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大地的精神解说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河套大地的精神解说

发布时间: 2019-12-13 09:03   作者:漠耕(前旗)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地域文化对诗人和作家的影响不言而喻。一个有文学成就的作家、诗人,恰恰是深深植根于地域文化沃土之中的稼穑。他们能够汲取地域文化的精神营养,深谙地域文化的精神密码,所以他们比非本地域作家、诗人更能够深入理解本地域文化的母性精神和生命特质。因为,他们的祖先生息在这里;他们的祖辈埋葬在这里;他们的生命已经深深融入这里。所以,地域文化是一个作家、诗人创作成长的最稳固的根基和最可靠的支撑,也是他们翱翔文学天空最重要的原动力与最强健的翅羽。

  一

  前不久,我拜读了索龙嘎奖得主、我市著名诗人高朵芬的诗集《一抹蓝》。作为“草原文学重点作品创作工程”的入选诗集,《一抹蓝》有着优秀的质地和深邃的内涵。其根植于河套大地深厚的文化土壤,是河套文化濡养培植出来的一株高挺的嘉禾。先来欣赏开篇之作——“有时,我与前世一样简约/如同摇曳风中的沙枣果/甚至不过生涩的绿囊而已/在故乡/触摸灵魂与体温……在大佘太镇/古老的城墙四处漏风/站在断壁残垣下/守望大地的麦茬/俨然如一张巨幅草书/铺向故乡深处……”《走不尽的草原,我用脚步丈量秋韵》;再看——“草原上,总以空旷相伴/生长着苍天般的质感/难怪长调如此凄美/难怪牧人的眼神比风还浑浊……”《乌拉特草原》。诗人以自己敏感而又深情的笔触,探寻着故乡的脉搏,也抒发着心底的眷恋之情。

  《一抹蓝》就像一痕滑过河套蓝天的雁阵,也像一抹游过黄河的夕阳,更像一袭走过深秋的蓝色的背影。她有着幽深的情感、温婉的气质、凄美的倾诉、火热的爱情;她有着凝重的思索、高远的理想、开阔的意境、奔腾的激情、浩荡的乡恋;她有着丰饶的文化背景、高踔的诗学理想、凛冽的阴山性格、奔腾的黄河气质以及广阔的时空跨度和纵横捭阖的诗学结构。她匍匐于河套大地,品咂着一寸又一寸泥土的香味,饮濯着一条又一条河渠的清冽,吮吸着母亲河幽芳的乳汁,寻访和解读着河套大地的精神密码,以自己独特的方向,迎着北疆高原空旷辽远的蓝色诗梦,一点点靠近和构筑起自己的蓝色河套家园。

  那么,你看吧,这个蓝色家园中有阴山的冷峻、黄河的热情、湖泊的宁静;有草原的博大、骏马的飘逸、牛羊的潇洒;有桑梓的呼唤、游子的依恋、阿妈的歌声……诗人的心敏感而又真切、激越而又细腻,她缜密地书写自己的疼痛,绵密地编织心灵的诗感,幽谧地清唱生命的爱恋,高越长空,又遁穿泥土。“从心底流出来吧/在你的天籁之声里/在我悄悄落泪的地方/也是你呼唤我乳名的地方……河流,生长着疼痛/随着草浪远去/呼唤,再轻些/妈妈一定能听到……远方,有一桶蓝墨水泼染过/草原深处,一夜雨水冲刷了我的心灵/……小羊,来跟我作伴吧/你的歌声/伴着闪烁的星星睡觉了/那个花一样的妈妈就在梦中……”《画一片草原给妈妈》诗人把草原比作母亲,把草原蓝色的天空看作故乡的精神画卷,这寥廓的天地,盛放着看不够读不完写不尽的精神密码和生命原力。

