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目送》有感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读《目送》有感

发布时间: 2020-03-27 09:42   作者:田静玮(杭后)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读台湾作家龙应台的《目送》,我想,许多人都能够感同身受,这是亲情的柔软,是亲情的温度。人的一生,需要经历多少次离别、目送、伤怀,才能懂得珍惜与放手呢?

  “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这让我想起第一次送小女儿去幼儿园的情景。那时,女儿脸上虽挂着泪珠,却懂事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大哭大闹。老师拉她进教室时,她眼巴巴地望着我,我目送她,同时鼓励她向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的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作者将父母与孩子内心的那种不舍,描写得淋漓尽致,极具画面感,让人为之动容。

  大女儿上一年级后,我们就送她去城里寄宿。每个星期天下午她乘车去学校,我们去送她。她的小脸紧贴在车窗上,望着我,“吧嗒吧嗒”地掉眼泪。汽车慢慢启动,孩子不停地向我挥着小手。望着逐渐远去的车,泪流满面的我常常呆呆地站很久。每个父母,都在一次次地目送着孩子的背影,这是一种成长的喜悦,也是一种告别的忧伤。

  “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住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送父亲去火葬场,作者虽然没有写如何痛哭,但读者依旧会感受到,这样的凝望一定伴着泪水与疼痛。

  读《胭脂》,我亦很受感动:“买了很多不同颜色的指甲油,专门用来跟她消磨卧房里的时光。她坐在床沿,顺从地伸出手来,我开始给她的指甲上,一片一片慢慢上,每片指甲上两层……”多么孝顺的女儿,多么贴心的小棉袄!面对连女儿都不认得,无法正常交流的老母亲,女儿认真细致地“摆布”胭脂阵,哄母亲开心,将母亲的手指甲和脚趾甲都涂完,又拉着母亲在镜子前化妆。这种女儿对母亲的宠爱,多像一个母亲对幼小的孩子的宠爱!这样的文章是能够触动人心的,会让我们扪心自问:我们对父母,有这样的耐心吗?我们曾这样陪伴过父母吗?

  牵挂是亲情、友情和爱情中永远的“保鲜剂”,“这些是牵挂你的人慷慨赠予你的时光和情感” ,那种“想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的真挚情感,是多么难能可贵!作者临上飞机前给朋友打电话,让朋友帮忙收拾家,那种如姐妹般毫无掩饰的率真,裹挟着朋友之间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的温情,这亦或是我们每个人都渴望拥有的纯真友谊。

  书中所描述的都是身边的人和事,文章以“情”和“爱”作为主线,用细腻的笔触勾勒出每寸光阴中触动自己的背影,处处洋溢着真情实感,像一坛醇香的美酒,醉了读者。

  “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无论是孩子还是老人,我们都无法做到永远陪伴左右:“我站在外面,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这是一种无奈的目送,也揪着心在慢慢地往前挪,“整本书,也就是对时间的无言,对生命的目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