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凉糕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妈妈的凉糕

发布时间: 2020-06-28 10:39   作者:王方(五原)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又到端午节了,街上售卖凉糕、粽子的小贩多了起来,超市和小区的蔬菜店里也卖起了凉糕和粽子,连朋友圈里也不时有人晒出精美的凉糕和粽子图片。节日气氛逐渐浓起来,而我却在馋老妈亲手做的凉糕。

 

 

  小时候,在农村,妈妈做的是黄米凉糕。那时,家家灶台上都有个小黑瓷罐子,里面装着酸浆,一年四季连续不断,平时浆着糜米,做糜米酸粥、酸米饭,盛出的酸米汤特别解渴,是夏天自制的解暑“饮料”。端午节前几日,妈妈将两大碗黄米倒入小黑罐里,浆上几天。在端午节那天天亮之前,把罐子里的黄米倒出来,用清水淘洗两遍。用大火把铁锅里的水烧开,将平时舍不得吃的红枣和淘洗好的黄米一起放入铁锅里煮。黄米虽然已泡了几日,但其黏性大,做的时候要不断地搅拌,否则就可能煳锅。凉糕做好了,摊在干净的高粱秆编的箅子上,用刀蘸水划成均匀的四方块儿。等我们起床时,凉糕已经晾得差不多了,我们蘸着糖稀或白糖吃。凉糕里的红枣成了姊妹几个争抢的对象。

  成家后,端午节,我大多是在老妈家过的,因为老妈说出嫁的女儿要去娘家躲端午。每到端午,没等我起床,老妈的电话就来了,要我上班之前去家里吃凉糕。如今,老妈做的凉糕变成了糯米的或糯米和黄米两层的,里面不仅有红枣,还有葡萄干等,除了白糖还有各种果酱可蘸。老爸也早早地将午饭要用的各种食材准备好了,我们下班一到家,可口的饭菜就上桌了。

  老妈老爸搬到临河后,我也曾在老妈的电话指导下自己做过凉糕,却怎么也做不出老妈的味道。今年端午之前,老妈在电话里笑着说:“你要来妈这里躲端午、吃凉糕。”一瞬间,凉糕的香味似乎穿过电话线刺激到了我的味蕾,让我有种迫不及待想吃的感觉。

  半百之年依然能去老妈家躲端午、吃上老妈亲手做的凉糕,是我的幸福和幸运。老妈做的饭菜特别合我的胃口,这也许是一种岁月积淀下来的味觉记忆和依赖,更是家的味道、爱的味道的传承。老妈做的凉糕同样包含了这种岁月变迁的记忆和不变的爱的味道,所以更加软糯可口、独一无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