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身边 > 民生 > 正文

戈壁长虹 ——探访即将通车的G242甘其毛都口岸至临河一级公路

发布时间: 2018-10-23 11:07   作者:记者 冯祥 高杰/文 马利红/图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这条路,北起中蒙边境,南至市府临河,从荒凉戈壁到如茵草原,再到崇山峻岭,良田阡陌,一程美景一程歌;

  这条路,修建历时3年,克服重重困难,缩短了里程,方便了出行,改善了生活,被沿线苏木乡镇的牧民村民称为“民生路”“致富路”;

  这条路,就是近期即将通车的国道242甘其毛都口岸至临河一级公路(简称甘临路)!

  四个标段四处风景

  由甘临路位于甘其毛都口岸规划七路与外环线平交口的0公里处出发,一路向临河而来,路面光滑平整,视野开阔,且沿途景色各异,令人心旷神怡。

  按照甘临路建设任务分布,0公里至50公里,即甘其毛都到巴音前达门,属于第一标段。汽车以公路设计时速——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行驶在双向4车道、宽24米多的道路上,总体一个字——“稳”:没有颠簸,噪声很小,犹如雨燕掠过水面,不带起一丝涟漪。

  茫茫戈壁,连接远方,黑色的公路在一片黄色的苍茫中笔挺延伸,分外显眼、遒劲。

  9公里处,是甘临路设的第一个收费站——甘其毛都收费站,建设基本完成,只等正式通车。

  从50公里开始,进入甘临路建设的第二标段。

  第二标段的道路由整体式路基变为分离式路基,分为上行和下行两条路,每条宽12.25米,这是由于地形决定的。

  第二标段的路程是50公里至106公里,即巴音前达门到杭盖,为全线施工最长和最艰苦的标段,共建中桥8座,小桥16座,涵洞133座。

  除了道路变为双线,该标段的沿途环境也从戈壁进入了草原。时值深秋,草场已无绿色,只剩骆驼刺、梭梭迎风摇曳,成群的羊、马倒是悠然自得,在广阔的天地中,无拘无束。

  68公里处,是甘临路设的第二个收费站——前达门收费站。收费站和服务区还未完工,施工人员正在紧张建设。

  第三标段为106公里至137公里,横穿二郎山,途经东乌盖沟、石兰计。

  这段路程,两侧崇山峻岭,奇石怪岩,蔚为壮观。经过爆破施工,甘临路硬生生将群山劈开,蜿蜒而过,所以,在惊叹高山巍峨时,更应为施工人员的辛苦而点赞。

  穿过山区,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片农田纵横交错,由此开启了第四标段之旅。

  路两侧,村落分布,人烟增多,甘临路也不再孤单,变得充满生气。

  152公里处,是甘临路设的第三个收费站——狼山收费站。过了这个收费站,甘临路的终点也就不远了。

  再走31公里,抵达临河镜湖,和朔方路相接,从而全长183公里,历经戈壁、草原、山区、套区4种环境,共通过67座桥梁、453个涵洞的甘临路到此结束,用时2个多小时。

  3年攻坚克难建设甘临路

  2015年7月15日,作为全线第一个开工的标段,甘临路第二标段的施工人员进入现场,正式拉开了甘临路建设的帷幕。

  那时,欢迎这些来自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五局施工人员的,不光是青青的草原和热情的牧民,还有一个个严峻的问题——没电、没水、没通讯。

  面对如此情况,施工人员一边加紧开工,一边解决困难。他们花费400万元,从海流图拉了一趟电线和网线,用以供电、上网。电的事解决了,接下来是打井,可打了400米深度,仍不见一滴水,无奈只好每天从30公里之外的二郎山水库运水应急。通讯问题虽协调电信部门对原有基站进行了扩容,但效果时好时坏,只要有人外出,“家里”的人必须掐着点算着时间等其归来,因为周围人烟罕至,联系不上害怕出事。

  生活条件艰苦,自然环境同样恶劣,戈壁荒凉、草原茫茫,风沙雨雪、地冻天寒,工程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辛勤努力。

  “这正是发挥我们战斗精神的时刻,大家必须团结一心,克服困难,工程一定要保质保量,如期完成。”二标项目经理徐博说话掷地有声。

  果然,第二标段没有让人失望,在全线连续创造了多个第一:第一个完成了项目临建、第一个完成桩基施工、第一个完成涵洞主体、第一个开始箱梁架设、第一个完成路基贯通、第一个开始沥青封层施工。

  第二标段只是全线工程的一个缩影,甘临路在建设过程中,几乎都面临没水、没电的困境。为此,183公里的工程,电线就拉了100多公里,整个工程以买水的方法解决用水问题。

  最高峰时,甘临路工程现场有12000多人施工,100多台/套机械上阵。为了保证工期按时完成,所有人3年时间没有节假日,白天、黑夜两班倒,不言苦、不言累,奋战在各自的岗位上。

  第一标段工程师栾海波,身患疾病仍不辞辛苦,最终于2017年倒在工作岗位上再没起来,年仅40多岁;第四标段项目经理孙苏阳,一直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胃病等,但始终咬牙坚持,称“工程一天不完工,就一天不下火线”;还有那批刚毕业的大学生,初来时细皮嫩肉,如今被风沙吹得粗糙苍老。他们说,把青春奉献在边疆建设,值了。

