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综合 > 正文

文博工作者不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8-07-09 09:45   作者:记者 焦锦平   来源: 巴彦淖尔晚报    【字体:↑大 ↓小

巴音满都呼恐龙发掘现场(左一为胡延春)

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 ,赵占魁(左一)带领博物院工作人员采集文物数据

  当你走进内蒙古河套文化博物院,欣赏着展柜中的一件件珍贵文物时,你是否了解,这些文物能静美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它们背后的功臣——文博工作者付出了怎样的艰辛?近日,记者走进内蒙古河套文化博物院,采访了从事文博工作30多年的两位专家胡延春和赵占魁,听他们讲述了文博人的那些事儿。

  记忆中最香的一顿饭

  说起话来不急不缓,内蒙古河套文化博物院院长胡延春给人一种沉稳儒雅的印象。“走遍家乡的山山水水,调查、发掘,发现了很多先人留下的文物古迹,看着这些亲手发掘的文物,感觉特别亲切。我们的工作虽然艰辛,但苦中有乐,回首这30多年,感觉挺有成就感的。”胡延春笑着说。

  在30多年的文博工作中,胡延春先后参加了全国“二普” “三普”,阴山岩画大型普查,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乌兰布和沙漠150余座汉代墓葬发掘,中蒙俄三国岩画科学考察,《河套长烟》等多部电视片的拍摄。先后发表《阴山岩画远古之印记》等各类文章10余篇,并参与编写了《河套文化论文集》等多部专著。曾获“全国文物工作30年先进个人”等国家、自治区和市级多项荣誉。

  “我们很多时候是在野外度过的,远离城市,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儿。有时一走一个多月。特别是普查岩画时,身处人烟稀少的深山里,对每一幅岩画进行拍摄、拓描、测量,然后一一登记在册,工作枯燥、费体力。水没了,就喝石头凹槽里积下的雨水,水里经常飘着羊粪和小虫子;食物没了,野山杏、小山果、榆钱都成了美味。”胡延春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和4名考察队员找到深夜11点才发现一户牧民,家里只有老两口。原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著名岩画专家盖山林来我市调查岩画时,曾来过这户牧民家。得知他们也是考古工作者,老两口非常热情,把一直舍不得吃的油炸糕拿出来给他们吃,还给他们熬了一大锅羊肉粥。“当时我们是又饿又累,把所有的油炸糕都吃了,一大锅羊肉粥也没剩多少,大家都觉得这是吃得最香的一顿饭。”胡延春说,第二天早晨起来,热心的老太太又给他们做了羊肉面。

  悬崖洞口遇1.5米长毒蛇

  文物遗址大多地处戈壁或山区,遇到困难和危险是常有的事儿。1983年夏天,胡延春带着3名工作人员在中旗乌加河北部山里调查文物时,一位农民告诉他们,“文革”时被下放到村里的一位知识分子把一些古书藏到了一个小山洞里。这位知识分子离世前,把藏书的位置告诉了他的父亲,希望他的父亲找机会把书捐给国家。他只知道藏书的大概方位,不知道具体藏在哪个山洞。胡延春请这位农民带路进山寻找,对方爽快地答应了。

  山里到处是悬崖峭壁,他们翻了好几座山,找了好多山洞也没有找到。后来,胡延春发现一处悬崖上有个月牙形的洞口,洞口有棵树,感觉挺特别,心想:“书会不会藏在这个洞里?”

  这个洞距离地面20多米,而且很陡,几个人中,只有年轻力壮的胡延春爬了上去。他抱着树向洞里张望的时候,突然一条毒蛇从洞口探出脑袋,离他约有1米远。他吓了一跳,差点从树上掉下去。“那条蛇有1.5米长,看着挺吓人的,好在它没有攻击我,我躲过一劫。”胡延春说,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找到那些藏书。没能帮逝去的老人实现捐书的愿望,他挺自责的。

  年轻队员深山里迷路

  有着多年野外工作经验的文博工作者,都会有意识地去记所发现文物的位置。凡是胡延春发现的文物,他都能如数家珍地说出位置,即使他只去过一次,即使时隔多年。而有的年轻队员因经验不足,进入深山有时会迷路。1987年,胡延春带队员去前旗小佘太六大股北山做考古调查。那里山势起伏,沟沟岔岔较多,没有人烟。他们约好下午6点集合,其中一名年轻队员快8点了也没回来。大家分头去找,但找到天黑也没有找到。情急之下,大家就一起大声喊这个队员的名字,这才找到。见到队友时,这个队员哭着说:“终于找到组织了!”

  背岩画下山压断锁骨

  说起文博工作,平时话不多的内蒙古河套文化博物院副院长赵占魁打开了话匣子:“文博工作不仅需要广博的理论实践知识,还得学会忍受寂寞、忍受艰苦、忍受非议。只有热爱这项事业并付出百倍努力,才能深刻领悟到在考古的道路上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我在工作中受过伤、遇过险,但这并没有影响我对文博事业的热爱,反而磨练了我的意志,成就了我的事业。”

  在30多年的文博工作中,赵占魁先后参加了全国“二普”“三普”,全国第一次可移动文物普查,阴山岩画大型普查,“中国一比利时恐龙联合考察发掘”, 乌兰布和沙漠150余座汉代墓葬发掘,霍各乞古铜矿遗址发掘,突厥墓葬发掘。先后发表《从阴山岩画看我国杂技体育的起源》等论文、学术报告50余篇,还参加过多部专著的编撰工作。曾获“全国文物保护先进工作者”等国家、自治区和市级多项荣誉。

  2000年,我市第一座博物馆——阴山岩画博物馆陈列布展,需要大量岩画展品,时任阴山岩画博物馆副馆长的赵占魁便带着同事到中旗阴山几公海勒斯太一座高山上采集岩画。其间,一幅两只可爱的小鹿在嬉戏的岩画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赵占魁决定将这幅造型优美、形象生动的岩画采集下来。采下岩画后,因车辆无法开上山,得人往下扛,赵占魁主动担起了这个重任。他扛着这幅40多公斤重的岩画小心翼翼地下山,突然右侧锁骨“咯噌”一声,被岩画压断了。他忍着剧痛又走了约200米,将岩画放到了停在山下的车上。后来经过治疗骨头虽然长好了,但一变天还是隐隐作痛。

  为拍岩画差点坠崖

  2008年6月12日,赵占魁带领阴山岩画普查队在磴口县境内的格尔敖包沟普查。此处的岩画大多分布在十分陡峭的悬崖立壁上,其中3幅新发现的精品岩画刻在了距沟底50多米、接近山顶的峭壁上,人很难接近它。赵占魁是普查队队长,主要负责文字记录工作。负责拍摄的是一名年轻人,没有爬山经验,不敢上去。要是放弃采集,实在是太可惜了,赵占魁决定亲自上去拍摄。为了找到合适的拍摄位置,他先后两次上山。第一次上去,他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拍摄没能成功。第二次上去,他反复观察找角度,终于找到一处较合适的位置,拍摄到了较为满意的照片。但在下山时,他一只脚踩空,差点摔下山崖。“我死死抓住了一块巨石的角才没有摔下去。当时我吓出一身冷汗,腿软得都不听使唤了。歇了几分钟,我才缓过来。”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赵占魁仍心有余悸。

友情链接