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温暖而美好的时光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记忆里温暖而美好的时光

发布时间: 2019-07-10 09:0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杏子枝头 高晓龙 摄

  行走在时光里,总有一些遇到的人、见过的物、经历的事难以忘怀。一人、一物、一景都会勾起一段温暖而美好的记忆,依然感动。 ——编者

 

油糖烙饼

  □田雪瑞(前旗)

  去团结村巡线时,我被一阵熟悉且极具诱惑力的香味困住了脚步,不由自主地循着香味向一户人家的院子走去。这家的大娘正在厨房里烙油糖烙饼,熟悉的铁锅土灶、熟悉的酥色香气让我和大娘有了共同的话题。大娘知我是个巡线的电工,也不见外,将烙好的油糖烙饼切开,端了一盘给我,说:“快吃哇,师傅!庄户人家的吃食不要客气。”

  我已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吃这样的油糖烙饼了,只知道我的童年因为有美味的油糖烙饼的陪伴而变得更加美好。

  儿时,我在村办的小学上学。那时,春秋冬三季,学校都是一放学制,即上午九点上学,下午四点放学,中间没有午休和午饭的时间。中午要是饿了,就趁课间拿出自带的干粮来吃。油糖烙饼是大部分同学常带的食物。

  那时,母亲经常为我们烙这样的饼:捏几粒糖精溶于水中,与胡油、苏打一起和在面中,然后将面擀成一公分厚的圆盘状,再用刀尖在上面横着、竖着划出若干条斜线,使饼面上呈现出一个个规则的菱形块儿。灶内,麦草一一缕一缕地续着小火,待油糖烙饼出锅时,整个厨房都香气四溢。

  母亲为我们缝制的书包里有放干粮的夹层,每天上学前,母亲总会把油糖烙饼装袋放进我们书包的夹层内。那时装干粮的袋子不外乎是使用过的咸盐袋、奶粉袋。现在想来还是那时环保,一个袋子能重复清洗使用一个学期。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课间与小伙伴们蹲在墙下啃饼吃,要是谁没带干粮,其他同学也都乐意掰下一块与其共同分享。还记得有一次吃饼时,一个小伙伴奢侈了一把,从书包里拿出半洋瓶糖稀,大家争抢着将糖稀抹在自己的饼上,大口吞吃起来。此刻回想起来,还有比那更美味的吗?

  课堂上,我们总是禁不住书包里香气的诱惑。那时,油糖烙饼不只是果腹的干粮,还是美味的零食。有时掰一块放入口中,没被发现算是侥幸,要是被发现了,老师手里的红柳棍是不会顾忌什么情面的。那时的家长也绝对不会去找学校投诉或与老师理论的。母亲总会抚摸着我的抽痕,训斥我,要我以后好好遵守学校的规矩,听老师的话,然后再烙一张多放了些糖精和胡油的饼,装好,叮嘱我:“好好听课,下课再吃。”

  后来,去公社上了初中,过上了住校生活。校办的商店里各式面包、油旋、方便面等挑逗着我的味蕾,我开始排斥母亲做的干粮。临上学前,我会把母亲装在我书包里的油糖烙饼掏出来。这时,母亲无奈地再一次掏出手绢,翻出几元零钱,交到我手里。母亲叮嘱的话随着自行车的前行,逐渐消失在我脑后。宿舍里一群十几岁的少年看着武侠小说,吃着面包、油旋方才是时髦事、开心事。

  再后来去城里念高中、读大学,父母总是说,考出去不容易,城市花销大,不要委屈自个儿,该花就得花。我那时真是“听话”,从来没有委屈过自己。课下,我常和三五好友相约下馆子、泡酒吧、打游戏,理所当然地花着父母的血汗钱,根本不曾用心体会过父母土里刨食、架线挣钱的艰难。

  如今,我已成家立业,和妻过着月月领工资的平淡生活。母亲常说:“现在可是赶上好时代,有好条件了,要懂得知福、惜福、享福。”想想也是。儿时,家里水瓮里的水都是父亲从一里外的甜水井里挑回来的,想喝口热水,母亲得烧一捆柴火,拉动风箱,静待水烧开。这在当下都不是什么事。