  二

  诗人用自己的心头之马来穿越夏季的河流,穿越古老的草原,穿越心灵的沃野。她卷起裤脚入田塍,致敬父老的劳作;她拉起草原如舞虹,挥洒胸中的热恋;她揩去夕阳的倦意,抚摸黄河的涛声。她寻先人旧迹,听朔风胡笳;访阴山岩刻,读千古秘语;读河套史卷,睹民族战尘。思索,深入;深入,思索——河套血肉与灵魂,河套历史与未来,如何绘制?如何开启和传承?《一抹蓝》第三辑《寻找神性密码》开启了对地域文化的历史与未来、传承与开拓的拷问和探寻。

  “那些恐龙已成恐龙化石/结实地匍匐在中国的正北方/许多来自宇宙的生命原力/抵达浓云密布下的恐龙门/我无法解构一个遥远的空间”《恐龙化石》。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后旗有距今7500万年至1.2亿年前的恐龙化石,被称为恐龙的故乡。面对如此古老而又浩渺的生命课题,诗人以拷问的形式发出了慨叹——“我无法解构一个遥远的空间”;“一棵草摇曳着向我表白/王朝的军队已成为过去/伊林旧事,用一座驿站宣布/曾经的一顶帐篷和毛毯/一条街,一列飘影/和一片后现代草原”《波罗罗境古道》。丝绸之路的张库大道第五站就是波罗罗境,诗人感受到了历史与现实的错愕与惊喜,用后现代草原试图解答草原文化的传承。“柔软与坚硬对应的北纬40度高原/重新回到自然中/鲜花簇拥着草原的诗意萌动/翅膀曾扑打起层层涟漪/春风吹皱了水面/家燕们忙着安家落户//被夜莺唤醒了缤纷的梦/一度升华的蓝色冲破陌生化的藩篱/四月。从蓝幽幽的峡谷盘升/蛇和昆虫在洞口,在山崖,沉默不语……”《候鸟》。这首诗可以看做是诗人自己的写照。诗人用象征的手法,把自己融入诗中,想象在高原之上、在天地之间,自己正在做着与“候鸟”一般的事——寻找精神原乡,上升自己的精神高度,让寻找与回归更为真实、有力。

  三

  一条河流是千涓汇集所致,一首诗歌是千般灵魂所凝。没有阳光和土壤的哺育,开不出绚烂的花朵,长不出壮实的嘉禾。诗人的诗情就在这丰饶的土地上不断休养生息,不断吸收和释放内心的能量,时而静止,时而奔腾,时而曲折,时而长舒。内心丰富而敏感的情感被彻底触发,诗情便如江河行地一样喷涌而出,一泻千里。

  “我想象着,一匹驰骋疆场的骏马/和一匹悠闲得静静吃草的马一样/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遥远的阴山北坡/曾经的英雄故地/忧伤的赛乌苏河还在梦中流淌/你途经的地方是我朝圣的地方”《一匹马,以一条河流的姿势跑来》,这首诗已在河套大地广为传颂,也曾在《内蒙古日报》上刊载。诗情燃烧着英雄的气象;诗意奔腾着骏马的丰姿。其意境横贯古今,其诗域囊括北疆草原。诗人以女性的文笔,写出了蒙古骑士的的豪迈情怀,足以令人称奇。“莫尼山,借来上苍之笔/画好一坡石头,半坡羊群/童话诸神,跃入仙境……”《莫尼山,内心升起的远方》。莫尼山是诗人的桑梓故里,她不直接描绘其神韵,而是借上苍之笔,囊括天空大地和诸般意象在其中游动,其情其志,端可见巧。再看—— “马兰花开了又谢/大地试图铺开碧绿的绸缎/我即使站在高高的沙地上/也无法触及的云头/是的,我打开了一张印有蓝色记忆的地图/寻找到我的正北方”《正北方》。

  高朵芬的诗歌根植乡土,浸润黄河涛声,濡染河套秋色,把一抹蓝色思乡之情,寄寓澎湃激荡的诗文之中。她时而行走河套山原乡野;时而阔步高山河流;时而聒碎乡心,倾诉思恋之苦;时而拍案击筑,放歌赞美之情。家乡山水田园,在她的笔下彰显出灵动秀丽、深厚宏阔的美景,给人以厚重雄浑、心绪深沉的艺术享受。

 

  一抹蓝,就是河套大地奔腾不息的精神解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