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金色童年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记忆中的金色童年

发布时间: 2019-05-30 09:1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资料图)

 

  童年似歌,歌里满是快乐的音符;童年似画,画里涂出缤纷的色彩;童年如烟,烟随时光悄悄流逝……

  童年的经历和体验,留给每个人难以磨灭的记忆。记忆里,每一个场景、每一个伙伴、每一次游戏依旧那么清晰——

  ——编者

 

我读小学的岁月

  □王有义(临河)

  我居住的小区旁边就是临河区第五小学。我几乎每天都要从学校大门口经过。每次看到孩子们穿着整洁的校服,伴着优美欢快的乐曲,迎着朝阳走进校园,我就会想到六十六前我读小学的岁月。

  一

  我是1953年入学,辗转了三个学校才完成小学六年的学业。

  小学一二年级,我是在临河三区西区口小学就读的。学校只有一排坐北朝南的房子,东头是一个里外间,里间是教师的宿舍兼办公室,外间是学生的饮水房。老师每天都会烧一大锅开水,锅台上放几个粗瓷大碗,让学生喝水。往西便是四间并不宽敞的教室了。教室的屋檐下用绳索悬吊着一个废弃的犁铧,每当上课或下课的时候,老师就会拿着火钩,有节奏地敲击犁铧,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教室里用土坷垃垒的泥台便是桌凳了。冬天坐在冰冷的泥台上,有的孩子会冻得尿湿裤子。教室中间是一个泥火炉,常常在刮过大风之后,老师会带着学生到前面的树园里捡拾被风刮断的树枝,烧火取暖。教室内一侧,一块比较平整的墙面刷上墨汁便是黑板,写在那上面的粉笔字,我们看得并不真切,好在那个时候班里没有一个近视眼。

  学校有两个老师,教四个年级的课程,这就是当时流行的复式班教学。一个老师教两个年级,一个年级上课,一个年级自习。当时,人们风趣地把只有一个老师的学校叫“独龙杠”,把只有两个老师的学校叫“二人台”。一位老师诙谐地表述当时的情境:“校长教员兼工勤,烧水煮饭带打铃;整天教学忙不停,夜晚单人伴孤灯。”不知什么原因,我读完二年级后,这所“二人台”的学校被撤销了。

  二

  1955年秋季开学,我转学到当时区公所所在地的光荣初级小学。

  光荣初级小学已经有个学校的样子了,有四排房屋,其中靠东南的一排是教师办公室。学校有六个老师, 至今我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王仲喜。王老师二十出头,眼角眉梢常挂着笑容,很少训斥学生。最难忘的是他给我们讲诗歌《咏鹅》。他说这是一千多年前七岁的骆宾王写的诗,让我们必须背会。诗只有四句,背会是不成问题的,只是懵懵懂懂不知什么是诗,也不知骆宾王是何人,只觉得好听好记,又能引起人联想。鹅,我是见过的,村北的一个邻居家那时就养着几只大白鹅。有人从门口经过,那几只大白鹅就会伸长脖子,“嘎嘎嘎”地叫个不停。渠里有了水,我也见过它们在水里游动。当时我总是在想,那个七岁的孩子,怎么就把鹅的乱叫说成是伸着线条优美的脖子向天唱歌呢?怎么就把鹅游水描画得又是“白毛浮绿水”,又是“红掌拨清波”,搞出这么多的色彩这么多的动作?后来我才知道,骆宾王为初唐四杰之一,是个文韬武略的大家,难怪七岁就能写出流传千年的好诗来。

  三

  1957年夏天,我从光荣初级小学毕业,考入陕坝镇北二街小学。

  陕坝镇北二街小学是河套地区一所历史悠久的学校,初入学校,眼界大开,一切都感到新鲜。校园、操场都很大,教室、老师、学生也很多,特别是校门正对着的教师办公室,建在近一米高的台基上,青色砖瓦,屋脊高挑,显得很有气势。只是学校离我家有九里之远,又没有住校条件。城里的学校上课早,冬天,母亲鸡叫头遍就起来给我做饭,再备好中午的干粮,父亲步走着送我上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这点感悟是我成为人父之后才体会到的。

