想让儿子怎么怎么,我可不想让儿子像我一样怎么怎么时,你己经从小的身上受到了启迪。当你说,我老了怎么怎么,我可不能像父亲怎么怎么,你同样从老的身上受到了启迪——这一老一小就是家中的福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