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它们会说话,会告诉我们什么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如果它们会说话,会告诉我们什么

发布时间: 2020-10-23 10:29   作者:李昂 编辑:雷丽娜   来源: 新华网    【字体:↑大 ↓小

 

 

  已经褪色的水壶、带着弹孔的钢盔、略微发黄的老旧手表、被火烧焦的冲锋枪、血迹斑斑的白衬衣……它们静静躺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纪念馆里。如果它们会说话,会告诉我们什么呢?

 

  一把被火烧焦的冲锋枪

 

 

  我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冲锋枪,我的主人叫邱少云。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5个月后,在“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战歌激励下,他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部队开赴前线途中,他曾冒着美军飞机的扫射轰炸,从燃烧的居民房屋里救出1名朝鲜儿童。

  1952年10月,邱少云所在部队担负攻击金化以西“联合国军”前哨阵地391高地作战任务。为缩短进攻距离,便于突然发起攻击,11日夜,部队组织500余人在敌阵地前沿的草丛中潜伏,邱少云正是其中一员。12日12时左右,美军盲目发射燃烧弹,一发落在了他的潜伏点附近,草丛立即燃烧起来,火势迅速蔓延到他身上。当时,他身后就是一条水沟,只要后退几步,就势一翻,就可在泥水里将火苗扑灭。但为了不暴露目标,确保全体潜伏人员的安全和攻击任务的完成,他放弃自救,咬紧牙关,任凭烈火烧焦头发和皮肉,坚持30多分钟,直至壮烈牺牲,年仅26岁。

  我的主人牺牲了,烈火在我的身上也留下烧伤的痕迹。但反击部队在他的精神鼓舞下,当晚胜利攻占了391高地,全歼美军1个加强连。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在邱少云牺牲的朝鲜391高地,筑立起一座高高的石壁,上面镌刻着一行鲜艳夺目的红漆大字:“为整体、为胜利而自我牺牲的伟大战士邱少云同志永垂不朽!”

 

  一件可以穿在身上的“降落伞”

 

 

  现在看起来,我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小褂,但原本的我是一顶军用降落伞。1955年,我作为烈士焦骥的遗物送到了他的家人身边。

  焦骥能文能武,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0年10月,“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一经发出,原本应该在北京参加干部学习的焦骥主动报名赴朝作战。

  在朝鲜战场上,焦骥在战斗中坚决执行命令,深入研究敌情、改进战术,首战清川江即获大捷,获得了击落3架敌机、击伤1架敌机的战绩,这一战果让士气大振。因为战绩优异,焦骥所在团负责的防空区域在敌军眼中成为了“非常危险”的区域。而我的前身降落伞就是他缴获的战利品之一。

  1951年8月,焦骥不幸牺牲。送回国的降落伞被她的女儿改成了能贴身穿在自己身上的小褂,以寄托她对父亲的思念之情。

 

  一件带着血迹、弹孔的衬衣

 

 

  我是一件衬衣,样子已经陈旧,尽管已经过了60多年了,右胸上的弹洞和斑斑血迹仍然清晰可见。我的主人叫蔡正国,时任50军副军长。他戎马一生,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功勋卓著,1949年7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副军长。

  1950年10月,他随第四十军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同年12月,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五十军代军长,主持全军工作。他指挥部队英勇作战,取得了全歼英国皇家坦克营和痛歼英军第二十七旅的辉煌战绩,为我军以步兵攻击敌人坦克开创了先例,提供了经验。1953年4月12日夜里,他在龟城郡青龙里军部召开会议,突然敌军来袭投下了三颗炸弹,这其中的一颗就炸在了他的身旁,他的脑后和右胸被炸开了洞,牺牲时年仅44岁。

 

  一张定格青春的老照片

 

 

  我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我上面是一张张最可爱的面孔。这些面孔是我的主人抗美援朝烈士康致中和他最亲爱的战友们。我是1951年10月1日国庆节,我的主人和他的战友们赴朝实习返国在首都留念拍摄的。

  我的主人康致中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七师十九团团长。1953年6月26日,在朝鲜临津江老秃山前线指挥所召开作战会议时,遭遇敌机轰炸,包括我的主人在内的114位指战员壮烈牺牲。我的主人牺牲以后,被安葬在朝鲜江原道铁原郡老秃山志愿军烈士陵园1号墓。

 

  一块见证硝烟战火的手表

 

 

  我是一块有年头的手表。我的主人叫张树珊。他1941年参加革命工作,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铁路系统工作。他是家里的独生子,生活规律、喜欢干净、性情温和,对待自己的孩子非常有耐心。

  他还写得一手好字,喜欢写日记。每天他都会把工作和生活上的点滴记录下来。一本本日记就存放在木头箱子里。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他说服了妻子,报名赶赴前线车站,担任起了铁路运输线上重要一站--朝鲜南道中平车站站长一职。因为物资补给一直是战争双方关注的焦点,所以铁路沿线尤其是火车站经常遭到敌机轰炸。面对敌机的轮番轰炸,他带领同志们浴血奋战,一次次在炮火下保卫车站,保护军用物资。

  1953年的7月10日,我的主人在抢救军用物资的时候又遭遇敌机的轰炸,不幸牺牲,时年仅31岁。主人牺牲后,我被带回了祖国。

 

  一本烈士子女抚恤证

 

  我是一本烈士子女抚恤证,由烈士吴国璋之子吴继璋捐献给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纪念馆。我记录了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党和政府对烈士子女的抚恤标准:每人每个月的标准是20元人民币,按照当时沈阳的平均生活水平是8到9元,这60块钱在当时可以养活一个五口之家。

  吴国璋,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副军长。参加了第三、第四、第五次战役。1951年10月,美军集结大批机群对志愿军阵地狂轰滥炸,吴国璋在阵地前沿遭弹片击成重伤,不幸牺牲,年仅33岁。

  吴国璋牺牲后,在他的衣袋里发现了一份染着鲜血的账单,账单上清楚地记录着他从志愿军后勤部门所借100元钱的开支情况:看望老首长,修理收音机,警卫员和司机有病住院补助等等,连几角几分都未遗漏。如今,这份血染的账单和我一起陈列在纪念馆。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必定崇尚英雄。他们活在我们的记忆里,我们奋斗在他们为之奋斗的事业中。他们的英名与事业,将以国家的名义、以人民的名义,被永远铭记与传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