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打金枝》的艺术内涵

发布时间: 2018-04-17 07:48   作者:邢 秀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春节前后,市文联开展多项文化惠民活动,特别是组织市歌舞剧院的晋剧演员深入到基层演出晋剧传统剧目《打金枝》,让广大民众特别是老年人享受了多年不遇的文化大餐,同时也印证了晋剧历久弥新的艺术魅力。

  由于幼年生长环境的耳濡目染,我也是一个晋剧爱好者,《打金枝》看过多遍。且不说老一代艺术家丁果仙、牛桂英录制成电影的《打金枝》,就是三十年前晋剧皇后王爱爱和著名须生曹菊梅联袂在巴盟影剧院演出的《打金枝》,我也有幸观赏。这次在老干部活动中心我又认真观赏了此剧,感悟更深。

  据了解,参加此次演出的主要演员和文武场的乐师们大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巴盟艺校晋剧班毕业的学员,年纪均已到知天命之年。当年他们刚毕业就加入巴盟晋剧团,登台献艺,得到了很好的实践和历练,可惜好景不长,盟晋剧团在2000年初的文化体制改革中撤销,人员分流退转,各奔东西。

  时光飞逝。由于对晋剧艺术的挚爱,目前已担任市歌舞剧院副院长的赵瑞新不忘初心,重拾旧艺的梦想一直萦绕脑际,不能释怀。于是,她又将当年的同事组织起来,自费采买了行头道具,业余时间认真排练,邀请名家指导,抽空到外地观摩学习,硬是在短时间内找回了自我,成功地排练出了《打金枝》《算粮》《下河东》等晋剧传统剧目,其中《打金枝》最受广大观众欢迎。

  饰演唐代宗的赵瑞新系晋剧世家出身,其父“玉眼黑”曾是红星剧团著名黑头。赵瑞新的表演逼真帅气、落落大方,扮相沉雄儒雅,有帝王之态,唱腔圆润刚劲,发音坚实洪亮,咬字清晰纯正,气息运用自如。金枝女的饰演者张瑞香来自晋剧之乡平遥,她扮相姣好、活泼伶俐,眼睛大而有神,唱腔韵致分明,表演准确生动。饰演郭暧的韩晓琴扮相英俊挺拔,风流潇洒,表演细赋充分,行腔高亢遒健,华丽婉转。饰演沈后的雷秀梅扮相自然老练,表演扎实沉稳,行腔流畅,快中有慢,气口得当,大段唱功,中气充沛。饰演郭子仪的王军,表演刚柔相济,声情并茂,善于刻画人物性格,嗓音洪亮苍劲,吐字清楚,韵味浓厚,作派舒展大方。

  《打金枝》是个真实故事,唐代赵磷《因话录》与《资治通鉴》均有简单记载。该剧说的是唐代宗时,汾阳王郭子仪寿诞,七子八婿前往拜寿,唯有六媳升平公主持贵不往,郭暧席间遭兄弟戏谑,回宫怒打公主。公主进宫向父母哭诉委屈,郭子仪绑子上殿请罪,代宗念及君臣大义,赦免郭暧,加官进爵,后经沈后解劝,小两口和好如初,把一出宫廷矛盾“平民化”处理,举重若轻,强调和谐,具有深邃的哲理和思想性。

  首先从哲理与人伦的角度看,我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以儒为根,民间文化更是注重传达这种感人肺腑的人伦感情。《打金枝》中,我们能更加明显地发觉这种人性美的价值。从小方面看,这部剧展现了两个家庭的关系,从大方面看,实际是对家国关系的思考。

