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70年丨五次战役:把敌人从鸭绿江打回三八线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抗美援朝70年丨五次战役:把敌人从鸭绿江打回三八线

发布时间: 2020-10-23 10:15   作者:编辑:吴桂清   来源: 中国火箭军    【字体:↑大 ↓小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托,在夜幕的掩护下,按照预定计划,从安东(今辽宁丹东)、长甸河口、集安(今属吉林)三个口岸,跨过鸭绿江,秘密进入朝鲜战场。从此,开始了中国人民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骄横的美帝国主义根本没有料到中国会出兵参战。志愿军入朝时,由麦克阿瑟指挥的“联合国军”已进占平壤、元山一线,并分东西两线以最快速度向朝中边境推进,形势非常严峻。

  鉴于志愿军隐蔽入朝尚未被敌察觉,毛泽东、彭德怀当机立断,改变原定入朝后先组织防御战的计划,决定采取在运动中各个歼灭敌人的方针,立即发起进攻。

  10月25日,已作好战斗准备的志愿军与长驱直入的敌军遭遇,打响了出国作战的第一次战役。这一仗利用战略上的突然性,给冒进之敌以出其不意的打击。

  在彭德怀的指挥下,志愿军首先采取边打边进的战法,分途各个歼灭冒进之敌;随即又集中志愿军主力在云山战斗中给美军“王牌”部队骑兵第一师以沉重打击,并在东线成功阻击了北上驰援的美军。经过连续作战,至11月5日第一次战役结束时,志愿军歼敌1.5万余人,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赶到清川江以南,粉碎了麦克阿瑟吹嘘的在11月23日感恩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计划。

  第一次战役的胜利初步稳定了朝鲜战局,使志愿军在朝鲜站住脚跟,为尔后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一年以后,中国人民将10月25日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

  志愿军突然出现在朝鲜战场上,令美国决策当局和在东京的麦克阿瑟大吃一惊,但他们仍错误地低估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决心和力量,认为中国不敢也没有能力与美国较量,即使出兵也不过是为保卫边防安全和中朝边界的电力设备。麦克阿瑟立即由东京飞到朝鲜前线,部署全面攻占朝鲜北部、于“圣诞节(12月25日)前结束战争”的总攻势。

  1950年12月6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收复平壤 针对美方战略上的错误判断和恃强骄傲的心理,毛泽东、彭德怀决定采取诱敌深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的方针,部署志愿军于11月下旬发起第二次战役。战役开始后,志愿军先以一部在朝鲜东北部长津湖地区节节阻击,诱使敌军逐步深入预设战场,然后志愿军主力突然发起猛烈反击,分东西两线包围、歼灭和重创包括美军“王牌”部队陆战第一师在内的大批敌军,再战告捷。至12月24日战役结束时,中朝军队共歼敌3. 6万余人,收复了平壤及三八线以北除襄阳以外所有地区,朝鲜人民军一部并进至三八线以南部分地区。

  第二次战役大大鼓舞了中朝人民的士气,进一步显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军威,迫使“联合国军”转入战略防御,扭转了朝鲜战局。

  在遭到连续两次沉重打击后,“联合国军”营垒内部意见分歧,士气低落。英、法等国主张在三八线停下来,谋求通过谈判结束战争;美国为稳住阵脚,被迫同意讨论停火问题。

  针对这种情况,毛泽东致电彭德怀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给政治上以很大的不利。”

  第66军先头部队的战士们抢占华岳山 据此,1950年12月底至1951年1月上旬,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发起第三次战役,一举突破敌人在三八线的设防,将战线向南推进80至110公里,占领了汉城,迫使“联合国军”后撤至北纬37度线附近地区。此役共歼敌1. 9万余人。这一仗在国际社会引起强烈的震撼。嗣后,志愿军主力后撤进行休整,准备春季攻势,只留少数部队在第一线担负警戒任务。

  1951年1月下旬,“联合国军”乘志愿军连续作战、极度疲劳、运输线延长、补给困难之机,集结兵力23万余人,以大量飞机、坦克、火炮支援,在200公里宽的战线上发起全线反扑。

  中国人民志愿军立即停止休整,同朝鲜人民军共同进行第四次战役。中朝军队采取坚守防御、战役反击和运动防御等多种作战样式,把运动战与阵地战紧密地结合起来,在予敌以大量杀伤后,主动撤离汉城,在向北转移中继续抗击敌人。至4月下旬,终于制止了敌人的进攻,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

  “黄巨山英雄连” 整个第四次战役,是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但中国人民志愿军发扬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与朝鲜人民军一起连续奋战,从被动中争取了主动。这次战役共歼灭敌人7.8万余人,数量超过前三次战役的总和。其中,志愿军歼敌5.3万余人。

  根据“联合国军”在战场上遭到打击时撤退快,尔后转入反扑也快,致使志愿军没有时间进行休整的情况,中央军委于2月上旬决定增派志愿军入朝,实行轮番作战的方针。参加轮番作战的第二批部队迅速集结,开赴第一线作战。

  4月初,志愿军总部根据种种迹象判断:“联合国军”进占三八线以后,很可能从侧后登陆配合正面进攻,企图再次以两面夹击的战法,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一线。

  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右)和政委李志民(左)在研究部队抢渡临津江的方案。 为夺取战争主动权,中朝军队于4月下旬发起第五次战役,先后在西线和东线进行两个阶段的进攻作战。取得胜利后,主力向北转移准备休整时,对敌情估计不足,转移部署不够周密,在“联合国军”趁机快速反扑时,一度陷于被动地位,志愿军一个师遭受重大损失。中朝军队随即展开全线阻击,至6月上旬将敌阻止于三八线附近地区。

  第五次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中朝军队共投入11个军和4个军团的兵力,“联合国军”投入几乎所有地面部队并有大量航空兵部队的支援。交战双方兵力都在百万左右,展开了连续50天的激烈战斗。中朝军队歼敌8. 2万余人,其中志愿军歼敌6. 7万余人,最终取得了战役的胜利。此后,敌我双方均转入战略防御。

  从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紧密配合,历时七个多月,连续进行五次大的战役,共歼敌23万余人,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打回到三八线,并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地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