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流凌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观流凌

发布时间: 2020-12-21 09:05   作者:杨开昌(临河) 编辑:雷丽娜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严冬时节的河套大地,好像一下子清静了许多。候鸟回南方去了,青蛙和蛤蟆钻到地里睡觉去了,只有成群结队的麻雀和喜鹊在干枯的树枝头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告诉人们好冷啊,好冷啊!然而,此时的河套大地上还有一条蜿蜒的银色巨龙,犹如万马奔腾,气势雄伟,热情奔放,浩浩荡荡,日夜不息地流向远方,那就是流凌的黄河。

  对于流凌,久居黄河岸边的河套人并不陌生。过去,一到凌汛期,人们总会提心吊胆。因为一旦出现冰塞、冰坝等,就会造成壅高水位、漫堤决口的恶性灾难,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威胁。民间曾有“秋汛好抢,凌汛难防”“凌汛决口,河官无罪”之说。所以,在那时,人们会谈“凌”色变。现在,国家加大力度治理黄河,确保人民安居乐业。黄河流凌成为一道自然奇观,观流凌也成为一种美的熏陶和享受。

 

夕阳流凌两相宜 杨开昌/摄

 

  在河套大地上,从巴颜喀拉山一路走来的黄河似乎温柔了许多,妩媚中饱含着宽厚,显示着她温情的一面,滋养着千万亩良田,养育了勤劳朴实的河套儿女。一年当中,黄河有两次机会展示她别样的风姿,那就是流凌。一回是在大雪节气前后,另一回是在来年三月份。大雪时节前后,寒流施展着它的淫威,想要使黄河臣服于它,要将黄河冻结封死。而黄河却不甘屈服、不甘就范,奋力将刚刚结住的冰挣断并冲击下来,于是就有了满河冰凌飞流的场景,让人看得荡气回肠、心旌摇曳。如果仔细看,我们就会发现大雪冰凌的奥秘。原来,这时的冰凌按照颜色和质地的不同,分为上下两层,浮在水上面的就像洁白的雪堆积在一起,有点蓬松,而隐于水下的则晶莹剔透,就是结结实实的冰块儿。另一回流凌是在来年的三月前后,俗称开河流凌。开河流凌比大雪流凌更为壮观,更有气势,因为上游厚厚的坚冰抵挡不住春风的催击,更抵挡不住天气回暖的吸引,几天内就全线崩溃。冰凌被上游汹涌的开河水携带着呼啸而下,大的如车轮、桌子般大小,小的也似脸盆般大。大大小小的冰块随河而下,你挨着我,我挤着你。有的冰块儿会被凶猛的河水冲到岸边,岸边就会留下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冰块,在太阳底下明晃晃的,虽然泛着寒光,但是又蕴含着温暖与希望,半月二十天也化不完。开河流凌过后,黄河水就能再次抚育河套大地了。开河流凌,是春天回归的序曲。

  观流凌最佳的时机应该是日出或日落的时候。那时,红色、金色的阳光散落一河碎片,与冰块、河水交相辉映。河面上,一团团、一簇簇晶莹剔透、形状各异的冰凌随着河水的流动静静漂向远方,美不胜收。清晨,冒着寒风站在黄河岸边,等着一轮红日突破地平线的云层喷薄而出。突然,一个硕大的红太阳出现在眼前,先是一点点,然后是半个,接着是完整的一个。这时的太阳就像一个头顶着大红盖头的娇滴滴的新娘子。冒着寒气的河水和冰块立刻被染成了红色,水天相接之处,朝阳和水中的倒影也给万物披上了红色的衣服。此时的流凌,夹击着寒风,相互碰撞,或者撞击着堤岸,发出隆隆的声音,似千军万马齐出征,蔚为壮观。太阳越升越高,满河开始泛着金光,好一个金灿灿的世界!天越来越亮,蓝天白云倒映在水中,那景观美得令人神往。冰凌与白云似断未断,在河水中簇拥着、拉扯着,好似依依不舍的恋人,一路欢快地奔流,直至被后面的冰凌撞击,带着不舍,各自流向远方。傍晚,面朝西站在岸边,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最后变成一个大红球,消失在地平线后。河水和冰块也由金黄变成红色,到最后又泛起清冷的白光。河水夹带着冰凌,就这样流着,没有停歇地流着,将时光和寒意悄悄带走。

  就这样,一早一晚站在岸边,看时光、冰块和水如何交替。站在岸边,你可以什么都不想,又可以什么都想。岸边饥渴的泥土、芦苇丛和干蒲草被无数流凌挤压、碰撞着,像是在呐喊又感觉是沉默无语。冬季流凌,是黄河与严寒的博弈;春季流凌,是春风和冬冰的较量。流凌的黄河,凝天地之静,吞噬着璀璨的星空,吞吐着纷飞的人间万象。满河的冰凌,满河的执着与率真,满河铺天盖地的纯洁,抒写着浩浩荡荡、激情飞扬!流凌的黄河,镶着深冬与冬末的凛冽,披着雪花的晶莹,冷流暗卷,冰水回旋,没有鸟吟虫鸣,没有争锋斗狠,唯有放飞自我地流动。观流凌,观黄河流过空间,也流过时间;观流凌,观黄河的曲折变化,观黄河的奔腾不息,观黄河的坚韧不屈。人生也如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