  我的班主任是一位叫张翠云的女老师,圆圆的脸庞,齐耳的短发,清亮的嗓音,快捷的脚步,朴素的衣着,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干脆利落。她对学生的管理是严格的,我们班常常挂着学校“纪律优良”的流动红旗。有一件事情我永远不能忘怀。一天下午放学,大雨倾盆 ,城里住的同学陆续冒雨走了。我也脱了鞋子,卷起裤腿出了教室。张老师急匆匆地跑来,说学校刚开完会,不放心同学们,赶来看看。她对我说,你今天别回了,到我家吧,不然会被雨淋坏的。又问家里大人放心吗?我说放心的,我以前也有在外面过夜的时候。张老师带我回到她家,给我做饭,睡前还端来热水让我洗脚,第二天吃完早饭我们又一起回到学校。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城里人的家里过夜,而且是在自己老师家里,这是让我一辈子都感到温馨的一夜。

  1959年秋天,我考入杭锦后旗第一中学。

  后来听说张老师调到呼和浩特市工作。1989年,也就是我离开张老师三十年后,我到呼市出差,几经周折,找到了张老师 ,和她聊起我在她家里过夜的事,她笑着说:“不记得了。”

  读小学的岁月是我人生中最美好最难忘最留恋的一段时光。如今,我还常常想起教室里的泥桌泥凳;想起教我知识、对我关怀备至的老师;想起同堂上课、一滩放牛、兴趣相投的发小。真可谓:遥想当年感慨万千,喜看今朝春花满园。生于斯世,幸哉乐哉!

 

儿童节的记忆

  □龙文(五原)

  又到一年儿童节。回首童年,众多记忆再次浮现在眼前。

  现在的孩子,“六一”总是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开心度过。然而,我在学校过儿童节的记忆却有些模糊,反倒是学校活动结束后的记忆异常清晰。

  “六一”儿童节,学校组织开展的集体活动结束后,我们会拥有一个短暂的假期。老师一宣布放假,我和几个小伙伴儿就一溜烟地跑出教室,奔向那棵枝叶繁茂的沙枣树,然后每人选一个枝丫当作各自的领地,嬉戏玩闹,看蜂蝶戏花,听鸟儿歌唱……

  晌午,父母开始喊我们回家吃饭。这时,我们马上安静下来,悄悄地伏在枝杈上,却总也改变不了被找到的结局。被找到时难免会挨骂,在骂声中,我们迅速滑下树,跑回家。午饭后,我们会不约而同地躺下,静静地装睡,等到大人们都睡着了,下地,提着鞋,蹑手蹑脚地溜出去,跑到小树林中会合。挽一绺青草拔河;拔一根嫩芽钓骆驼(小洞里一种红头白身的小虫,背部驼峰状,我们称它为骆驼)……玩得不亦乐乎。

  儿时的“六一”总是这样度过。那时的我们无忧无虑、快乐无比!

  

遥远的童年

  □杨晓艳(杭后)

  “六一”儿童节临近,节日气氛浓厚,而我却有些茫然,在大脑深处不停搜寻那个天真烂漫、纤尘未染的生命最初。那段光阴离开我近四十年了,留存在记忆深处童年的影像已依稀难辨。

  童年时期,我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已很难回答,渐行渐远的时光已把许多往事沉在时间的河床上。

  我曾经寻遍我的所有书册,想翻找有关童年的物件,只在一本破旧的相册里找到一张小学毕业照。照片上那个瘦瘦的小姑娘,头发稀疏,挤在人群里傻傻地笑着。那明媚的笑脸就像开在生命深处的一朵小花,更像一束灿烂的亮光,点亮生命的底色,温暖着一段岁月。

  我小时候特别爱笑,常常笑得前俯后仰,没完没了。因为笑,常常被母亲训斥,叫我“傻丫头”。

  如今,那个爱笑的“傻丫头”已成了中年人,岁月磨砺后,不再随意笑了。站在儿童节的门槛前,寻找生命的最初,细数走过的路、认识的人,那些流走的岁月像手中的一把细沙,留存在手心里的除了温度,就是一大把的遗憾。

