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路的叹息

发布时间: 2018-05-16 10:21   作者:吴增士(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柱柱晚上来电话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阅读阿萍的长篇小说《圐圙记》。柱柱的声音有些不同往日。

  柱柱的声音有些慵懒,仿佛夏日阳光下的树叶,摇曳在似有似无的清风中。柱柱的话语简明扼要,一听就懂。柱柱说今天下午拉了一百多盘青椒苗,回到家一看,全散架了!原本准备今年种十亩青椒赚点钱,看来又要泡汤了。说完,柱柱叹息了一声。

  我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又缓缓吐了出去,烟圈在空气中慢慢飘散。我无法安慰柱柱,因为语言太苍白,不如不说,柱柱说的是青椒苗的事,归根结底是路的事。那条通往柱柱家的沙石簸箕路,是直接导致这么多盘青椒苗散架的凶手。

  去年四月,我第一次到红旗村见到柱柱时,他的微笑留给我比较深刻的印象,是个性格温和的汉子。特别是他的目光,灵活而又不失狡黠,似乎还有三分倔强。柱柱个子中等,头发微卷,话语不多,却时时处处彰显出精明与干练。从村民嘴中了解到,柱柱是个窟窟眼窍比较多的人,又勤劳能干,在农村无疑属于能人系列,这一切也成就了柱柱的富裕生活。然而,柱柱一直有一个难解的心结,就是房后那条悠长悠长的沙石路,看起来别扭,走上去心烦。柱柱说自家前几年种了几亩西瓜,喜获丰收,红瓤黑籽,甘甜爽口,可是拉到街上却卖不出去。为什么呢?过于颠簸的道路,让西瓜瓜瓤变得有些绵软。

  第一次见柱柱,就有特别好的印象,源于一杯茶一句话一张笑脸。短短几里路,开车颠簸着前进,似乎全身在做韵律操,到了柱柱家坐在沙发上还是感觉身上有点抖。柱柱递过来一杯热茶,微笑着问:“路上颠簸得咋样?是不是像抓痒痒?”看着柱柱淳朴的笑容,我倍感亲切,尤其是他幽默的语言,将坐车的感觉比喻成“抓痒痒”,显得特别生动形象。

  说起这条沙石簸箕路,村民们都打开了话匣子。小五说村两委曾争取过这件事,社员们也响应号召积极筹钱,准备新建这条致富小油路。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工程迟迟没有开工,最终无奈放弃了。小五领到退款时,莫名间恍然不知所措,他将退款摔在尘土轻扬的土沙路上,郁闷地喊了一声:“我要油路,不要退款。”小五说,农村没通上油路的委屈感,就像寄养在别人家的孩子一样,纵然心有千般委屈,却不知该对谁人诉说?老李岁数大一点,他回忆十几年前逢上下雨天,人就堵在社里出不来了。那时还是泥土路,现在铺了一层沙石,相比而言如今好多了。云凤说话前总是先微笑,嘴角上翘,话语含蓄。说到修路的事,云凤明显严肃多了。她说修路是大事,关系到娶妻嫁女,你想想这么糟糕一条砂石簸箕路,好闺女谁愿意嫁到这里来?柱柱言语比较简洁明了,像下雨一样,刷刷刷……就打湿了窗户玻璃。柱柱说,想致富,先修路。修不好路,什么也不说了,说什么也没意思了。

  一年多来,我们也想了一些办法,随着镇、村及帮扶领导的格外重视,中间甚至曾有许多小惊喜,然而……申请油路项目最终还是失败了。

  六点二公里的沙石簸箕路,至今依然是红旗人欲语还休的一声叹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