  郭子仪作为历史有名的忠臣,力挽狂澜,助李唐王室复国,受儒家人伦观念的影响,忠君即爱国。所以,当家庭矛盾涉及伦理纲常时,郭子仪表现出作为人臣顾全大局的气度,没有计较个人得失,他功高盖主而又能善始善终,这一点我们不得不佩服其中的智慧和个人修养。而唐代宗作为君王,不忘臣下之功,发挥聪明才智,从大局出发,巧妙而妥善地处理了这场宫廷矛盾。当年丁果仙带《打金枝》进京演出,毛泽东主席观看后说:“这出戏很有意义,唐代宗这个人虽然治国无能,却懂得干部政策,他处理家庭矛盾是有办法的。”总之,该剧从看似寻常的故事情节中,通过声情并茂的唱腔,入木三分的表达,以及人物内心的深情独白,将剧情推进到一个充满哲理之光的境界,“忠”与“孝”如何取舍,皇权与人伦孰高孰低,君与臣,父与子,夫与妻,男权与女权,诸多复杂的关系以及纲常礼法集于一剧,最后在皆大欢喜中落幕,将教化巧妙地融入艺术表达之中,值得我们深思。

  从艺术的角度看,《打金枝》合理的故事结构,恰当的人物关系,以及看似平实又极富情趣的故事内容,使剧情曲折生动,引人入胜,寓教于乐。更重要的是历经几代艺术家的传承洗练,成就了该剧很多典型的唱腔和经典唱段,如唐代宗“年轻人一时火性起”,公主“头带上翡翠双凤齐”,沈后的“在宫院我领了万岁的旨意”等,这些段子脍炙人口,使观众如饮甘露,舒坦至及。

  从它的观赏性来说,《打金枝》一剧在民间常被称作是亮演员、亮场面、亮行头,结局美满和谐团圆的吉样戏。一般都放在头天晚上演,也称头炮戏,戏迷和观众要通过观赏《打金枝》,看看你演员牌子响不响、行当全不全、降容强不强;看看你的文武场面,丝弦击乐水平高不高、精彩不精彩,能不能拿住人;再看看你的头戴服饰灯光布景档次高不高,好看不好看,家底厚实不厚实。总之,《打金枝》在戏迷观众心目中那就是“大年初一的饺子”,非吃不行。

  《打金枝》的音乐也非常美,该剧汇集了晋剧各个行当,各个流派及不同唱腔板式和众多艺术家的智慧,是集历史与现实、传统与流行,多种音乐元素于一体,并随着时代进步而不断繁衍变化,却又始终坚守其传统音乐精髓的典型晋剧音乐剧。在演出的一个多时辰里,丝竹声不断,随着剧情的变化,“紧煞矶”“剪定花”“青天歌”“四块瓦”“南瓜蔓”“凡凡六”“东墅吟”等十多个经典的晋剧曲牌依次推出,时而“大弦嘈嘈如急雨”,时而“小弦切切如私语”,常常会看到台下的戏迷,听得摇头晃脑,如痴如醉,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

  晋剧在全国戏剧剧种中排位靠前,占有一席之地。河套也属于晋剧的覆盖地,有很深的的土壤,有广泛深厚的观众基础。这一事实的形成我想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河套开发不到两个世纪,挖渠垦田大都是走西口的晋陕移民;二是傅作义主政河套时部下晋人居多,先后在绥西组建了好几个晋剧班子以满足各个阶层的文化需求。河套第一个晋剧班子《三盛班》成立于1936年,而影响最大、红极一时的《黄河剧团》成立于1943年,演员阵容强、演出剧目多,名演员李锦华扮相英俊,嗓音清亮,成了陕坝的剧坛明星,被傅作义称为“后套的梅兰芳”。建国后,杭后红星剧团、临河晋剧团,特别是巴盟晋剧团一直活跃在河套大地上,最多时全盟晋剧团数量达到8个,这些剧团经常在基层演出,为活跃地区文化、满足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作出了贡献。

  近十多年来,晋剧这一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基本上在河套大地消失了。一些上了岁数的人非常怀念当年“交流会、唱大戏”的情景,急切呼唤晋剧艺术的中兴。

  春风吹来万物苏。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提出“传承传统文化、繁荣戏曲艺术”像春风吹遍大地,吹进了戏剧工作者的心里,也吹进了老百姓的心里。我们热切地期盼晋剧这门艺术在河套大地再次繁荣,重新走进老百姓的生活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