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沙枣树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老家的沙枣树

发布时间: 2020-10-16 10:28   作者:龙文(五原) 编辑:雷丽娜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老榆、老柳、老槐,一棵棵、一排排、一片片矗立在戈壁粗犷的风沙里,镶嵌在大山深深的皱纹里,倚在院子安静的臂弯里,伏在大地粗犷的胸膛上,长在人们温暖的心窝里,聆听着风的诉说,眺望着云的游走,记录着四季的流转。

  ——编者

打沙枣 李翠娥/摄

 

  从记事起,院子里长着一棵沙枣树,也是村子里唯一的一棵树。那时村庄就是一个盐碱滩,每到春天,泥泞的黑碱地上面盖着白花花的盐碱泡,我家的沙枣树在盐碱地上顽强地生长着,它是我小时候到处炫耀的资本。

  每到春天,树枝温润起来,树皮泛起了光泽,不久便长出小芽。用不了几天,嫩叶舒展,刚开始是嫩绿嫩绿的,渐渐地叶子下面变成灰白色,上面的绿中覆盖着一层均匀的白点。几天后,树开始开花,小小的、黄黄的,渐渐多了起来,团团簇簇拥挤着、叠加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着想露一个小脸。这段时光在小院里是最幸福的。搬一个小凳子坐在树下,或眯着眼陶醉在这清香中,或把珍藏的小人书拿出来,坐在树荫下和小朋友分享。有时还会大方地摘一小枝芳香送给他们。这些天,我串门的次数也多了。每次去小伙伴家时,总是腆着肚子,自豪地说:“这是我家的香味!”

  树不高,圆圆的树冠,两米高的地方有许多分叉。这些分叉处便是我的领地,东南西北各一个玩伴,或坐或骑,和我关系一般的只能在树下仰望。偶尔忍不住会吃几朵小花,香气中微微泛甜。那时,我和小伙伴总是在树上度过大人去地里劳动的时光。有生人进院,我们屏住呼吸,躲在茂密的树上侦察。来人往往看到家里没人便走了。等来人走远后,我们便又玩起了游戏。有时在树上待累了,就溜到树荫下,玩数豆豆游戏。

  花季很快过去,枝条上挂满了青涩的小果,这种果又苦又涩,鸟儿和我们都不会吃。童年夏季的时光,就这样在树上树下畅意流淌。

  秋天来了,随着天气转冷,青色的小果渐渐变黄。这时的沙枣可以吃了,但不是味道最佳时期。等到第一次落霜后,我便飞出家门,在晨光中迫不及待地爬到树上,抓上几颗沙枣塞到嘴里。啊,那股清香,那种甜中带酸的味道,至今难以忘怀。熟了的沙枣是晶亮的黄色,上面有几竖道细细的红纹,味道堪比人间珍馐。

  一个闲暇的日子,全家总动员去摘沙枣。我郑重强调:摘沙枣不是打沙枣!不准抽打,不准折枝,因为会影响来年结果。一小串一小串地摘,枝干上的要一颗一颗地摘下来。最上面的是最好的,要留一些,给过冬的小鸟。摘下沙枣,妈妈会拿出几个小盆,装得满满的,让我们几个分头送给亲戚邻居。

  时光飞逝,老家的沙枣树伴我度过整个童年,也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