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 夏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初 夏

发布时间: 2020-05-22 10:36   作者:菁茵(五原) 编辑:吴桂清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只有到了夏天,塞外才拥有了真正的丰腴与繁茂。在春天,草木萌发得那么缓慢,望眼欲穿也只是星星点点,而花朵更是寥若星辰。但只要一立夏,伴随着几场小雨,绿色迅速将塞外裸露的土地席卷。

  人们常说春花好,可是在塞外,初夏才是繁花似锦的时节。每逢这个时候,我便不再羡慕江南。因为我知道江南已是绿肥红瘦春色老,而我们这里叶茂花开刚刚好。以前,这里的花朵比较单调。近几年,大量的外来品种被引进来。漫步在街头,路两旁是一丛丛的玫瑰,玫粉的花朵开得正盛,一朵朵镶嵌在枝叶间,散发出一缕缕幽香。

  通往第一小学的路两侧种满了槐树,树上挂满一串串乳白色的槐花,将整条路都熏染得香气扑鼻。最耀眼的是天人菊,有着向日葵一样的脸庞,但花朵比向日葵小许多,也更为鲜艳一些。向日葵的花朵是金黄色,天人菊的花朵更接近于橙黄甚至于橘红。它们一大片一大片簇拥着,伫立在大街小巷,将这座塞外小城渲染得与众不同。鸿雁湖里的荷花也快开了吧?去年我去得晚了,它们已现凋零之态。今年我要掐着日子去看它们,看它们静静地绽放,看它们与世无争随风摇曳的模样。

  风变得温柔清朗了许多。一个春天,风都是张牙舞爪,总是裹挟着沙砾猝不及防地刮起,吹在脸上生疼,把早开的花朵打得七零八落。现在好了,打开窗户,窗台上也不会覆满尘土,风轻轻地吹着,穿过枝叶,拂过花朵,不留一丝痕迹。走在田野里,满目皆是绿色。农民播种的庄稼正在形成高低错落的层次,葵花和玉米似在比赛,已经长到一尺多高,身形挺拔、葱绿诱人。小麦也快至膝盖,它们不求长个儿,安静地孕育着麦穗。大片大片的麦田形成燎原之势,风起,如绿色的海洋,掀起一个又一个浪头。

  入夏以来,已经下了两场雨。第一场下得比较像样,淅淅沥沥的小雨足足下了一整天,屋檐上淌下了雨水,地面也有了积水。楼前的花花草草在雨中笑意盈盈,我似乎看到它们全都张大嘴巴,贪婪地吮吸着这上天赐予的琼浆。那一场雨后,草木的颜色明显又深了一些,而花朵也更显水灵。第二场雨是夜间下的,有些欠火候,只听到有雨滴不规则地击打着窗户。一觉醒来,我看到地面湿了,但地上并未有积水,太阳一出来,顷刻间蒸发得没有了雨水的踪影。塞外的雨就是这样,来得干脆走得利落,很少有绵绵细雨纠缠不休。雨后的天空像被洗过,云白得刺眼,天蓝得剔透。

  这样好的时节,宅在家里怕是辜负了。每日下班后,褪去裙装,穿上平底鞋,不紧不慢地行走于绿意葱茏的小径,整个人是放松的。看路边的花静静地绽放,任微风轻轻地吹过,太阳缓缓西下,时光默默流淌,不冷不热,不疾不徐,不言不语,不急不躁,一切都是刚刚好。

  哦,这迷人的初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