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总干巡渠人见证了时代变迁 - 巴彦淖尔新闻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身边 > 民生 > 正文

两代总干巡渠人见证了时代变迁

发布时间: 2020-12-29 09:34   作者:李博 编辑:雷丽娜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总干渠管理局第五管理所二段段长赵志丹捧着国家为已故父亲赵枢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回忆父亲骑着大马、挎着猎枪的那段巡渠经历,感叹自己巡渠赶上了好时候,父子两代巡渠人见证了时代变迁。

 

国家为赵枢颁发的纪念章

 

 A   骑大马挎猎枪巡渠

 

  12月23日,天气寒冷,赵志丹驾驶越野车在前旗沙拐子段巡渠,渠路两侧有多年来水利人种起的成排树木。赵志丹说,每天巡管段渠两侧,是为了防止火灾隐患、有人偷盗林木及牛羊啃食树木等。“现在渠水结冰了,开春渠水解冻了,还得防止偷水抢地等行为。”

  赵志丹的父亲赵枢是第一代水利人,是当时巴盟水利局的一名职工。赵枢1948年参加工作,那时他才18岁。他一直驻前旗工作,每天巡渠48公里。一个段有十几个人,每天两组巡渠人赶着骡子车或驴车(车上拉着箩头、铁锹、扁担)巡渠,一个小时最多走5~6公里。当时的渠路坑坑洼洼,一群人背着烙饼和水就上路了,哪里有坑就填哪里,发现渠段被水冲开口子就堵口子,以防洪水冲了铁路和周边居民的房屋。

  当时河道不正,巡渠人采取挂笆子、打木桩、绑栓子的方式整理河道,每项工作都是水利人手挖肩挑完成的。他们长年累月修渠整路,路越来越好走,渠越来越正。那个年代没有上下班,一大群人一边干活儿一边巡渠,渴了坐在一起喝水,饿了啃几口大饼接着干,工作虽然辛苦,但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到了晚上,大家就到就近的休息点扎营,天亮了继续巡渠干活儿。

  “听父亲说,当时二黄河前旗段两侧都是森林,有红柳、河柳等树木,森林里常有野兽出没。那时的段长每人配有一把猎枪,发现有人偷锯树木就鸣枪警告,巡渠时遇到凶猛的野兽也可以防身。赵枢工作10年后当了段长,单位给他配了1匹马、1支猎枪。他每天骑着高头大马、挎着猎枪巡渠,很是神气。

  进入上世纪80年代,单位给赵枢配了一辆自行车。他每天骑着自行车巡渠,车后座上驮着干粮和铁锹等工具,巡到哪干到哪。随着时代的发展,赵枢所在的段里有了手扶拖拉机,干活儿有了“好帮手”。天刚亮,一群人就坐上手扶拖拉机上路了,将储备的几十吨红柳、河柳、  拉上,去顶水坝、正河道。1985年,国家要求上缴枪支,赵枢将枪支全部上缴。后来,给每个段各配了一部座机电话,是那种摇柄式的电话,只供水利专线使用,3个段巡渠中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沟通,方便了很多。

 

赵志丹垫雨淋坑、种树

 

 B  子承父业继续巡渠

 

  1990年,赵枢光荣退休了。1973年10月出生的赵志丹接过父亲手中的“接力棒”,成了一名水利人。当时有四轮车、修路机、链轨车等机械,省了不少人工,赵志丹一天能干很多活儿。而且每个段里有一辆摩托车,两人一组骑着摩托车驮着铁锹等工具巡渠,边巡渠边在渠两侧种杨树、柳树。一天天一年年,水利人逐渐将渠坝两侧坑洼的土路修成了砂石路,段里又多了一项水方测流的工作,每天都要测水位。农忙季节,农民浇水按流量收费,比之前按亩数收费科学了。

  谈及第一次骑摩托车巡渠, 赵志丹说:“就一个字:嬲。加9升汽油,可以跑半个月。那时候摩托车还没普及,很少有人能骑上摩托车。2005年,我们都自己买了摩托车,单位给补发油钱让我们骑自己的摩托车巡渠。每天测流量得跑两个来回,虽然路远,一天也跑下来了。”就这样,赵志丹骑着摩托车工作了五六年。

  2010年,所里购回皮卡车。一群人每天开着皮卡车巡渠,车斗里拉着耙、犁、刮路机等机械,车斗后面还链着四轮车,四轮车上拉着汽油机、柴油机、抽水机,作业全程机械化。2012年,所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买了私家车,还是单位补发油钱,大家开上自己的车巡渠,很远的路程一天能打几个来回。比起父辈巡渠要舒适很多,赵志丹不禁感叹:“我赶上了好时候!”

  最让赵志丹难忘的是,1995年夏天,22岁的他在五所渡槽巡渠时听到有人喊救命。跑到渠边,他看到两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被冲到了深水区,想也没想就跳进渠里救人。等他把其中一个男孩救上岸,另一个男孩已被大水冲走。没来得及救那名男孩,他为此难过了很长时间。获救男孩的父母几经周折找到赵志丹,给他买了一条金芙蓉烟和两瓶水果罐头,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C  全家都是水利人

 

  12月23日下班后,赵志丹驾车带着记者来到一栋旧楼前。他熟练地停车上楼,进了母亲兰国蕊的家。当时,他的大哥正在为母亲做饭。

  兰国蕊告诉记者,她是包头铁路的一名工程师,与赵志丹的父亲分居30年。后来,她调到黄灌局前旗水文站工作,一家人终于能在一起生活了。赵枢于2018年去世。2019年国庆节前,兰国蕊接到通知,说赵枢为水利系统作出巨大贡献,国家要为他颁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让他代表水利系统领奖。听到这个好消息,一家人百感交集。赵志丹代父亲捧回了属于父亲的荣誉,并将纪念章妥善保存。“那时满墙都是他(赵枢)的奖状,后来搬家纸质的奖状撕不下来没能带走,家里只留下这枚纪念章了。”

  最让兰国蕊自豪的是,她的3个儿子都是水利人,他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继承了老伴儿的优良传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