  在草原上修路,生态保护是重中之重,施工人员主要采取了如下措施:首要原则是尽可能少破坏原有地貌,即使有扰动,也会将表土和植被保存起来,再进行回填、恢复;其次是严格控制垃圾污染,施工和生活中产生的垃圾均回收处理;最后对动物通道特殊设计,如降低路基、抬高涵洞等,让动物得以自由活动。

  甘临路建设过程中,施工人员和当地牧民结下了深厚友谊,共同谱写了一首民族和睦团结之歌。牧民们对施工人员十分友善,经常邀请他们去家中做客及参加婚礼等庆祝活动,并多方帮助解决困难。而施工人员给牧民修屋、打井,买来酒、菜送给牧民或一起做饭,双方其乐融融。“我们和牧民的关系亲如一家人,大家用心交往,充满感情。牧民们既热情又淳朴,举个例子,我们的建设材料无人看管,但从来没有丢过,这在其他地方是不可能的。”甘临路项目总指挥长谭湘辉介绍。

  克服了复杂的地质,克服了多变的气候,克服了所有的困难,甘临路建设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

  2015年8月15日,所有施工人员全部进场;

  2015年10月1日,各标段临建完成;

  2016年7月5日至10月15日,开展“大干100天”行动;

  2017年5月30日,全线路基施工和涵洞施工完成;

  2018年6月30日,全线桥梁工程完成;

  2018年10月20日,全线竣工。

  “甘临路的工程质量绝对过硬,所以我们给它申报了‘詹天佑奖’的评选,很有获奖希望。”谭湘辉自信及自豪地说。

       “这条路可是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了”

  57岁的巴音前达门苏木乌力吉图嘎查牧民陶格斯回忆起2015年老伴儿额尔登朱拉突发哮喘的事情,仍感到后怕。

  陶格斯说, 额尔登朱拉是半夜突发疾病的,因急性哮喘导致休克,一家人坐上另一位牧民的车,将额尔登朱拉送到海流图镇抢救,病情没有缓解。他们又驱车赶到临河,额尔登朱拉才得到了有效救治。这一路奔波了300余公里,用时5个多小时(包括在海流图镇治疗时间),可是把陶格斯等人折腾得够呛,同时他们的心也一直提在嗓子眼上。

  “没办法呀,从我们这儿去临河没有直通的路,要不绕道海流图镇、五原走,要不绕道赛乌素镇、巴音宝力格镇、陕坝镇走,一边是300来公里,一边是200多公里,都不好走。”陶格斯说。

  除了哮喘,额尔登朱拉还是个残疾人,身体状况很不好,陶格斯为此忧心忡忡:“万一哪天他再突发急病,该怎么办?”

  不过,现在陶格斯不必再为这个事担忧了,因为甘临路修通了。甘临路不仅连接起了巴音前达门苏木和临河,更让两地距离缩短为120多公里,如果突发急病需要到临河就诊,开车一个半小时即到。

  另外,有了甘临路,巴音前达门苏木的人去其他地方的路程也缩短了不少,如以前去巴音宝力格镇是150公里,现在是110公里,以前去甘其毛都镇是140公里,现在是70公里。

  甘临路的开通,不仅方便了周边居民出行,还将让牧民未来的收入增加。

  巴音前达门苏木面积600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1009人,由于位置偏远、交通闭塞,像陶格斯这样的牧民饲养的牲畜很难卖掉,牲畜贩子不愿意来收,自己拉出去卖又不容易,即便有人来收,价格也给得较低,因为跑一趟成本太大了。同样,牧民往回调饲草料,由于路途遥远,得用3天时间才能调回一车,运费使得饲草料价升高,如一斤玉米达到1块钱,比前山贵了3毛多。每年牧民在这方面就要多掏两三万元。

  现在好了,随着甘临路的开通,不管是牲畜肉、绒、皮的销售还是饲草料的调运,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收入增加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9月份,陶格斯在甘临路路边盖了一家饭馆,目前店面装修结束,就等着甘临路通车后生意滚滚而来呢。甘临路的修通给陶格斯和其他牧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怪不得当初修路占用她家的草场她全力支持呢,用她的话说就是:“这条路可是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了。”

  甘临路的修通不仅让牧民受益,还能带动牧区的整体进步。巴音前达门苏木党委副书记黄帅说,巴音前达门苏木将依托甘临路大力打造牧家乐等第三产业,同时旅游业也极有潜力可挖,逛口岸、看草原,这些都有文章可做。下一步,巴音前达门苏木计划建设一个集餐饮、住宿、旅游、文化、服务于一体的草原驿站。“我们会充分发挥苏木的区位优势,努力将甘临路这条车辆的快车道变为地区经济、社会兴盛的快车道。”

  可以说,从个人到牧区以及到全市,甘临路的建成都具有深远的意义。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甘临路是口岸贸易区与巴彦淖尔市中心城区的重要连接线,对于促进口岸贸易,推动我市经济、社会发展,巩固边防,打造国家级引进境外资源战略加工基地,增进中蒙经贸与文化交流,实现资源优势互补等,都将起到巨大作用。

  相信,随着甘临路的正式通车,这些都将实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