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兵张克良回忆战争的方式很特别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身边 > 民生 > 正文

九旬老兵张克良回忆战争的方式很特别

发布时间: 2020-12-17 09:47   作者:通讯员:梁震英 菊娜 文/图 编辑:吴桂清   来源: 巴彦淖尔日报    【字体:↑大 ↓小

张克良老人打起快板说过去

 

  冬日的乌拉特中旗德岭山镇四义堂村,静谧安详。老兵张克良一身老式军装,笔直地站立在家中的土炕前,对着镜头标标准准的敬了个军礼。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张克良胸前的军功章和志愿军纪念章上,熠熠生辉。

  再过两个月,张克良老人就满90岁了。但他身体硬朗,精神矍铄,站立时脊梁依然挺得笔直。

  张克良老人打着快板,给我们讲起了当年抗美援朝的经历:“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中国/好儿女,齐心/团结亲,抗美/援朝/打败美国野心狼。志愿军/好志气,不怕苦来/不怕累,迎着/四面八方/对面打,打得/美国鬼子/没处藏……”

  老人的快板书把我们带回到了那段峥嵘岁月。

 

抗美援朝 战场上冻坏了脚趾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前方传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家在山东的张克良当即报了名。1951年冬季,年仅19岁的张克良从安东(现辽宁省丹东市)参军,成为了第四野战军50军149师447团3营7连4排的副班长。作为第二批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随着部队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

  “一过朝鲜,我们就和美军打起来了,他们先是投掷炸弹,后来又用机枪扫射。”迎面而来的炮火,第一次让张克良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但他并没有心生惧意,反而越打越胆大。

  “那个时候我们只有小米加步枪,美军装备好,到处是飞机坦克。但是我们都非常有斗志,意志坚定,一点儿也不退缩。敌军侵扰轰炸非常频繁。敌机来的时候,我们就赶紧进防空洞。等轰炸结束后,再出来战斗。”张克良说。

  防空洞是志愿军自己挖的,里面空气十分潮湿,连阳光也没有。为了喝水,张克良和其他战士想了个办法,在防空洞的缝隙处吊一块油布,形成一个空兜子。外面的雪水融化后,随着缝隙渗到洞里,流进油布兜。流满后,倒出来,就是大家饮用的水。

  朝鲜战场给养困难,那里的冬天特别冷,积雪很深,严寒刺骨,每个人只有一身夹棉的军装,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战场,根本不足以御寒。脚上的薄棉鞋一沾水就冻成了“冰鞋”,脚在里面根本动不了,很多人的脚趾头都冻掉了,张克良自己也有一根脚趾头被冻坏了,至今活动不得。

 

作战勇敢 身上留下8处伤疤

  张克良回忆说,条件最艰苦的时候,不能生火,没有水喝,做不成饭。战士们就用破布头做一个细长袋子,把豆子、高粱面炒熟,装到里面,往脖子上一围,就上了战场。饿了的时候,解下来,一把炒面一把雪,就着吃。

  虽然条件艰苦,但战士们的斗志从未减弱。

  阵地上炮火连天,敌人的飞机挨着头过,连续发射几十枚炮弹。一旦发现目标,就用机关炮进行扫射,尘土飞扬、硝烟弥漫。阵地山头被削低了,土石被炸成一片焦土。

  流血与牺牲,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有的战士被炸死了,其他人就地掩埋。张克良说,“我当时发誓,一定要把美帝赶出朝鲜。”

  一位首长在巡查阵地时,看见了个子矮小的张克良,问他:“小鬼,怕不怕打仗?”张克良坚毅地回答:“为了保家卫国,不怕,怕就不来了。”首长拍了拍他的肩膀,竖起了大拇指。

  “说实话,当时没想过能回来。”美军修筑的碉堡非常难攻破,外面都扎了一圈铁丝网,吊着空罐头瓶,一有响动,就用机枪来回扫射。我军的侦查兵先侦察完阵地后,爆破手扛着炸药包,在战友的掩护下,匍匐着一步一步挪向敌人的碉堡。

  “当时不能抬头,因为子弹就在你的头顶上方,就像下雨一样密集。等爬到离碉堡20米以内机枪就扫射不住了,这个时候,我们就瞅准机会,拉响导火索,把炸药包扔进敌人的机枪眼内。然后赶紧滚几滚,里面轰的一声震天响,碉堡炸了,我军的大部队冲锋上来,俘虏美军。”从张克良老人对战争场面的描述里,我们依然能感受到血雨腥风。

  张克良老人撩起了他的衣服,露出了身上、腿上的伤疤。“我这些伤都是被敌人的炮弹炸的。当时的炸弹有毒。碎片落在身上,皮肤腐烂,落在眼睛里,眼就瞎了。”数了一下,老人共有8处伤疤,这是战争留给他的最直接的“纪念”,也成为镶嵌在老人身体里永远的军功章。

 

深藏功名 复员后来中旗下乡务农

  回忆起回国时的一幕,张克良非常难忘。“1954年4月份,我们志愿军即将随部队回国。当时,朝鲜人民非常热情地欢送我们。有的人亲手做了鞋子,有的人绣了荷包,要送给志愿军战士,不要就硬塞到你手里,他们嘴里感着‘冬木’‘冬木’(朝鲜语同志的意思)。我们很多人都哭了。”

  至今,张克良现在还记得一些朝鲜语,“大嫂”叫“阿几姆尼”,“老大爷”叫“阿爸几”,“同志”叫“冬木”,“你好”叫“安娘哈塞哟”。

  随部队回国后,张克良在黑龙江佳木斯医院住院治疗了8个月。等身体完全康复后,他选择了深藏功名,和妻子来到内蒙古乌拉特中旗德岭山镇四义堂村下乡务农。当过民兵排长、连长,带领当地村民开荒种地。

  远去了金戈铁马,淡漠了碧血狂沙。

  如今,经过战场洗礼的英雄过上了自在的田园生活。身体十分硬朗,儿孙满堂,本人可以享受到每月1500多元的复员军人生活补贴和高龄补贴、低保金,基本生活有保障。闲暇时,他就开着自己的小三轮车,带上老伴儿,去村里转转,去自己年轻时种下的100多亩林地里看看。

  “现在国家富起来了,强起来了,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我们都能取得胜利,现在还怕什么?!”老兵言语铿锵。

  临近采访结束,张克良拿出了一张泛黄的退伍证书。温煦的冬日暖阳照耀在了这样一行字迹上:“张克良同志,1951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立三等功一次,赴朝因病复员到地方……”明丽而柔和的光线,为这张历久弥新的证书镶上了一层金边。

  那场属于他的战争,仍未远去。

  保重,老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