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枪”争一口气

发布时间: 2018-08-08 10:27   作者:谢鹤仁(磴口)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佛争不争一炷香,我不敢妄语,枪争一口气,我深有体会。

  现在的木工用一种新型的工具叫做钉枪。钉枪是在气泵所产生的气压推动下,把钉子瞬间打进木头。这种新的劳动工具代替古老的钉锤,速度快,钉不外露。但是,一台泵带的钉枪多了,气压上不去,钉子自然会外露,外露的钉子必须再用钉锤打进木头里去。再用钉锤,显然误时,费力。气泵泵气的时间是一分钟,气压充足的时间是两分钟,也就是说,钉一个托盘必须在两分钟之内,准确无误地钉完正反面十二块木板上的八十四枚钉子,才能保证每一枚钉子全部进入木板。如果这是一台用了八年的旧泵呢?如果不是两把枪,是三把四把呢?手脚利索的技工,一个冲刺就钉一个,手脚慢的,效率就大打折扣。而我们用的木板、钉子这些材料,一伸胳膊就拿到手里,就是在钉托盘的时候,眼盯的位置、手按的位置、脚站的位置,都是不容疏忽的细节,正所谓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争时间,争速度,就是同另一个人争气罐里的“一口气”,争到的趾高气扬,嘴里哼着小曲,争不到的垂头丧气,脏话、胡话骂了枪骂泵,骂完泵骂老板。争分夺秒,分秒必争,这些词就是为我们木工量身定做的。

  “一个槽头上拴不成两头叫驴”这句俗语,我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专门为我们这些不服输的男人量身定做的。这个六个人的小厂,我是唯一钉托盘的技工。有一天,突然从外地来了一个钉托盘的赵师傅,要在我的“一亩三分自留地”和我“争食”,尽管他很“帅”气,我的心里还是有气。我的狗狗第一个不欢迎,每天追着他“汪汪”乱叫,就是解手的时候也不放过。不过这小家伙很快就被“残羹剩饭”所收买,几天的功夫,便摇尾乞食,“奴才”本色一览无余。包括同住一室,肚皮担在裤带上的胖子,一瓶啤酒就背叛了我。唉!我得“男人”一点,“兄长”一点,比如,打扫室内卫生,提水这些活儿当仁不让,比如把钉好的托盘用叉车挑出去,再摞起来,有时也递上一根劣质香烟,外加笑脸。但是,钉开托盘一点也不含糊,绝对不让外来人鄙视。我年纪大了一点有什么?大不了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大不了不上网。很遗憾的是赵师傅这个少言寡语的“僵尸”,少食好酒,最多“激战”一个小时便汗流满面,每到这个时候,我便“女人”起来,而这个赵师傅“鬼”得很,就在我心软的时候,“啪,啪,啪”,一阵横冲直扫,我“名落孙山”自食其果,衰啊!他怎么能这样对我?

  其实我应该感谢赵师傅,因为他的加入,让我打破以往八十个的常规纪录,好几次突破一百,心里美得“那个楞里楞”。可我又高兴不起来,一方面是因为超常体力透支,休息不到位,常常出现眩晕状态,另一方面,坐下休息玩手机的时间被挤掉了,形同“失联”。戏剧性的是,昨天他说要回家,我心里挺忐忑的,是不是我把人家挤走的?他在,有人和我一争高低,累是累了点,却有成就感。他走了,我没有压力了,日子死水微澜。今天,我看到他一点也没有走的动向,人这种动物难以捉摸。看来这口气我争定了,而且是持久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