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舍与燕子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寒舍与燕子

发布时间: 2020-11-20 11:05   作者:马晓帆(临河) 编辑:雷丽娜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燕子体型小,翅膀尖,尾部短,两性长得很相似,以空中害虫为主食,是众所周知的益鸟。听说燕子十分挑剔,喜欢在干净的屋檐下筑巢。它也很“势利”,必得是有人气、和睦的好人家才住。

  多年来,我家从来没有住过燕子。四五年前突然来了一对燕子,每天站在晾衣绳上叽叽喳喳地叫,声音拉得很长。这样叫了几天后,它们不怎么叫了。我突然发现它们老往南房那边飞,一会儿俯冲进入南房,一会儿又飞出来。我进去一看,东墙上已经垒了半拉子窝了。惊喜之余,我把南房门彻底打开,让它们自由自在地飞进飞出。这对燕子是夫妻,总是双进双出,非常恩爱。它们口里衔着泥巴、柴草,精心垒着自己的窝,一层层一圈圈,进度还非常快。窝垒好后,母燕子开始产蛋孵化,公燕子不时出去觅食。不久,四只小燕子破壳而出,黑黑的小脑袋,张着黄黄的小嘴嗷嗷待哺,非常可爱。雌雄燕子不停地出去觅食,喂养自己的孩子。

  那年冬天,我家娶回了儿媳妇,我总感觉是燕子给我家带来了好运气。第二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它们如约而至,窝是现成的,很快产下爱情的结晶。一天,燕子们出去觅食,我好奇地站在凳子上,把手伸进燕子窝,摸到三颗蛋。我拿起来看了看,很小很小,和麻雀蛋差不多。就在这时,一只燕子飞了回来,我立刻把蛋放回去,迅速从凳子上跳下来。说时迟那时快,那只燕子愤怒地扑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我一口,生疼生疼的。我知道自己理亏,捂着脸羞愧地跑了。自那以后,它们再也没有进窝,对那三颗蛋也不管不顾,每天站在房檐上叽叽喳喳地叫,像在申诉着什么、发泄着什么。我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后悔不已。

  就这样四五年过去了,每到春天我都盼望着,盼望着它们的到来。可是,院子里虽然时不时有燕子翩然出进,但是没有一点要住的意思。不知被我伤害了的燕子是否安好,南迁越冬的时候是否平安?这些情愫一直纠缠着我,成为我的思念、我心里的痛。

  谁曾想,2019年5月,惊喜再次出现——燕子回来了!我怀着无比愧疚的心情偷偷地观察着它们,好像还是那对燕子,因为燕子有个习性,那就是不会不劳而获,住别的燕子垒的窝。我欣喜之余再也不敢越雷池半步,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望着它们飞进飞出的身影。过了十几天,一只燕子安然地卧在窝里不出来了。晚上,雄燕站在附近的电线上守卫着自己的家,守卫着自己的爱人。我惊讶燕子的平衡能力,小小的尖爪彻夜抓着电线不动,还能闭着眼睛美美地睡觉。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它就警觉地睁开那圆溜溜的眼睛,观察着周围。不久,燕子宝宝出生了。我期待着小燕子早一天破壳而出,早一天分享它们的快乐和幸福。

  就在我全身心关注南房这窝燕子时,有一天,我发现正房门头上有一对燕子在衔泥筑巢,而且速度很快。我有点犯愁:这窝垒得不是地方啊,当头正面,以后燕子还不天天往人头上拉屎吗?家人说:“把窝拆了,将燕子赶走吧。” 我毫不犹豫地说:“不行,咱们想一想办法吧,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想,既然燕子选择了寒舍,说明与我们有缘,既然有缘,就不能轻易将它们赶走。后来,我们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裁了一块儿三合板,用胶带贴在门头上。这样一来,人与燕子就可相安无事,和平相处。

  南房那窝先孵出四只小燕子,非常可爱。燕子很聪明,怕小燕子不小心从窝里掉下,就用马尾绳把小燕子拴在一起。又过了十来天,正房门头上那窝的小燕子也破壳而出,露出五个小脑袋,小黄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红火热闹极了。大燕子们整日忙碌着,不停地飞进飞出,只为将小燕子们喂养好。两窝燕子相继出窝时,那叫一喜庆,不大的院子里十几只大大小小的燕子尽情地飞舞着、追逐着、嬉戏着。小燕子们长得一模一样,我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家的。有时,小燕子们飞累了会齐刷刷地站在电线上,南头一窝,北头一窝,它们分得清谁是谁家的孩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