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与拜年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河套 > 本土文学 > 正文

年夜饭与拜年

发布时间: 2021-02-22 09:52   作者:吕成玉(临河) 编辑:雷丽娜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年夜饭的变迁

 

  年夜饭,春节习俗之一,又称年晚饭、团年饭、团圆饭等,特指年尾除夕的阖家聚餐。一年一次的年夜饭,是全家都要参与的大餐,家家户户都会摆上平日里舍不得吃的,或是寓意吉祥的菜肴,这是对来年美好生活的期许。年夜饭,吃的是喜悦,品的是亲情,缕缕饭香中闻到的是家的味道。年夜饭对中国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家老小互敬互爱,围桌夜餐,推杯换盏,共叙天伦,幸福满满。

  改革开放前,河套农村的年夜饭一般都在中午吃。那时,农村人吃的是两顿饭,所以,除夕的这顿饭自然就定在中午了。那时,农民的生活十分艰苦,但为了迎接新春、为了全家团圆,每家每户都要想方设法吃好这顿年夜饭。

  我居住的村子,村民大多是从陕西府谷、山西河曲等地走西口来到河套定居繁衍的,生活习惯基本相同。那时,除夕中午的这顿饭一般都是吃猪头(也有人家吃饺子),寓意一年有个好的开头。前一天就将猪头用火烫好,然后浸泡在水中,第二天刮洗干净,上午就开始煮猪头了。除夕上午,男人们贴春联,清扫院落,准备笼旺火的木材;孩子们高兴地帮大人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女人们则忙着准备午饭。到了开饭时间,全家人围坐在炕上,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人口多的家庭,一个猪头显然不够,那就再做一锅猪肉烩酸菜。一盘豆芽就是下酒的菜,一斤供销社供应的62度烈性散白酒就将辞旧迎新的气氛点燃。记得十一二岁时过春节,看到大人们拿着小酒盅喝酒,出于好奇,我端起一盅酒闻了闻,一股浓烈的酒味钻入鼻腔。二哥用筷子蘸了点儿酒放在我嘴里,我干哕着急忙跑了出去。

  生活是艰苦的,但除夕的这顿饭一定要让家人吃饱吃好,这是劳累了一年的庄户人的自我犒劳。

  改革开放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困扰国人的吃饭问题终于得到解决,年夜饭也随之丰盛起来。

  1986年,我从乡村学校调回城里工作,饮食习惯逐渐由过去农村的两顿饭变成了三顿饭。那时,市场供应虽然放开了,但由于没有暖棚,冬天的蔬菜还非常单调。一小捆菠菜就能让饭食增添绿意,一把韭菜也能让餐桌熠熠生辉。记得我所带班级的一位学生家长从外地贩回来一车黄瓜,由于路途远,回到临河时黄瓜已经冻了。尽管如此,那位学生的家长还是热情地给我送了几条。除夕夜,我们将黄瓜冻坏的部分削了,好的调成凉菜。绿绿的黄瓜为年夜饭增色不少。第二天,学校的老师来拜年,看到我家能吃上新鲜的黄瓜,惊奇不已。此时的年夜饭与改革开放前相比,可用“七碟八碗”来形容。除了传统的猪头肉、猪骨头,鸡肉、鱼肉也登上了百姓的餐桌。

  上世纪90年代起,我家除夕的午餐改为炖鱼,寓意连年有余、生活逐年富裕。年夜饭的主菜是炖猪骨头,再做一只香酥鸡。凉菜是自制的皮冻,自己生的豆芽,自己做的猪肘子、酱牛肉、带鱼,再配以鲜嫩的黄瓜、红红的花生米、碧绿的油菜等,一桌色香味俱佳的年夜饭就好了。虽然自做菜肴比较麻烦,又劳累,但日益丰富的年夜饭已让我们摆脱了昔日过年时的惆怅和烦恼。

  如今过年,不少人家会提前在饭店订好年夜饭。除夕之夜,一家老小穿着新衣服,兴高采烈地来到饭店,有滋有味地吃着年夜饭。晚辈将祝福语和美酒敬给长辈,长辈笑呵呵地将红包递给晚辈,并送上殷切的期盼。席间,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充溢酒桌,一家老小其乐融融。

 

古往今来话拜年

 

  不同时代的拜年有着不同的形式和内容。古时,晚辈给长辈拜年要叩首,这是一种非常严肃的跪拜礼,必须伏身跪下,两手扶地,再双手合十,以头近地或着地。礼毕,长辈才给压岁钱。这种礼仪已牢牢地镶嵌在岁月的深处。

  去年过年,我家“复古”之风开始抬头。除夕之夜,给孙子和外孙压岁钱前,我和老伴儿端坐在沙发上,要求孩子们给我们行大礼。三个孩子要压岁钱心切,急忙将沙发上的靠枕放在地上,齐刷刷地跪下,向我们三叩首。我们急忙将红包分发给孩子们,并送上饱含深情的祝福语。

  我又想起了儿时拜年的情景。

  大年初一早上,祖父祖母、父亲母亲按照传统的习俗,让我们依次给他们磕头。一番叩拜后,我们收到的只是一角或两角的压岁钱。钱不多,我们却如获至宝,激动万分,将之握在手中、藏于隐处,生怕丢失。到邻居家拜年,问候一声“过年好”,主人就会给两块糖或几颗黑枣。这微薄的收获,也会让我们高兴得手舞足蹈。

  上世纪70年代我结婚后,母亲领着我们到亲戚家拜年。拜年时只问候不跪拜,长辈给新媳妇的拜年钱是两块。

  上世纪80年代,我在乡村学校任教,亲戚朋友前来拜年,远道者骑着自行车,近路者踏荒而至。一杯清茶、一盘豆芽,一瓶散白酒或二锅头,一顿猪肉烩酸菜,将拜年的气氛渲染得简单而热烈、淳朴而真挚。

  一不留神,时间滑入上世纪90年代。此时,物质开始丰富,晚辈给长辈拜年时,一盒蛋糕、两瓶罐头已成为常礼。记得那时的一盒蛋糕,东家提到西家,王家送给李家,待拜年结束后,糕点已成为硬邦邦的“砖头”,只好弃之。那时的拜年,人们见面后,不管认识与否,都会互相问候、热情握手。由于拜的人家多、喝的酒又杂,许多人红头涨脸、满身酒气。不胜酒力者,到中午时已步履蹒跚,东倒西歪;更有甚者,崭新的衣服上沾满尘土和秽物。

  时间走得稳健而从容。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市场空前繁荣,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拜年的内容更加丰富,形式也有所创新。从拜年的礼品来看,由过去的品种单一转向了丰富多彩。拜年者手中提着大包小包,脸上洋溢着笑容。从拜年的形式来看,除了亲自登门,还可以短信、微信拜年。从大年初一开始,街头巷尾车水马龙,流淌着浩浩荡荡的拜年大军。新的交通法规颁布实施后,“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已成为驾车人的自觉,劝酒的人也越来越少。

  “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岁月的春风吹走了历史的云烟,吹不走的是鲜红的春联、热情的问候和尊老爱幼的传统。拜大年时发酵出的浓浓年味,将人寿年丰、家兴国盛的祝福渲染得馨香热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