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春天

发布时间: 2019-04-10 09:06   作者:高莉芹(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春日闲庭信步 (高晓龙摄于乌梁素海)

  

  春天到了,各种花次第开放,花的色彩与俏丽渲染了春天的蓬勃生机,也使人的精神受到了鼓舞。很难揣测,一朵花由花苞到花开经历过何等艰辛,才换来繁华锦绣。常听人讲:过一种禅意脱俗的生活,其方式之一就是驻足一朵花前,聆听花开花落的声音。这种格调令我向往,仿佛自己的繁缛俗气是因没有用心去聆听这种声响,于是乎模仿着站在了一树花前,支起耳朵使劲听,可最终也没有捕捉到那令人心情朗悦的美妙。有时怀疑自己虔诚不够,所以总是与美好错过。

  一树花开,装点了春天的曼妙生动,使自然界重新焕发出新奇、美好、活力。春花摇曳多姿,在春风的推波助澜下,聚集成花海,春天变得姹紫嫣红起来。

  故乡的春天来得慢一些,尽管枝头上聚拢了无数的桃红柳绿,可脚下的枯草如荒冢般拢起,绵延出冬的寂寞与深远,形成了视觉上的反差,使判断出现了失误,不知该如何安放情绪。就在恍惚间,一朵小黄花出现在荒草中,它亭亭玉立,毫不纤弱。它孤独地开在大地上,周围没有同伴。很难想象,它是如何穿破土层并坚韧地盛开。它用一种姿态平衡了我的内心,落差很快过渡为欣慰。荒草从心灵的疆土退却,从而专注于一朵蒲公英的生长、开花、结籽。

  一朵独居一隅的蒲公英,也许不是落单,而是选择了这样孤独的生存方式。有些孤独是生命的特质,在孤独中可以静静地思考生存的价值、意义。

  二

  一条河流在春天是不安分的,我多次一个人坐在河边,目送河水奔涌向前。河水在奔流的过程中,总是会受到束缚,即使想冲破道道屏障,但最终不得不自我妥协,因为这个世界没有随心所欲的舞台。

  生命如同河流,历经千辛万苦,沿途的风霜雨雪总会成为过往,每个人不得不遵循自然的法则,在滚滚红尘中,被带入激流,一路向前。

  面对一条河,如同面对亘古的深远。历史的沧桑既可以堆叠成断壁残垣,也可以融入江河湖海。而我们就是瞬间被湮没的一个雨滴、一粒尘埃。能够成为春天的一滴雨,倾尽所能,化作甘霖,润物无声。能够成为春天的一粒尘埃,落地守拙,滋养生灵。这样的一滴雨、一粒尘埃是生而有价的,也是幸福的。

  不必为成不了枝头花朵而气馁,更不必为成不了江河湖海而遗憾。生活除了形式以外,应更加注重本质,就如一滴雨、一粒尘埃,与河流、大地的本质是相同的,不因为渺小而改变。

  三

  前几年,每到桃花盛开时,总会招呼上一帮人去赏花。今年又到花开之时,却没有了之前的心境,只想一个人在花下走一走,不辜负、不打扰,任其明艳灼目。只是两相对照已无相映红的佳境了。我垂垂老矣,借花的艳丽来装饰一下生命的瘦骨嶙峋。

  桃花深处有一湖泊,湖边廊檐亭台,幽静少人。虽然缺少了一些人文的细节,但坐在亭台下,就会看到一棵树,开满了白色的花朵,倒映在水里。一些景致须在特别的心境下才能旖旎成诗、成画。如果湖边聚集的人多了,如诗如画的景致就可能被搅和成闹剧,这种现象已在很多景区上演,看风景的人成了主要风景,而风景成了配角。

  拥有一段独自享受的时光很安宁,独享一处特别的春景很奢侈,唯有如此佳境,心灵才得以放飞,飞得很高、很远……在渺远中,不仅相遇云霞,还会遇见滑翔中的飞鸟。

  四

  园林中的飞鸟是成群结队的,它们组成了阵势,就表现出了强大。强大了但不跋扈,彼此之间还能和谐相处,这是鸟类的宽厚。我的卧室外面常常只有一只鸟在鸣叫,我很难确定,从冬天到春天一直都在叫着的是不是同一只鸟,但叫声又使我确认是同一只鸟,因为那叫声短促而孤单。夜晚来临,它就在卧室外面叫起来,这也正是我读书的时候。每当听到它的鸣叫,我就无心阅读了,我怪它打搅了我。可它楚楚可怜的短促声讨,又似我影响到了它的入眠。本以为冬天过去了,它该回到另一个天地去了。没想到春天的夜晚它依然在我的窗外叫起来。

  时间长了,我们彼此都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偶尔它不鸣叫的夜晚,我的孤独感会被放大,直到它的叫声穿过窗户,回响在我的耳畔,我的一颗心才稳妥下来。

  这只陪伴我的鸟为什么不群居,而要独处?难道它也如我一样,不想让余下的生命过度消费在复杂与纠结中,于是寻找一处安静之地,让余生的心灵原野,如春天般青翠繁茂起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