  大娘烙的油糖烙饼如此美味,不免又多吃了两块,我谢过大娘,出了院门,拨通了电话:喂,妈,我们周末回去,到时就吃油糖烙饼哇……

 

感悟梁外

  □王德义(临河)

  十多年过去了,那年回梁外的记忆依然清晰。

  2006年盛夏,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携妻带孙和几个弟弟妹妹应东胜哥哥的邀请,踏上了去梁外探亲的路途。好像是年龄大的缘由,或者是想亲人的缘故,心情非常急切。还不到半路,又接到一个电话,东胜的哥哥说三代人在等待,要到大酒店相聚。我大为惊叹,到大酒店,三代人,看来梁外人是有钱啦!

  我们来到东胜城区时正值午时。鄂尔多斯高原的盛夏较为凉爽,趁着凉爽绕城区街路兜了一圈后,我们和亲人们相聚在颇有名气的威虎山大酒店。梁外和后套的亲人紧紧围座在摆满丰盛佳肴的两桌宴席旁,饮酒寄深情,盅盅杯杯情深意切。

  亲人相聚,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多数是第一次见面,稀罕极啦!年龄最长的姐姐已66岁,最小的孙孙和外孙也都八九岁啦,老姐姐热泪盈眶,小孙孙欢天喜地。这个叫舅舅,那个喊爹爹。侄儿和外甥都是成双成对的,赶上好时代念了大学成了才,两个都走上了行政工作岗位,还有几个当工人的,在小公司当老板的,除了老者以外,大多住进了装修一新的楼房,还购买了小汽车。想到我头一次到梁外,那还是改革开放的头几年,梁外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七沟八梁小杂粮,四野荒凉风沙大。那时,哥哥姐姐脸上带着忧伤,因为父辈当过地主,出身不好,总是觉得走不在人前。如今的哥哥姐姐过得都很幸福。

  迎来了亲人真是乐得不得了,两日里逛大街、进公园,走家串户还到成陵。姐姐伴着弟妹,手拉着手,朗朗笑声一阵又一阵。

  多年不见的亲戚总想让你吃得好一点,一席刚罢又一席。孩子们都已成家立业,见了亲人格外高兴,争相订餐。野外的手指红公鸡、现杀羊煮手扒肉等做得特别可口,梁外小吃拨荞面、沙盖稀粥、忽了儿饭也是别有风味。更有情趣的是,每到一处,不等客人坐好,马头琴声响起,蛮汉调、连四曲歌声悠扬。梁外人唱梁外调特别正宗,风味浓郁,句句动听。梁外人的热情好客和盛世赞歌融合在一起,使我心潮澎湃,浮想联翩,想到了父辈走西口的故事,想到了每次到梁外看到的巨大变化,感慨万千。

  谒拜了成陵话别时,我站在一个高高的坡梁上,再次深情地瞭望鄂尔多斯这片神奇的土地,真是富饶美丽,一派好风光!我凝视着一片生机勃勃的幼松林,望着正在松林里嬉戏玩耍的两个小孙孙,仿佛看到了梁外人绚丽多姿的明天……

  (注:梁外指今黄河南岸鄂尔多斯地段坡梁地一直到和陕北接壤的高原地。)

 

沙枣连心

  □刘文忠(杭后)

  小区的大路旁有一长溜碗口粗细的沙枣树,七歪八扭地站成两排。每到端午吃凉糕的时候,沙枣树开花了,香气四溢。

  我从小就喜欢沙枣树,更爱吃沙枣。

  春天,一阵风刮过,一场雨下过,整个塞外的杨树绿了,柳树吐絮了,连那苦菜芽芽也破土而出了。只有沙枣树最沉得住气,枝干不绿,叶子不展,往年被人打过沙枣的枝条伤痕累累,有的就要干枯了。家家户户的凉糕做好了,香甜弥漫在整个村庄。这时,沙枣树才悄悄地发芽苞吐花蕾,待所有的花开了才静静地伸展出绿叶。

  沙枣树开花与众不同,不张扬,可它的花开得时间最长,香味保留得最久。沙枣花没有梨花娇美,没有桃花俏丽,更没有玫瑰花那么妩媚,却最是质朴,蕴含着顽强的生命力,而且不管是小蜜蜂还是小昆虫来采蜜,一概欢迎。这就是品质,也是我喜欢沙枣树的原因。

