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阴山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穿越阴山

发布时间: 2019-04-10 09:07   作者:田静玮(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巍峨阴山(资料图)

  我十多年前第一次来内蒙古,下车远眺的视线被影影绰绰的山脉阻挡,有人告诉我“那就是阴山”。

  远嫁在阴山脚下十多年了,无论走在路上还是在田间劳作,总会抬起头眺望,展开想象的翅膀,飞向那高低起伏、一眼望不到头的山脉。听说阴山那边是辽阔的草原,我想那里一定是碧草连天、风轻云淡的美丽画卷。于是,在彼此相望中,便对阴山有了一种情感,那种感觉就像小时候我总渴望走出故乡去看外面的精彩世界一样。

  这次跟几个朋友去乌拉特后旗捡石头,终于有幸穿越阴山,更近距离地感受了阴山,它就像草原上的蒙古族汉子,豪爽而明朗。

  车行驶至峡谷中,我们看到山就像被人用斧子劈开了一样,好像随时都会合拢,于是一种压迫感在思维里盘旋。望着车窗外巍峨突兀的山体,岩石袒露锋芒,那些石头悬挂在悬崖边上,让人觉得似乎稍有风吹草动它们就会滚落下来。山谷中寂静得甚至听不到一声鸟鸣,只有车轮转动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望着那幽深的山谷,我想,那里也许就是古时的战场。我的眼前仿佛有万马奔腾,厮杀声从耳边掠过,这让我想起了唐朝诗人王昌龄的诗句: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从这条山沟里进去,上了山就能看到岩画。”一位老师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的视线又转移到了有岩画的山体。我虽未亲临岩画跟前,亲手抚摸那些祖先遗留下来的艺术瑰宝,但那些岩画早已在我的想象中跃动起来,我感到那远古的生命脉搏似乎在山间“突突”地跳动、回响。从岩画上虎、熊、豹子等多种动物的呈现,我们可以推断当时阴山地区森林覆盖非常广,适合梅花鹿、恐龙等动物生存。那些历史久远的岩画,以拙稚、天真、简洁以及野性的艺术魅力,神秘的文化内涵,丰富大胆的想象特性,向人们展示着远古时代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原始宗教信仰,种族的繁衍生息等丰富的内容。

  仰望高耸的山脉,偶见如松树一样墨绿色的小树生长在石头上,同行的老师说:“那就是崖柏。”你不得不感叹崖柏的生命力是多么顽强!它们扎根于岩石峭壁之间,即使被呼啸的风撕扯得倾斜或扭曲,依然吸纳天地之精华,倔强地生长着,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真令人钦佩!它们的生命和阴山融为一体,给罕见草木的苍山平添了几分活力。据说崖柏每年只能生长头发丝那么细的一圈,一棵碗口粗的崖柏,需要长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崖柏的根雕不但是珍贵的工艺品,而且崖柏茶还具有许多保健功能。可见崖柏真的是阴山一宝。

  穿过阴山,视野渐渐变得开阔,天地也似乎为之一新。此时,感觉有种肉眼看不见的气流,在如此明艳的阳光中变幻着,将人的视野放大、延长,以至于让人急不可待地想寻找些什么。天空是那么广袤,深蓝如海,却从无一种海会那么深又那么平,这样的情境让人的心也变得广阔而平静。

  穿越了铁骨铮铮的阴山,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来到了另一个时空,将今生的烦恼、苦累与悲喜都留在了身后,那种整个身心放松的感觉真的是美妙至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