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四季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故乡的四季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55   作者:流沙(临河)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静谧的村庄 李春平(磴口)/摄

 

 

  我的故乡位于河套平原南部,紧挨黄河,这里四季分明。我喜欢故乡的春天,喜欢故乡的夏天,喜欢故乡的秋天,喜欢故乡的冬天。

  黄河的坚冰最先听到春风的号角,一夜之间,冰河开裂,河水卷着巨大的冰块,带着冬季积蓄的能量,汹涌东流。

  池塘开始消融,扑面而来的潮湿的气息,带着泥土的芬芳。田埂上率先露出鹅黄色的野草的嫩芽。

  布谷鸟每天早晨都在村里的柳树上不停鸣叫,春风一阵又一阵刮着。勤劳的乡亲们往往正月十五刚过,就到地里忙碌了。田野中,拖拉机忙着春耕,乡亲们赶着马车往田里送农家肥,一派繁忙景象。

  夏天的场面上,人们开始打麦子,拖拉机带着石碾子转得很快。带着草帽的乡亲们整理麦秸,用木锨扬场。丰收的小麦颗粒饱满,堆成一个个馒头一样的麦堆。

  傍晚,劳动一天的少年,冲到村后的池塘游泳。游完之后,从家里抱上被褥,来到场面上,躺在高高的麦秸堆上,看麦场。半夜里,看星河灿烂,想少年心事。

  有时候,雨后的田野上方会出现美丽的彩虹。站在黄河防洪大堤上,看彩虹从滚滚黄河上方跨过,其下方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这样的壮观景象,如诗如画,成为记忆中最美的风景。

  秋天来了,常常会看到大雁排着人字型的队伍从黄河上飞过。天高云淡,雁叫声声,芦花摇曳,河水东流。故乡的秋天,就像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一夜秋风过后,屋后的小树园里便落满厚厚的一层落叶,有柳树叶、杨树叶、沙枣树叶。我喜欢躺在这厚厚的一层落叶上,被从树枝穿过的秋日阳光晒着,闭上眼,听秋风从树梢掠过的声音。

  记忆中,故乡的冬天雪好大,风好大。厚厚的雪铺在田野中,整个冬季都难以消融。夜里,我常常会被北风的呼啸声惊醒,听到屋后杨树的枝桠在风中断裂的声音。炉里的炭火正红,我裹紧被子,渐渐进入梦乡。多少年了,在睡梦中听到风声,我就会想起故乡温馨的老屋。

  清晨,太阳从雪原上升起,由红变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傍晚,太阳从远处的沙枣林后落下,夕阳如血,落日余晖洒在池塘的冰面上,出现一道道亮光。池塘的冰面上,贪玩的我们正在滑冰车,阳光照在身上,留下一道道长长的影子。

  多年以后,下乡采访时,在农村或牧区的民居,每次看到燃着炭火的小火炉,我就倍感亲切,赶紧跑到火炉前,伸出双手烤火。这炉火的温暖和城里的空调、暖气的暖是不一样的,它会刹那间温暖我的心灵,温暖记忆深处,仿佛是故乡在夜梦中给我带来的温暖。

  人生旅途,岁月匆匆,我越往前走,离故乡越远。我知道,不管我走到哪里,我的根都在那里。故乡的四季风景以及儿时的故事会时时在梦中浮现,让我怅然若失,让我牵肠挂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