  人到中年,简单而沉静,常常站在光阴的高度回望过去的点点滴滴,无数的悲喜,无尽的温暖与忧伤像一幅淡雅的水墨画,一直挂在生命的一个角落里。

  成长,像一串挂在空中的冰糖葫芦,在可望而不可及的诱惑中,酸甜参半,苦乐交融。广袤的田野里,简朴的农家院内,我们是一棵树,是一朵花,是一缕风,是一株自由生长的野草,蓬蓬勃勃的成长里既保持着最纯真的生命原生态,也做着一夜长大的梦。

  然而,童年并不全是无忧无虑的时光,贫寒的生活加快了我们的成长速度,掏苦菜、割羊草、拾麦穗、洗衣做饭,力所能及的家务活儿早早地落在我们的肩上。记得十岁时,我就开始做饭,给割麦子的母亲送我做的烙饼。小小的我,一手提烙饼,一手提开水,走在麦田里,高声喊着“妈妈,妈妈,吃饼来。”母亲吃着饼,既惊喜又感动,一种成长的快乐在母亲慈爱的眼神中淋漓尽致地流露出来。

  童年是一片做了时间标本的绿叶,即便沧海桑田,也永远保持着生命的本色,它是根植于每个人生命深处最原始的温暖,是留在记忆深处最美丽的风景。在历经若干年的风霜雨雪后,我们总是以纯真的名义寻找指缝间的过往,以人性最原始的简单和静好寻找一片绿地,原来,它就在最初。

  童年就像一块璞玉,成长的路上充满了雕琢和打磨的声音,那声音里有希望,也有忧伤,更有渴望。

  一个朋友打电话来问怎么过儿童节,我无言以对。都已是两鬓染霜的年龄了,儿童节还是我们的节日吗?朋友说,买个皮球,从早拍到晚;找个结实的桌子,从上跳到下。就两句话,说得我泪眼朦胧。记忆的大门忽然被打开,如烟的往事掠过心头,无数的场景纷飞如花,翩然而至。拍皮球、跳皮筋、打沙包......童年,这些游戏总会给我们带来无尽的欢乐!

  人生就是一个圆,走着走着就走回去了。如今,我已步入中年,步入生命里又一个简单、平静的阶段,荣辱皆淡,悲喜不惊。突然想起了童年,想起了曾经经历过的那种简单。原来,童真,不是被我们遗忘在时间深处,而是被我们挤在了空间之外。

  儿时,心思简单,日子过得很慢,慢得始终等不到长大。现在,想着简单,可时间飞逝,早晨的太阳还没有看够,恍惚间,又得转向,看西边的落日。日出日落间,我们可以被世俗捆绑,但不可泯灭一颗童心。拥有童心,就拥有了幸福和快乐的源泉。

  童年,并没有走远,它幽居在心口最近的地方,时时提醒着我们,生命就是一汪纯净的水、一朵绽放的花、一缕自由的风……

 

快乐的儿童节

    □田静玮(杭后)

  六月的校园

  是艺术的摇篮

  被孩子们装扮成

  花的海洋

  五彩缤纷的浪花

  在阳光下跳跃着最美的旋律

  孩子们放飞梦想

  将心愿挂满树枝

  期盼结出丰硕的果子

  六月携着神奇的魔法

  只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大地

  祖国便盛开了万紫千红的花朵

  孩子们歌舞翩然

  吟诗诵词

  夜莺般清脆的童音

  流淌着节日的甜蜜与喜悦

  有一朵白云飘过来

  撒开了洁白的长裙

  为孩子们搭起一座凉亭

  有一缕柔风路过

  忘记了行走的脚步

  聆听孩子们的歌声

  童年的孩子是快乐的小鸟

  在求知的蓝天自由翱翔

  童年的孩子是朵朵鲜花

  在园丁的辛勤培育下

  

芬芳绽放

  □王腾威(杭后)

  鹧鸪天·忆童年

  犹记儿时稚嫩颜,

  风华三赋鹧鸪天。

  拾柴戏水掏猪草,

  捕鸟抓鱼滚铁环。

  朝辞别,暮回还。

  冬深潮湿冷清寒。

  富康难忘爹娘苦,

  滴水恩情报涌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