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如约而至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雪,如约而至

发布时间: 2021-01-22 10:28   作者:菁茵 编辑:吴桂清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一个亘古不变的约定,年年期待,年年开怀。

  雪,总是如约而至。

  偶尔,她会耍起小性子,裹着寒风。但大多时候,她悄无声息地降临,安静得仿佛一场轻逸迷离的梦。

  这次,她依旧是含蓄温柔的。昨晚未听得一点动静,今晨一觉醒来,竟发觉雪盖了厚厚一层。顿时,一种久违的快乐将我淹没。好在是周末,可以肆意地发一会呆,充分享受这场雪带来的明净与安宁。窗户成了画框,雪过滤掉了杂色,将原本五彩缤纷的世界还原成一幅意韵悠远的素描。

  这雪,可是北风送给大地的礼物,或者白云写给大地的书信,要不就是苍天为大地蒙上的硕大盖头。举目望去,远方被雪覆盖的陌野熠熠生辉、楚楚动人,像披着婚纱的新娘。听,天穹的婚礼进行曲再次奏响,动人的白色音符又纷纷落下。

  或许,每个人心底都隐藏着这样一抹白色,这是最简单而又最丰富的色彩。面对这样纯净的颜色,心也干净澄澈起来,想到婴儿的雪肌,想到少女的明眸。

  不过,童年的我是惧怕白色的。那个时候的冬天总是很冷,那个时候的冬天总会有老人离世。每每看到谁家屋顶上挂起白纸做的幡,或是村里有乡亲穿上白色的孝衫,心中便会充满深深的恐惧。

  直到去青城求学,同学们一起观看金庸的武侠剧,当冰清玉洁的小龙女出现在屏幕上时,全班的男生女生刹那间被倾倒。小龙女,一身白衣、云袖飘飞,不施粉黛,清新脱俗。丘处机曾借梨花如此赞美她:“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而金庸更是这般慨叹:“她一生爱穿白衣,当真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兼之生性清冷,实当得起‘冷浸溶溶月’的形容。” 

 从此,我不可抑制地爱上了白色,白裙子、白毛衣、白棉袄、白球鞋,甚至白床单、白发卡。白色,成了圣洁的象征、完美的化身,更成为一粒纯洁的种子,在困惑迷茫的年纪发芽。

  可是,曾几何时,双眼变得混沌,内心变得焦灼。好在有雪,她是时光在岁末交给我们的一份空白答卷,以她的简单嘲讽我们的繁复,让我们冷静地思索人生。

  年岁渐长,顿悟人离世之所以会与白色关联,那是因为白色本就是生命的底色。

  雪花渐密,开始变得洋洋洒洒,织成无数双天使的翅膀,庇护了弱小,温暖了苍凉。经不起她的引诱,我终是披衣出了门。伫立在雪中,我多么渴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雪花浴,洗去日积月累覆上的精神之垢。

  如果人生是一篇文章,我不要引人注目的标题,更不要跌宕起伏的情节,思路简简单单,爱也不必轰轰烈烈。只希望日子平淡如水、平凡至简,一如这冬天的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