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火炉的记忆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生火炉的记忆

发布时间: 2019-11-08 11:02   作者:张少永(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我的童年和少年是在故乡的小山村度过的。

  那时,每年一入冬,母亲就买来麻纸,把每个窗户档上都刷上浆糊,用麻纸糊得严严实实。每天早上,玻璃上结着厚厚的冰花,有的像树林、有的像花朵、有的像动物。人们取暖主要靠火炕,有条件的买个洋炉子,要不就盘个土炉子。数九天,我们这些孩子经常不出屋,围炉取暖,最感兴趣的是在炉子上烤白薯、烧山药,或者抓一把黄豆、玉米在炉子上炒。

 

 

  炉子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烘烤衣物。冬天衣物洗了不容易干,孩子们的衣服又容易脏,可替换的衣裳却很少,所以父母只要一洗衣服,我们便早早地钻进被窝,看父亲将洗好的衣服拿到炉边一件一件烤干。为了方便烘烤衣物,父亲用粗铁丝做了个像大筐的物件,扣在炉子上面,洗的衣裳不多时就放在那上面,一晚上就干了。冬日清晨,我们常常被父亲弄炉子的声音吵醒。为了省煤,父亲一般会在头天晚上将炉子封上,次日早早地起来,扒出煤灰,重新生火。待炉火着旺、屋里渐渐暖和了,父母才叫我们起床。为防我们受凉,父母还会把我们的衣服拿到炉子旁烤,烤热一件让我们穿一件。现在一想起来这些事,心里就暖暖的。

  学校里用的都是洋炉子。轮到谁早上去学校生炉子,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柴火和玉米芯,另外还会准备三五个山药、两棒玉米和一些豆子。次日不到五点就来到学校,生着火后,下面烧山药,上面用小簸箕炒玉米,人缘好的还与别班生炉子的学生交换食物吃。饱餐一顿后,其他同学也就进教室了。有时生炉子不顺利,吃完了顾不上擦脸,一张大花脸惹得老师和同学们开怀大笑。

  三十多年过去了,生炉子的记忆依旧清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