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启蒙老师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我的启蒙老师

发布时间: 2019-09-11 09:47   作者:张少永(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上小学的时候,大山深处的母校老师不多,民办老师有八九位,我的启蒙老师石金龙就是其中一位。第35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不由得又一次想起可亲可敬的石老师。

  石老师是从邻村调来教二年级的。当时,学校办公条件很差,教室也不够用。大队把一个生产队的队房腾出来,打通的两间做了教室,一个单间做了石老师的办公室、宿舍和厨房。石老师负责教语文、数学、音乐、体育、绘画等课程。平日除教学外,他还要照顾几个离家远的学生,周末才能回家。住在学校里,石老师吃得相当简单,中午吃高粱糕,晚上一般是玉米面糊糊,有时会在糊糊锅里煮几个山药,菜是从家里带来的或者家长们送的腌咸菜。

  石老师讲课非常认真,遇到理解慢的学生,他也不生气,而是给别的学生留好作业,再给没听懂的学生“开小灶”,直到他们全部理解。三年后,他带的班成绩全乡第一,有八名学生考上了重点中学。1986年秋假,已上中学的我和几个同学去了一次石老师家。黄土夯的院墙、四间窑洞,从小窗户透进来一点微弱的光,屋内显得特别昏暗,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石老师对我们说:“老师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朝一日,你们能走出大山就是我的希望。”后来,我真的走出了大山。再后来,我听说石老师成了家。

  1994年临近春节,我乘唯一一趟由市里通往老家的班车回家过年,在车上遇到了石老师。闲聊中,得知他还在“代课”,不过已调到了更偏僻的村子,工资还是很少,来市里是因为胃不舒服,刚在医院做完检查。他看到我包里有几本挂历,开玩笑说挂历一本得好几十元吧,这么多你要了了?我说都是单位发的,老师喜欢挑两本。没想到这次偶遇成了和石老师的永别。第二年秋天,石老师因为胃癌晚期,没能过了中秋节。那一年,他还不到50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