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枣林那边有学校

发布时间: 2018-09-14 09:59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我上小学的时候,从来不怕迟到,因为学校就在我家门前几十米的地方,而且我们住的房子也是学区和村里出钱盖的,自个儿只拿了少部分。因为父亲是这所小学的老校长,从建校到退休,没挪地方,整整干了20多年。

  学校周围除了密密的柳树夹杂着少许榆树、红柳、枸杞,就是一排一排花香果甜、惹人喜爱的沙枣树。走进校园,一行一行高大的白杨树历经风雨却始终保持蓬勃向上的青春活力。这些树都是父亲带领师生们亲手栽下的。

  8岁那年,我趴在学校的“泥台桌”念幼儿班,数数,数不到100,写拼音字母aoebpmf,写的就像“乒乓球拍子、化肥袋子”,一再被大哥嘲笑。休学半年,第二年直接上一年级,没想到又呆又笨、傻乎乎的我忽然变得聪明了,成了班里的尖子生。无论周考还是月考,只要考上100分,我就会拿着试卷跟妈妈要5分钱的奖励,这是妈妈答应过的。到后来,100分考得多了,妈妈的奖励就变得少了。

  那时,因自己学习好,父亲又是校长,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就变得骄纵起来,全然不把老师放在眼里。记得有一次,我上课捣乱,被老师拧出去罚站,我脑门一热,竟然抱起一块石头把教室门砸了一个窟窿。老师诈呼我说要开除我,我口出狂言朝他吼:你想开除我了,看我大(父亲的俗称)开除你的哇!

  还有一次,一个叫小薇的同桌女生穿了一对粉艳艳的袜子,被我看到了,心痒痒得实在不行,于是我就偷悄悄搞了点锅底灰,兑上水,趁她写字的功夫,我鬼眉溜眼藏到桌下,把人家那么好看的一双袜子糊成个黑片。小薇气得大哭起来,我非但没给人家赔礼道歉,还没皮没脸、不知羞耻地嚷嚷:“哎呀,我咋能遭逢上个你来了?”这不是明显犯贱吗?欺负人家女生,反倒有理了。

  就我这样,老师们还在尽最大的耐心和爱心迁就我、教育我,认为我只是顽劣得有点出格,不好管理。而身为一校之长的父亲却把我定性为坏分子典型,在全校大会上点名批评我的恶行。这叫我情何以堪?我真有那么坏吗?难道真像后来的妻爷爷对姑妈所说的那样:你三哥家的二小子,要是那好好,将来长大肯定有出息,要是那灰猴,就是个二茬土匪!真的是这样吗?咱们走着瞧。

  接下来的时光,我不受约束的多动症还在继续,爬墙上树、掏雀逮鱼、捅蜂窝、弹溜溜、扇纸片,一刻也不得闲。不过这些活动远没有打沙枣来得痛快。从初夏枣花金灿灿的绽放我就开始盼望。暑假的每一天,无论多忙,我总要抽空去看看那些沙枣树,转了又转,瞭了又瞭,一副依依难舍的样子。终于等到沙枣青果泛红的中秋,心中那个欢喜呀,真的是无以言表。那还等什么,赶快行动吧。最疯狂的是,进入隆冬时节,我还在打沙枣。天冷不怕,树高刺大不怕,手被扎伤不疼,棉衣挂破也不在乎,更过分的是,竟然把父亲给我新买的棉鞋划得面目全非,让母亲一补再补。那时候的我,没心没肺,每天挨骂,每天出去。面对沙枣树上那些酸甜可口的天然免费零食,我嘴馋得实在是管不住自己的腿脚。

  直到上了初中后,不知为什么,我的性格突然之间变得像个姑娘一样文静。爱学习、爱劳动,满怀希望憧憬我的未来。而就在此时,我遇到了我一生中最好的恩师——王军舰老师。他学识渊博,名字也响亮气派。他是我们新丰中学初三(15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他十分看重我,不仅提拔我为副班长,还把我的作文当成范文,让我在班里念,找机会让我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朗读。这些鼓舞人心的举措,激励我不断进步,复读一年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临河技校。两年之后的金秋,当红彤彤的沙枣再度挂满枝头的时候,我回到小学时的母校,以一个实习生的身份开始任教。

  第一学期,我代的是四年级的数学,虽然下了很大的辛苦,但由于自己教学经验不足、方法欠缺,加之长期的疲劳战(礼拜天给学生补课,每天下午拧住孩子们复习到很晚才允许回家),使得孩子们有点厌学,在年底全学区4所小学统考评比中成绩倒数第一,也就是孩子们常说的“坐红椅子”。第二学期,我代的是五年级语文,相对而言,这算我的强项,我教得有劲,孩子们学得认真,这回我是以全学区第二名的成绩送孩子们小学毕业的。之后,我被分配到乡政府工作,但那段教书生涯成为我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