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草青青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艾草青青

发布时间: 2019-06-11 09:34   作者:菁茵(五原)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做凉糕、挂艾草、赛龙舟,这个节日承载着深刻的历史渊源,寄托着真挚的家国情怀。这个节日带给人们美食、美景,还勾起浓浓的思亲之情、思乡之情…… ——编者

   一片艾蒿映入眼帘,绿茵茵地抱团成簇,似是经人打理过的庄稼,长得齐齐楚楚。

  记得姥姥活着的时候,常常采集艾蒿,不是用它洗脸泡脚,就是熏蒸入药。

  生于中医世家的姥姥,相当于半个赤脚医生。在去世的前一年,年近九十的姥姥一字一句地让我记下了一个个治病偏方,其中就有艾蒿。

  一

  记忆中,姥姥一年四季都不闲着。姥姥的手特别巧,好像没有她不会做的东西。姥姥缝的盖帘非常漂亮,会蒸面人,会用红柳编箩头、用芦苇扎笤帚、用甜菜熬糖稀……

  最为神奇的是,姥姥会用艾蒿祛病。母亲说,他们兄妹几乎从不吃药,上火了,姥姥沏一杯艾叶水让他们喝掉;发烧了,姥姥让他们用艾叶水泡脚。端午节前后,在太阳未升起之前,姥姥会让姥爷割回一捆捆带露的艾蒿,摊在院里阴干,留在冬天用。闲暇时,姥姥将阴干的艾叶捣碎,搓成艾绒,将它们点燃后在穴位上进行艾灸。在那个缺衣少药的年代,姥姥用这些方法为孩子们祛除了一场场疾病。

  当然,艾蒿的用处远不止于此。姥姥将艾叶捣碎了和到米里,蒸出绿色的糯米团,透着清香味儿,煞是好吃。

  一年暑假,我随姥姥到田里摘菜。回家途中,姥姥的眼睛紧紧盯着地皮。路过一丛野草时,姥姥兴奋地将其拔出来,之后对我说:“你闻闻。”我凑到跟前,闻到了一股芳香,和姥姥屋里的味道如出一辙。姥姥说,记住,这个味道的草便是艾蒿,它虽然是寻常的草,却是有用的药。

  有一次去姥姥家,感冒发烧,姥姥先是熬了一碗姜汤让我喝下,然后又烧了一壶艾蒿水,让我泡脚。说来也奇怪,喝完姜汤,浑身热乎乎的,再用艾蒿水泡脚,温度从脚底升起,我开始出汗了。两个小时后,姥姥摸了下我的额头,如释重负:体温降下来了,没事了。自此,我喜欢上了艾蒿的味道。时至今日,我一直用姥姥教的法子为家人祛除感冒,屡试不爽。

  姥姥去世前一年的某天,在四姨的家里,姥姥煞有介事地让我取出纸和笔,她慢慢口述,四姨和母亲在旁边翻译,我记下了姥姥熟知的二十多个偏方。

  二

  每逢端午,母亲总会割许多艾草,一部分用来祛湿避邪,一部分则阴干储存起来。现在,母亲和我的家里还习惯性地存放着艾条、艾绒,以备不时之需。

  这是一种传承,也是姥姥留给我们的一笔财富。每每闻到艾香,每每看到艾蒿,我便会想到姥姥,她曾说,艾蒿是寻常的草,也是有用的药,只要人们需要,它便无私献身。

  幽幽艾香中,我恍若看到姥姥在青青的艾蒿丛中穿行,她踮着小脚,踏着露水,迎着朝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