  沙枣树的花期长,沙枣成熟期差不多有一个月。用不了几天,满树的沙枣花就变成了灰绿色的小枣,不注意根本看不见。米粒大小的沙枣几天就变绿,挂满枝头,还有的藏在树叶下,随风摇曳。

  当然,沙枣树最迷人的时候还是在深秋。

  深秋时节,满树的沙枣渐渐变成了红黄色,沉甸甸地在风中摇曳。嘴馋的我们根本就等不到沙枣熟透,沙枣刚变过一点脸,还是黄绿色的时候,就成了我们口中的佳肴。

  大集体时期,饿鬼一般的我们一把沙枣入口,卡在喉咙上咽不下去,憋得眼冒金星。这刚变过脸的沙枣又苦又涩,慢慢品味还有一丝酸甜,最重要的是有饱腹感。

  沙枣一天一个样,绿色的“宝石”慢慢地由青变黄,继而点染上了红。苦涩味没有了,我们吃沙枣也挑剔开了,专挑那颜色最红、甜度最高的沙枣来吃。

  沙枣的美味是我儿时最美好的记忆!

  沙枣树抗风沙,耐贫瘠,不需要精心养护,更不需要施肥。我那邻居二婶,每到秋天就会打下一口袋沙枣晒干,当零食热情地招待前来串门的亲戚朋友。每次去她家,我们一饱口福后,还要拿上一些,当糖果吃。

  我已经是快70岁的人了,沙枣树在我眼里,一年一度地开花结果,从未间断过。

 

家乡的杏树园

  □张少永(临河)

  我的家乡在大山的深处,那里有成片成片的杏树园。山里人家不懂得修剪,许多果树往往长不了几年就会死去,而杏树,随便一粒熟透的杏核,落地就能生根发芽。因此,家乡只有杏树园,没有梨树园和苹果园。

  每年春天,脚下的土地刚刚松软,杏花便簇团相拥、把豪情写满枝丫,一如坦荡的心胸,把红润的笑意嫁接于春天,将春天风神如画般的写意、时尚般的惊艳、诗意般的绚丽,舞动成斗艳的流光。嗅着香淡充盈的清气,满眼都是春的影子,满心都是诗意的华章。放眼山岗,坡上和坡下的杏树又有不同,但见满枝都是粉嘟嘟、娇嫩嫩的花瓣,初苞胭红,盛花如雪,沿干顺枝地流动着一骨朵一骨朵的粉粉白白,煞是好看。此情此景,不由得令人想把这芬芳永远定格在春天,把这气息镌刻在心田。

  杏花的花期很短暂,前后也不过十几天。当花瓣如雪片一样回归大地的时候,一片片绿叶再一次把春天妆扮,直到油绿油绿的叶子连成一体,吞噬了整个春天,夏天如约而至。站在树下,青杏像一串串的鞭炮,挂满了枝条,看着青杏,记忆中酸酸的味道由心底升起,口水忍不住地流了出来。还记得小时候,把青杏里的“小白仁”放在耳朵里,天真地等待它孵出小鸡。大麦黄的时候,杏子吃饱了阳光,逐渐由青变黄,阳光从叶子的缝隙中穿过,熟透的大黄杏在绿色中格外惹眼,掰一个黄杏,一壳的糖水,放在口中,舌下生津,回味无穷。

  杏成批成熟的时候,也是最累的时候,摘是摘不过来的,任意一场雨或一场风,地上就是一层。这样掉下来的杏品相不好,即便能卖也卖不了好价钱,便被掰开了晒成杏干;没有“受伤”的杏上市了,当然也是馈赠好友比较体面的“土特产”。杏核晒干后,会有很多商贩来收购,也有砸杏核卖杏仁的。上小学的时候,捡杏核、砸杏仁还是勤工俭学的一部分,记忆犹新。

  游子对故乡的怀念,往往源于一片景或者一段情,而深秋杏树叶子由绿变黄、由黄变红,阳光从树间洒下,杏林宛如斑斓的油画。踏着华丽的“地毯”,仿佛听到冬天的脚步声,望着瘦骨嶙峋的杏树,在诗与歌的光影里,我把乡愁悄然隐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